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23章 一句公道话
    被这对母女口无遮拦的一番话气的够呛,江亚东口中暴怒:“都给我闭嘴!”

    他一扬手,王瑗和江斯微缩成一团都不敢哭喊了。

    医院里,如今霍修默和江亚东形成了对立局面,一个一心偏袒自己老婆,一个被妻女左右为难着。

    此时,李秘书插话进来:“我说一句公道话啊,太太这么善良胆小的一个女人,遇到这种事说不定躲在哪个角落头哭呢。

    霍总,江总,你们还是先把太太找出来吧,她现在最需要丈夫给予的安全感。”

    江斯微仿佛觉得自己是听错了,满脸惊讶地看着面不改色的李秘书。

    善良?胆小?会躲在角落头里哭?

    李秘书口中的女人,那还是一副倔脾气的江雁声吗?睁眼说瞎话,也不能扭曲事实到这种地步吧!

    然而,霍修默也是这样觉得,眉头紧皱,转身就走。

    有人一听见老婆会哭就心疼的不行,这种举动,让江斯微恨透了,狠狠瞪了李秘书一眼。

    李秘书无辜:“我又没说错,在霍总眼里太太最善良最天真最无辜了。”

    江斯微气急,指着他骂:“你不要脸!”

    “你要脸就别垂涎霍总啊。”李秘书一句话,差点没气死她。

    连在场的江亚东,脸色都挂不住了。

    ……

    在先前,陷入了混沌黑暗的意识中时,江雁声做了一个真实的梦。

    还是那个午后,她记得很清楚。

    盛夏的夜,携带着令人不安的燥热。

    在一个破旧的四合院内,狗叫声很凶,屋里,数十个年龄不一的孩子被锁在这儿。

    这里的主人,是一个高瘦个子和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还有染着黄头发的女人。

    他们合伙将孩子们拐来后,都偷藏在了这里。

    此时,在闷热的屋子下,小雁声被浓臭得尿味熏醒,她用力揉了揉迷糊的眼睛,蓦然发现一个邋遢的男子正站在她身边小解,小小身子害怕地直往黄泥墙的角落头躲,

    男人见此,丑陋的脸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不过他没有把魔抓往朝她们伸去。

    这些可爱的小人儿,在他眼里就是金钱。

    要给折腾的焉了,可卖不了好价格。

    他将裤子干脆扒了下来,大步朝横躺在泥地上,用铁链锁住的的女人走去,极度变态的心态,当场,他夹起女人白花花的大腿,故意要让这群小女孩亲眼看着,叔叔和阿姨玩妖精打架的游戏。

    没过一会儿,女人的惨叫声和小孩们的哭泣声,让男人越发兴奋,喉咙发出了嘶吼声:“干你老娘!”

    最后。

    那个被购拐来的女人,反复让男人折磨了长达一周后,死了,被活活弄死的。

    黄头发的女人晚上回来,看到后,破口大骂。

    屋子里的一群小孩吓得直哭,包括小雁声,她用小小的手臂抱紧了自己,含着泪,却没有哭出来。

    因为小雁声被拐来的这段日子里,有看到过一个小男孩整晚哭着不停,然后就被割掉了舌头,还用开水烫伤整张脸。

    高瘦个子男人每天都带几个残疾小孩出去乞讨,这样就能换取更多不义之财。

    “叔叔……叔叔阿姨,你们把我卖掉吧,我会乖乖的,会很听话的。”小雁声稚嫩的童音在求着他们。

    她不想让人折断手脚,毒成哑巴被当做赚钱工具上街乞讨,也不想每天都挨鞭子了。

    满脸横肉的男人邪笑:“这女娃儿好嫩。”

    “模样是俊啊,养大点卖给人做媳妇,更赚一大笔!”黄头发的女人很有做生意头脑,她不许两个男人卖掉小雁声,也舍不得毁了这张漂亮的小脸蛋。

    心中,盘算着养个几年,等十来岁时模样更俊了,可以买个好价钱。

    画面骤然一转。

    一排漂亮小巧的女孩儿脱光了衣服站在床前,小小的脸蛋怯生生的,不敢动也不敢哭,几双漆黑大眼睛盯着面前满脸横肉的男人。

    这里,也包括小雁声在内。

    她看着男人从第一个女孩儿开始摸,变态的手法,从小脚开始摸到小脸蛋,还一边露出奇怪的笑容。

    这个笑,让小雁声精神与心灵上造成了很大伤害,她每次看见这个一脸横肉男人露出这样的嘴脸,内心就抗拒到了极点,很害怕他会用粗糙的大手摸她。

    就快了,就快到她了。

    小雁声开始偌大的泪珠往下掉,滑落小小的脸蛋,可怜巴巴的,当男人摸完上一个小女孩,就要走来时。

    砰一声!

    小雁声将脑袋往墙上一撞,血线直直流淌下来,她翻白眼,身子开始抽,还口吐白沫。

    在快消失的意识里,隐约听见有声音在喊:“羊角风,有人发羊角风了!”

    梦境的画面又是一转,江雁声站在深渊处,四周昏暗一片,分不清方向感了,视线唯一清晰地看见有个女人朝她爬来。

    她穿着破烂的白色裙子,暴露在外的肌肤已经溃烂了,长发披散一地,慢慢地,越发靠近。

    江雁声双脚像生了根,走不了,也逃不掉。

    就这样,双眸颤抖地看着这个恐怖的女人慢慢地靠近自己,直到抬起了头,在头发下……

    那张脸,与她一模一样。

    ……

    耳旁,有手机闹铃突地尖锐的响起,江雁声的主人格从梦魇中被惊醒,她身子直直很僵硬的躺着,眼眸缓缓睁开,血红一片。

    一滴泪落下来的声音很轻,接着又一滴泪从眼角处滑下,滚到了脖间,冰凉凉的。

    她张着嘴,开始从压抑的哭声变成了失声痛哭,指尖发白死死掐紧手心,整个人的气息透着一股绝望。

    曾经最难以启齿的过去,如今从头开始梦了一遍,她的心身就好像也跟着被痛苦所轮了一遍。

    江雁声忘不掉,每次在梦中记起起时,心脏处都会感到窒息的疼。

    一首歌的铃声响完,江雁声的情绪慢慢恢复冷静,她坐起身,抹掉了泪水后,开始打量着周边的陌生环境。

    显然,自己已经从江家出来了。

    江雁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片段空白的记忆中,隐约只记起了自己半途中意识清醒过来一次。

    好像是,她拿着刀要杀王瑗!

    江雁声在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