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26章 霍修默……我病了,病的很重!
    “霍总。”

    李秘书站在身后,低声问:“你要不要包扎……”

    “无碍。”霍修默薄薄的嘴唇抿出言简意赅的两个字,深眸盯紧了床沿上的女人,步履稳健走进去,关门,修长的手指将门把一拧。

    外面,李秘书清晰地听见了落锁声。

    病房里,光线依旧昏暗,莫名的弥漫着一股压抑气息。

    江雁声被男人深的逼人眸子盯着,身子僵住,手指无声揪紧了病服的衣角。

    霍修默视线将她从头到脚都扫了一遍,确保安然无恙后,英俊的脸庞冷峻内敛了几分,不过一身黑色正式西装还是衬得他气势强大且阴鸷。

    “你能耐了?”

    男人淡漠至极的四个字,重重敲击在了江雁声的心脏处,她双眸颤抖,微张红唇,一个字都不用解释,他都知道了。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裴潆那边,通知了霍修默。

    江雁声看他心知肚明,也不装了,作势要站起来。

    “不是流产了,还能走。”霍修默精锐的眼神,透过昏暗的光线,清晰地看到她的一举一动。

    江雁声被他一说,又怔愣地坐了回去。

    很怂!

    实实在在地,只对他会服软。

    江雁声抬起没有血色的小脸,长发落在肩膀上,看起来可怜巴巴的,咬着唇开口:“你过来抱抱我啊。”

    她声音细细,又透着女人的撒娇。

    即便是装的,霍修默沉怒的火气还是被她压下了不少,面对这样一个打不得,骂不得,也训不得还会跟你哭,跟你闹脾气打你的女人。

    霍修默从心底深处有种疲倦无力感,强行让自己狠下心,没顺着她,而是皱紧眉头很凌厉的样子:“江雁声,是谁教你三天两头玩失踪不接我电话?非要我在你身上装个跟踪器,才舒服?”

    江雁声被他一凶,心口无端升起了委屈,漆黑的眼盯着男人,没哭,看着却更像是要掉眼泪的样子。

    霍修默挺拔高大的身影立在病房的中央,气氛死寂一片,他阴沉的眸子深处泛着红,仔细看的话,一丝不苟的西装线条早就发皱了,洁白的手袖处还有点点血迹。

    光线太暗的缘故,江雁声无法清晰地打量他,想装可怜的,谁知道在男人凌厉的目光下,双眸颤抖,真的掉下偌大的泪珠来。

    她低垂着头,抬手默默地抹眼泪。

    霍修默看着她哭,没过去哄。

    五六分钟后,女人细微的哭泣声渐渐止住了,江雁声哽咽着,终于说了:“我要不装成流产了,爸爸那关……我过不去。”

    霍修默冷硬紧绷的面容稍缓和,视线依旧落在她泪痕的脸上,开腔问:“发生了什么事。”

    江雁声看他站在不动,眼泪又掉下来了,声音透着对他无声的依赖:“你就不能过来先抱抱我吗。”

    霍修默略有迟疑,看她越哭越凶,越显得身子单薄,最终心软下,迈着步伐朝病床走了过去。

    其实也就几步远的距离,江雁声却嫌他走的太慢了,伸手要抱霍修默。

    那纤细的手腕在半途中,倏地让男人修长的大手攥住,没碰到他的一片衣角。

    江雁声红肿的双眸闪过一丝的惊讶,盯着他英俊阴沉的五官,胸口突然闷痛的厉害,弱声问他:“你,什么意思?”

    霍修默单膝蹲了下来,挺拔的身躯就在她跟前,两人距离很近,却没有抱在一块。

    他薄烫的大手还攥着女人的手腕,没有松开的意思,抿紧的薄唇溢出听不出情绪的语调:“就这样说。”

    江雁声这下哭不出来了,直直的盯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霍修默英俊的五官显出面无表情,除了可以看出来他下巴紧紧的绷着外,连眼神都深不见底让人猜不透。

    江雁声看了一会儿,眼角酸楚的厉害,让她低垂着脑袋,移开了目光。

    她心底很难受,不知道该怎么开始说好,吞吞吐吐了半天,连一句全话也没说出来。

    想编一个合情合理的故事,又在内心抗拒着骗他。

    她不说,霍修默说了:“我把你爸打了。”

    江雁声蓦地抬头,仔细一听,她连呼吸都压抑了几分,愣怔开口:“你,跟我爸动手了?”

    霍修默扯动抿紧的薄唇,说出来的话也不知几分真假:“你都流产了,我这个做丈夫的不演一下,且不是显得很薄情?”

    江雁声没心情跟他开玩笑,又低垂下头,声音越发哽咽了:“对不起,我让你担心了……”

    霍修默不留情面说她:“你也知道我会担心。”

    江雁声被男人一句句给哽得无语,细白的牙齿咬着下唇,酝酿了情绪许久,还是将内心里的恐惧不安都化成无限委屈,说出口:“霍修默……我病了,病的很重……”

    她说着,抬起了颤着泪水的双眸,视线被模糊了,却执着地看着男人的五官轮廓,干哑着嗓子说:“奶奶不喜欢我的,她最宠的是江斯微,这次奶奶回来……是在给王瑗母女做主,她让我给你喂药,让我亲手把你送上江斯微的床……”

    “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等理智清醒了,这一切,我该怎么去挽救?”江雁声每说一个字,就痛一分。

    她认真地看着男人眼睛,艰难的说出五个字:“我真的病了。”

    霍修默胸腔内的心脏徒然一紧,像是被女人的手给捏碎了,他伸出修长的大手去抹去她的泪,嗓音坚定告诉她:“你只是太爱我了,没有病……这只是你太在乎我,爱我了。”

    爱?

    这个词,他和她之间还是第一次提。

    江雁声低头笑了,笑的狼狈而心酸。

    他听不懂的……

    一个正常人怎么听得懂她这个神经病说的话呢,怎么听得懂呢。

    “一说你爱我就哭成这样,是说中你心思了嗯?”霍修默看她就好似给委屈坏了,心疼的同时,望着女人的眼神是那样的浓。

    不过,却没将她抱入怀,而是,修长的手指给她耐心擦干净脸蛋上的泪痕。

    擦干净了,就漂亮了。

    江雁声发红的双眸透着决然之色,豁出去了一般,咬牙承认:“对,我就是爱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