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28章 江雁声,你让我心疼
    【送给他们玩……】

    江雁声当时还小,听到奶奶说的话,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生活在担心受怕之中。

    即便是大人的一句玩笑话,小小年纪的她,却当真了。

    霍修默握着她肩头的大手倏地一紧,江雁声感受到了,将脸蛋贴近了他胸膛,声音闷闷传来:“我害怕她,长大了,这种恐惧没有淡去,反而枷锁在了我内心深处……”

    她怕。

    江雁声真真切切的在告诉霍修默,她在害怕。

    霍修默现在才知道,自己的妻子在江家并不是只有老太太能依靠,而是从小在自己的家,像个小可怜一样生存着。

    他眸子晦涩难懂,盯着女人精致的侧脸上,不断在颤抖的睫毛,心口像是让人撕扯着,密密麻麻的疼,入骨了。

    “江雁声。”

    男人的嗓音,情绪太过浓。

    她应:“嗯。”

    霍修默眼底蕴含着过于深沉的情愫,抱紧怀里可怜的女人,字字清晰敲在了她心头。

    “江雁声,你让我心疼……”

    ……

    漆黑的夜色下,病房里的一切归于安静。

    江雁声等男人呼吸声平稳后,才轻手轻脚的从病床下来,原本霍修默想哄她睡的,没想到却被她给哄睡了。

    她不敢开灯,怕会刺到男人的眼睛。

    摸着黑去卫生间洗干净泪痕的脸蛋,江雁声才回到床沿,低垂着眼眸静静注视着躺在病床上沉睡的英俊男人。

    他紧闭着眼睛,西装外套已经脱掉了,只穿着一件黑色衬衫,从皮带和黑色西装裤无不透着男人凌冽之气,即便有些凌乱,也不显半分的颓废。

    江雁声弯腰,悄悄的,伸出手去接他的衬衫扣子。

    霍修默清醒的时候不让的,伤口可能是在肩膀处,她趁着他睡了,便一颗颗的将纽扣解开看。

    透过窗外的月光,江雁声眼眸里有水光在闪动,呼吸微窒,看着男人肩膀上血肉模糊的伤口时,浑身的血液就好像是凝固住了。

    半天,动作僵硬得动不了。

    她一下子咬紧下唇,忍住把他弄醒骂一顿的冲动。

    真当自己是铁打的了。

    江雁声心疼又气恼,抬手抹去了眼角的泪意,将纽扣又重新扣了回去。

    这个过程中,霍修默紧闭着双目没有醒来。

    他眉宇间淡淡的皱着,英俊五官轮廓很深刻,被光线照映出暗影,薄唇连睡觉都习惯性的抿成了直线。

    江雁声伸出指尖,轻轻将他眉宇抚平,心中喃喃着:“给我点时间,我以后会给你生个儿子,一个像我们的小孩子,好吗。”

    五分钟后。

    江雁声拧开病房的门走出来,她抬眼间,便看到了蹲在走廊上的江亚东。

    他一张刚毅的脸庞满是憔悴的疲倦,手指有烟,一根一根的抽。

    江雁声闭了闭眼,看到父亲看上去不像往日那般不怒而威,而是十分的沧桑模样,心底酸楚着又透着难言的丝丝委屈。

    她穿着宽大的病服这样单薄的站在这儿,江亚东一看到,连手指间的烟头都掉了,扶墙站起来,关切地问:“声声,你怎么下床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要跟爸爸说。”

    大概是霍修默进病房后,把门给锁了。

    江亚东怕打扰到女儿休息,又怕女婿盛怒下对女儿做什么事,所以在门口守着不肯走。

    江雁声胸口被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堵着难受,摇了摇头,深呼吸平复下后,平静开口道:“修默受了点伤,我找护士给他上药。”

    江亚东晦暗不明的盯着女儿苍白的小脸,语气尽是心疼:“小产伤身子,你去躺着,爸爸帮你找医生。”

    江雁声看到了他眼中的血丝,带着深深的沉痛,她喉咙哽咽的厉害,流露出了一丝柔弱:“爸……你呢,有没有被修默打伤?”

    “什么伤?”江亚东除了神态疲倦沧桑了一些外,身上西装完好整齐,看着没有受伤。

    江雁声怔怔的问:“你们没有打架?”

    江亚东神色凝聚:“女婿对岳父动手像什么话。”

    江雁声听出来是霍修默骗她,心底松了一口气:“爸,你回去休息吧,这里修默会照顾我。”

    江亚东亲眼看到女儿安然无恙了才放心,语气带着一股坚决:“你好好养身体,要在霍修默面前受气就回家,你奶奶的事不要害怕,爸爸会护着你。”

    江雁声低垂下睫毛,掩去了眼底真实的情绪,有对欺骗父亲的愧疚,和一丝伤痛和委屈。

    她心底比谁都清楚老太太是不会善罢甘休,不过,却懂得见好就收,点头说:“好,我听爸爸的。”

    老太太还住院,江亚东也不能一直守着女儿的病房门口,跟江雁声交代了几句话后,便离开去了另一间病房。

    江雁声去找护士拿药,刚离开,李秘书便来了。

    叩叩两声。

    李秘书一敲门,病房里就传来了男人深沉的嗓音:“进来。”

    霍修默正从病床上坐起身,长指揉着眉骨,黑色衬衫松垮的不像样,领口还解着两个扣子,说不出的凌乱又很男性的魅力。

    李秘书看着刚睡醒的霍总,不敢吐槽怎么就被太太忽悠睡了,将门关好,才出声打破死静的气氛。

    “霍总,已经查到太太今天的行踪。”

    霍修默深邃的眸子看过来,眉头是皱着。

    李秘书说:“太太离开江家,跟她工作室的一个男歌手到飙车道上飙车了,还从账户给对方转了一百万,然后带着男歌手去酒店开房,待了二十来分钟男的才离开,太太是又过了半个小时,紧随其后去了医院。”

    飙车玩刺激,给男人钱,带男人开房,还独处了二十来分钟。

    李秘书这样一看霍总的头发,有点绿啊。

    霍修默五官轮廓隐在昏暗的光线里,面无表情的厉害,眼神透着漠然之色。

    “给我!”

    李秘书将收集来的资料递上,多嘴说一句:“霍总,其实二十来分钟只是够一个洗澡的功夫,干不了什么的。”

    不说还好,一说简直欠收拾。

    霍修默看他的眼神带着杀气,大手捏着文件咯咯作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