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34章 养什么身体,你别蒙混过去不给我睡
    睡,睡了?

    江雁声小脸茫然。

    他才躺下来没一分钟吧,呼吸都平稳了呐?

    江雁声在被子下转了身,面对着霍修默,秀气的鼻尖都快挨到他枕头上了,等视线熟悉了卧室昏暗,才一点点看清晰男人的五官轮廓。

    他长得英俊的,不管是五官还是气质上,都有种清贵成熟的男性魅力,跟那些二十几岁的男人不一样,举止多了几分阅尽千帆的沉敛感觉。

    江雁声伸出指尖,去摸他冷硬的下巴。

    过了一会儿,玩够他下巴,整个人都贴了过去,纤细的身子跟他强壮挺拔的身躯比起来很弱小。

    她依偎在他怀里,双手紧紧的抱住了他。

    被子下,女人在乱动,霍修默眉心微蹙,突然伸出大手去摁住她朝自己腰身滑下去的小手,嗓音,有些哑从喉咙溢出:“流产了就好好养身体,别胡闹。”

    江雁声看他醒了,可能是一直都醒着的。

    她就要,声音娇腻的很:“假流产养什么身体,你别蒙混过去不给我睡。”

    霍修默身躯被她磨得紧绷起来,大手将女人乱摸的小手紧紧攥在掌心里,语气压的低低:“睡觉。”

    江雁声被他这样一凶,瞬间就安分了。

    过了一两秒钟,她将手从男人手掌里抽回,抿唇哦了声。

    好在是没涂上口红呢,不如真是……就更像个笑话了。

    江雁声将被子拉拢过肩,遮挡住了一切美色,侧背对着男人,用力去闭上眼睛,被气的不轻的。

    两人就这样睡了一晚,下半夜的时候,江雁声还起床了一回,睡醒来还是很生气,连灯也没开,就下床去衣帽间换了睡衣。

    等睡下又再次醒来,天色大亮了。

    江雁声眯起眼睛从床上起来,洁白的小脸还有些恍惚,去洗漱完,又换了一身衣服下楼。

    等她都一小口一小口把米粥吃完了,人才清醒过来。

    江雁声将碗放下,轻叹了声。

    “太太,不合胃口吗?”佣人看她无故叹气,以为是早餐的问题。

    江雁声抬头,静了一秒钟,摇摇头。

    过了会,听见她轻声问:“如嫂,你会跟你先生闹变扭吗?”

    那名叫如嫂的佣人,丈夫是别墅的专用司机,两口子都拿着霍修默给的高薪水养活一家子人,对江雁声十分恭敬,脸上露出笑:“过日子的,夫妻会闹感情才能好。”

    江雁声托腮,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敲着桌角,在想些事情:“那你们每次闹了,都怎么和好的?”

    如嫂感觉太太像是跟她取经,认真回答:“睡一觉,气消了就没事了,夫妻间只要没做出格的事,能存多大的气儿。”

    是吗?

    江雁声想前晚,霍修默就把她一个人扔在了医院,他独自回家,昨晚又时不时态度冷淡她一下。

    连续两晚,那心里是存了多大的气啊?

    “太太。”如嫂看她心不在焉的,多嘴说一句:“现在有身份地位的男人,哪个不是几个女人养起来,家里妻子外面小姐的。

    您跟先生还分居时,先生洁身自好没有带女人回来过,您还是第一个,住在都景苑的女人。”

    江雁声笑了,有些苦涩:“不然我怎么会跟了他呢?”

    霍修默无论是品行还是作风,都很能入女人的眼,成熟多金,地位又尊贵无比,还不乱搞男女关系。

    这样的男人,没有几个女人能抗拒的了。

    何况,她心里很明白,霍修默失去一个江雁声,会有比他原配妻子更好的女人出现。

    而江雁声失去一个霍修默,就再也没有第二个了。

    她终究还是个自私自利的女人,瞒下自己有精神病这件事,就为了……得到他的温暖他的呵护。

    江雁声承认,是爱上霍修默了,从头彻尾都在主动耍心机去勾他诱他。

    如果有一天,有人问她,后悔吗?

    江雁声想,她是不会后悔的。

    即便是一切都给机会来过……

    她还是会选择先拼搏出一番事业,成为名人,在梁宛儿出狱时,故意用闹离婚的极端方式打破两人冰冷的婚姻关系,去医院找他争辩闹上法庭的事,借此又发生一次身体关系,让他短时间内忘不了她。

    还有意,晚上去苏湛的地盘喝的烂醉,去闹事。

    甚至是……默许了自己被他带回家,一切顺理成章的住进都景苑,跟他同居。

    她与他,到底是谁先出手?谁先沦落?

    江雁声也分不清了,她拿起包出门,该去个地方了。

    另一栋奢华偌大的别墅里。

    姬温纶白衣黑裤,微微垂颈站在花盆前,秀长的手指拿着一把剪刀,一派从容优雅的气质。

    防盗锁从外面被自动打开,没有响起警报声,他不用转身,就猜到了是谁来了。

    “茶在桌上,甜菊。”

    江雁声踩着尖细高跟鞋走进来,眼眸看了一眼长桌上的热茶,伸手去端起来,不忘说他:“你是让我凝神静气,舒缓压力?看来接下来我们谈话的内容,可能是不会很愉快了。”

    “那让你先笑一会,好不好?”姬温纶说笑间,剪下最后一片烂掉的叶子,才将剪刀放下。

    一双雅致白皙的大手仔细用毛巾擦拭过,男人活的太精致了,女人看了也会自叹不如。

    江雁声喝了一口,淡淡茶香味蔓延唇齿间,她现在还是有心情开玩笑的:“真想不出来哪个女人能有勇气跟你过一辈子。”

    姬温纶薄唇勾出优雅弧度,语气温和:“看来你当年跟我生活了三年,勇气可嘉。”

    “我神经病啊。”

    江雁声这句话,让姬温纶无言以对。

    静了片刻,他才缓步走到沙发坐下,浓墨般的眸子打量着江雁声洁白的小脸:“这次来……先咨询什么?”

    江雁声喝茶的动作微微一顿,沉默的放下了茶杯,抬眸,直视上了他视线:“上次说的,她开始接触外界的人了。”

    姬温纶长指骨节,轻敲沙发手扶,半响,言道:“接触了谁?”

    “应该是我工作室的一个歌手,新签下的。”江雁声想了想,拧着眉梢,说的具体点:“他有点小癖好,喜欢女人的东西,我想会不会正因为……才碰巧跟她在心灵上产生了共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