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38章 霍修默,你只是江雁声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消遣物
    卫生间门没关,淅淅沥沥水声渐响。

    身材挺拔健硕的男人撑手扶着墙,宛如雕塑般站在没动静,任由冰冷的水直直淋下来,打在他后背,紧绷而起的线条肌肉上,然后顺着修长的大腿滑落而下。

    过了十来分钟。

    霍修默有反应了,酒醉的头疼感减退不少。

    他睁开阴暗猩红的眸子,也没关掉水,迈步走到盥洗台旁,修长的手指去拿起烟盒点了根。

    絮绕在浴室里的水雾被白色烟雾一侵染,就更让视线模糊不清了。

    霍修默一口口抽着烟,神态几分冷峻。

    现在随着理智越清醒,脑海中将那晚的情景就越清晰一幕幕浮现的出来。

    姬帅被打得双膝跪在地上,带着伤,眸子泛起妖娆的血色,字字缓慢吃力,又清晰无比盘绕在耳中:【霍总,我跟你太太没有发生男女关系,因为,她跟我说无论是哪个男人都是令她恶心的生物,她厌恶你的触碰。】

    霍修默拳头咯咯作响,一阵猛烈的拳风便朝他袭去。

    姬帅被打得吐血,笑声很浓,携带着一丝诱人犯罪的性感:【男人对江雁声来说不过是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消遣物,她要名要利靠男人最容易上位,霍总,我真是……卖艺不卖身的清白男人。】

    谁会给一个随时随地可以丢弃的消遣物生孩子?

    霍修默指腹倏然把烟攥灭,狠狠闭上沉戾的眼睛,将脑海中的画面驱逐出去。

    长达了数十秒钟后,霍修默沉重的呼吸平稳,缓慢睁开幽暗的眸子,他大手扯过一旁的浴袍披上,黑发还湿漉漉滴着水也没擦,就这样走出卫生间。

    外面,卧室的灯光没打开,只有飘逸的窗帘在浮动,投入了暗淡的光线进来。

    霍修默英俊的五官没有任何表情,深沉的眸光扫向背着他坐在床沿的女人纤细身影,抿紧的薄唇扯动出一句淡漠的话:“我出门有事,你早点睡。”

    他丢下这句话,便大步急促朝衣帽间走去,像是怕江雁声会来拦。

    然而,静静坐在床沿的女人,连头都没抬起一下。

    霍修默换了身干净整洁的西装走出来,领带袖扣都系好,修身款式衬得身姿笔挺如刀裁,在暗淡的光线里,成熟内敛的气质里又透着一股冷峻。

    他将浴袍搁在沙发手扶上,薄削的嘴唇抿着没有出声,沉默的注视了女人背影片刻,才朝卧室外走去。

    前脚,刚踏出房门的一瞬间。

    霍修默听见有眼泪砸掉在地板上的声音,这让他迈不出去,五官轮廓绷紧的很厉害。

    他霍然转身,长腿迈开朝女人走去。

    几秒钟的距离,江雁声来不及擦拭去眼睫上的泪珠,就被男人大手捧起了脸。

    那张巴掌大的小脸满是泪痕,双眸用红肿都是委婉的说法了,泛起丝丝的血红,无声咬唇哭得身子还在微微颤抖。

    霍修默很恼悔,心痛的滋味猝不及防地揪紧了他的心脏,修长的指腹摩擦着女人的脸颊皮肤,薄唇溢出了哄慰她的语调:“我不出去了,别哭了……声声。”

    江雁声委屈巴巴的:“你打我。”

    霍修默给她擦眼泪,见女人一哭他就没脾气了:“我什么时候打你了。”

    江雁声指尖去摸自己发红的额头,呜咽哭着:“疼。”

    霍修默这才注意到,将女人的发丝捋开,发现她额角红肿了,被白皙的肌肤衬得很鲜目。

    他酒劲没完全散去,脑海中记不清自己有推倒她?

    江雁声眼角一点点溢出晶莹的泪水,还在抽泣:“你在冷落我,霍修默,我能感觉的到你对我态度不一样了……”

    即便是亲密,也有片刻疏离的时候了。

    霍修默听着她控诉,薄唇抿了没说话。

    江雁声最后眼泪也不掉了,漆黑黑的眼珠子直直盯着男人:“你是不是爱上别的女人了?”

    霍修默大手握成拳头欲碎,五官凌厉几分的轮廓像压抑着什么情绪,他单膝跪在床沿,下颚处略略泛着胡渣,看起来整个人很颓废。

    他又有了抽烟的冲动,想伸手去床头柜拿烟盒。

    江雁声含着泪,将他手腕抓住:“你给我说清楚!”

    霍修默顾及她额头上的伤,不敢甩开,否则又一不留神弄伤了这女人,他任她握着,嗓音暗哑:“江雁声,你是第一个,可以任意去使唤我,对我召之即来,来之能用的女人。”

    她茫然地看着他,不懂为什么要这样说。

    霍修默挺拔的身躯缓缓站起,又对她俯下,身躯之下透着源源不断的炙热印在她纤弱的身子。

    那抿紧的薄唇几乎快要触碰到她秀气的鼻尖,一双阴戾的深眸紧盯着她:“听得懂吗?女人用男人是要付出同等的代价,你让我为你做的每一件事,代价就是把你自己献给我。”

    江雁声可能是哭的太凶了,脑子一下子跟不是他的思路。

    霍修默大手摸着她的脸,一点点往下移,指腹摩擦她弱细的喉咙,低低哑哑的冷笑:“上次在医院,无论你是真爱我……”

    下半句,他没说出口,眼神透着意味深长的意思,不管江雁声是真爱,还是为了找他护着她,才一时情急说爱……

    这个女人,霍修默这辈子是不准备放手了。

    他这几日过的不比她好到哪里去,男人的自尊心让他无法卑微的去乞求江雁声真心对他。

    霍修默薄唇下,一个吻落在她恍惚的眼眸上,嗓音沙哑低低:“五年内,江雁声……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给我生三儿两女。”

    江雁声心脏猛地被狠狠敲一下,她下意识伸手去推男人压下的强健胸膛,却被他修长大手攥住,抵在了枕头上。

    霍修默这次封住她的唇,深喉的吻法,长舌直入她的口腔中。

    “唔……”

    江雁声略有些难受拧起眉心,呼吸开始急促,承受不住他突如其来的热情。

    两人同居这几个月,发生关系次数不少,霍修默对女人的身体也愈发的解了。

    还是第一次,他这样故意折腾她。

    江雁声忍不住要挣扎,男人手掌用力的快把她腰肢折断,俯在她耳上,低声的呢喃出一句话,字字,滚烫异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