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40章 对这个意图猥亵她的男人,语气命令!
    霍修默眯了眼,似笑非笑看着眼前分外妖娆的女人:“喝了,就上床?”

    他把床字咬的很重,暗示意味十足。

    江雁声洁白的容颜浮现出了冷艳之色,很快,唇角袅袅含起了笑,跟往常轻媚无辜的模样无区别:“喝了啊,你就知道能不能跟我上床了。”

    霍修默眉峰一挑,拿着杯子慢慢的喝,大手去握起她冰冷的小手,在掌心里揉了揉,带着炙热的温度。

    江雁声眉心微蹙着似乎是在忍耐着什么,眸色直直的凝视着他把牛奶全部喝下。

    霍修默几口就喝完,将玻璃杯往手旁一搁,挺拔高大的身躯逼近女人,磁性的男音低唤着:“声声……”

    江雁声纤细妖娆的身子站着没动,被男人强健的手臂抱住。

    他气息很薄烫,带着洗澡过后的沐浴露香气,如数喷在她白皙的脸颊上。

    霍修默想用力去揉她的身体,手指勾着她尖细的下巴,眼神逐渐加深,迫不及待地想去吻。

    女人细白的手指,挡住了他薄唇。

    “急什么?”江雁声眉角挑起的弧度,像是能勾人的魂,不是刻意去诱惑男人,而是她美丽的皮囊下,带着一股冷艳入骨的气息。

    她指尖,滑下。

    抵着他结实性感的胸膛,一点点,推远点。

    江雁声长长的眼睫朝凌乱的床一扫,对这个意图猥亵她的男人,语气接近命令:“去床上躺着,我洗个澡。”

    “跟我玩情调?”霍修默看这女人从骨子里透出一股高傲劲,这样更激起他降服她的欲望,手臂伸过去强搂了过来。

    江雁声脸色完全冷下了,在男人薄烫的吻落在她洁白侧脖上,每一下,她都要忍着恶心感。

    那种肮脏的触碰,她至今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个软弱胆小的女人,会那么喜欢?

    “别洗了。”霍修默吻她的肌肤,很重,狠狠嗅着女人体香,嗓音暗哑低喃:“再来一次,做完我抱你去洗。”

    当他要往江雁声的胸口亲的时候,却被一把推开了。

    只见她摇头,红唇吐出四个清晰的字:“太黏腻了。”

    霍修默低低看了她片刻,长指擦着薄唇上的水渍,举止和幽深的眼神都暧昧极了。

    这个举动,让江雁声看了恨不得把他亲过的肌肤都割下来。

    “知道你爱干净。”霍修默大手拍拍她板起的小脸,没注意到女人身侧手指在根根拧紧,几分戏谑道:“给你十分钟,洗不好我给你洗。”

    江雁声明显感觉到男人的眼神,朝她身材上下一扫,余味深长。

    她转过身朝卫生间走去,容颜冷冷的。

    在寂静的卧室里,霍修默挺拔高大的身躯慵懒靠在床头,手指间还点燃着一根烟抽,白色烟雾徐徐的絮绕而上,将他英俊的五官衬映的朦胧了几分。

    他听着水声,在等女人洗好出来。

    过了几分钟,霍修默指间的烟燃烧完灭了,滑落下地板,烟雾散去,他此刻双眼已经闭上,呼吸很平稳。

    江雁声从卫生间走出来,光洁的身子洗的干干净净,将男人留下的吻痕都搓红,随意披了件白色浴袍,不露一片肌肤。

    她站在床沿前,冰冷的目光盯着男人英俊深邃的五官,脑海中清晰的浮现出的一幕幕,都是霍修默欺负这具身体里的女人画面。

    “你敢动我的女人?”那诡异的声音从唇齿间溢出,一字一字清晰的响切在卧室里,她伸手要往男人脖子上掐,又突然停顿住。

    江雁声眼眸深处泛起了层层的冷意,收回手,唇角勾起锋利美艳的弧度:“办正事要紧,这次就饶了你。”

    她扯过被子,直接往霍修默身躯一盖,连这张英俊的脸都盖住。

    也不怕会闷死此刻服用了安眠药,毫无反应的男人,因为,只要一见到到他,她脑海中就会记起躲在身体里这个胆怯的女人,是多么依赖霍修默。

    这种快被取代了位置的直觉,让她有了危机感。

    怎么行,她才是江雁声最亲密的人。

    ……

    有间会所。

    在奢华璀璨的包厢里,苏湛嘴里叼着根点燃的烟,慵懒斜靠在真皮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在翻一叠的资料。

    越看,他怎么越有种二哥被骗婚的感觉。

    谁会想到一个生活作风中规中矩,对长辈低眉顺眼的名媛千金,私底下的黑历史都能拿出来讲故事了。

    传闻中,江雁声在校读书时第一的宝座上无人能撼动,最美女博士是外界对她的称呼,进军乐坛圈后,两年的时间里,她出唱片,一首首脍炙人口的歌曲获得了一大批歌迷,被称为最美女音小天后。

    江雁声高智商外加身上的光环,在豪门里很受贵妇们喜爱。

    霍家联姻想给继承人找一个贤良淑德好拿捏的妻子,苏湛怎么觉得有点自找死路,反而让二哥被江雁声死死拿捏住了名门。

    他狭长的眸子微眯,一页又一页的翻过,看来这位二嫂的害人的道行不浅啊。

    小小年纪就好赌好玩,还拿刀捅过跟踪她的流浪汉,把得罪她的女同学个人资料做成招嫖广告,让人家每晚接到上百个电话,半夜,家门还被陌生人士敲响。

    这些还不是重点,调查到的资料里,有一个是让人最震惊。

    苏湛眯着眼睛逐字又看了一遍,上面陈述着江雁声十八岁就跟神秘男子同居,对方职业未详,所居住的别墅也查不到户主是谁,两人住了三年才分开。

    他又推算了一下时间,不就是江雁声嫁给二哥的时候,她才跟外面的野男人分开?

    苏湛摸着下巴,恍然大悟的嘀咕:“到头来,我二哥被小三了?”

    他这就更好奇那名神秘男子的身份,保密工作堪比国家总统啊!

    看来要去叫人把郭佳美给绑架来,只要给一点时间和线索,以苏家黑白两道通吃的权力,找一个野男人会找不到?

    苏湛把这些资料整理好放在茶几上,等会给二哥看,作为兄弟,他不能昧着良心看着自家二哥被人骗婚骗感情啊。

    这是,包厢外被人敲响,随后推开了。

    手下率先走进来:“苏少,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