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44章 你带我来,见肌肉发达的男人?
    江雁声发现不仅是手机屏幕上有苏湛的裸身照,连相册都有数百张,其中也有她穿着妖娆性感的睡袍躺在双眸紧闭的苏湛旁边,一起入境同框的。

    一张张,越看越让人心闷。

    江雁声想无力感大概就是像她这样,事情发生了,自己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她冷漠着脸,将相册里数百张的暧昧照全删的一干二净,然后点开备忘录。

    一段段的字,呈现在眼前:【我没伤害他,拍了点照片而已,别给我慌,也别给我哭……苏湛现在要敢揭你底,你就随便挑两张给霍修默看,让你丈夫弄死他。】

    江雁声眼泪是没掉,眼角很红就是了。

    她记不清昨晚有发生过什么事,但是,从这些照片上看,大概是把苏湛得罪了不轻。

    连两人亲密照都刻意的拍出来了,江雁声也不知道身体里另一个自己,下回还能做出什么事来。

    她又将备忘录删了,把屏幕换成霍修默的照片,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样……

    冷静下来换位思考一下,江雁声想短时内她可以不用担心苏湛会跟霍修默说些什么。

    当年她找上姬温纶治精神病开始,就很重视保密这方面,即便是郭佳美最早发现,也没见过姬温纶的本人,只是偷听过一次他打电话,知道是姓姬,手上连张证据都没有。

    苏湛只要不继续往下查,就不会有人知道,江雁声手指握紧手机闭了闭眼,或者说,被谁知道都可以,她是真不想被霍修默知道了……

    早上,九点才出门。

    路过一家水果店的时候,江雁声还让霍修默停车,自己去买了一个大西瓜。

    “你去见谁,有这样送水果的?”霍修默看着她,薄唇也划出了温淡的笑意。

    江雁声用湿纸巾擦了一遍手指,抿唇笑不说。

    霍修默也没追问下去,等到了地方就知道了,他开着车,快一个小时的车程,已经开出了宛城的市中心。

    又过了十来分钟,黑色豪华迈巴赫行驶进了拥挤的街道,环境杂乱,跟他尊贵的身份格格不入。

    霍修默先打开车门下去,锃亮的皮鞋踩在了水泥地上,还有点脏,他眉宇微微敛着情绪,绕过车头,去给江雁声开门。

    “要不要我抱你?”

    霍先生看到坑坑洼洼的地,总觉得江雁声一双尖细高跟鞋踩上去,没走几步就会摔倒,何况,怀里还抱着个大西瓜。

    江雁声顺着他搀扶下车,摇头说:“不要。”

    她这条路没少走了,闭着眼睛都不会摔。

    “看到挂着国旗的修车店了吗?”

    江雁声给他指路。

    霍修默一手搂着女人的细腰,单手抄在裤袋上,黑色正式西装将他身形衬得挺拔淡漠。

    路人一看,这对外形英俊的男子和年轻美丽的女人身份就不简单,举止间透着股矜贵感。

    江雁声带着他朝修车店走,屋子看着很破旧了,旁边还有一棵光秃秃的树,国旗就挂在上面飞扬。

    在门口,停着一辆破旧的面包车,有个强壮魁梧的男子在洗车,一头短寸头发被汗水染湿,穿着黑色背心也完全湿了,隆起的肌肉线条透了出来,硬硬实实,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霍修默淡淡开腔,问她:“你带我来,就是见这个肌肉发达的男人?”

    肌肉发达四个字从矜贵内敛的霍先生口中说出来,可不是什么好词,江雁声浅笑的唇角微敛,抬眸看向他:“对啊。”

    “他是谁?”

    江雁声从男人墨色的眸里看到了某种质疑的情绪,她红唇轻启,故意说:“我前男友。”

    霍修默一张英俊的脸庞仿佛能结成冰霜,嗓音没有情绪起伏:“你带你的现任,来见你的前任?”

    江雁声看他还真信了,也不开口解释,而是视线一转,静静的看着洗车的男人身影。

    过了一两秒,她唇角微微弯起,眼中因为回忆而有些恍惚,跟他说:“我的命就是他救的,没有他……现在我啊,不会是万众瞩目的乐坛天后,也不会是地位尊贵的霍家少夫人,可能,只是一个山区里没有文化水平的普通妇女……”

    江雁声说到最后,眼眸像含着一层水色,没去看霍修默的神色,自嘲的轻笑:“更有可能,我会是一个被男人花点钱就能侮辱的小姐!”

    霍修默眸色还是微寒,一想到他的妻子有前任,他脸色是好看不到哪里去,沉着声:“所以你就对救命恩人以身相许?”

    江雁声答非所问:“他拳头很厉害的,我以前嘴馋要吃西瓜又找不到水果刀,他一拳头就给劈裂了。”

    没有男人会喜欢听见,自己的女人夸别的男人厉害,霍修默语调淡淡的讽刺:“头脑简单!”

    他说完,又看江雁声怀里的西瓜很碍眼。

    江雁声看他能拽到什么时候,也不管满脸沉郁的男人了,朝前走了过去。

    女人踩在地上的高跟鞋声,让邢封洗车动作一顿,以为是来了要修车的女顾客,才出声,嗓子很浓:“哪里坏了。”

    江雁声眼眸微微的弯起,含着笑:“老板给我劈个西瓜吧?”

    熟悉的女声灌入耳中,让邢封转过了身,看到江雁声,有点意外:“声声来了。”

    很快,他的目光又注意到了在场的一个陌生男子。

    江雁声有些羞,这跟当初听从家里安排,和霍修默联姻时的心态是完全不同的。

    两年前,是知道两家长辈安排见面吃饭后,回去就要跟霍修默领证结婚的,而这次是她主动带人来见自己尊敬的长辈。

    “他是……”江雁声略带不自然的将发丝拂到耳朵,低眉笑了笑,主动介绍道:“我丈夫,霍修默。”

    邢封将水关了站起来,他身躯看起来刚强有力,步履也很稳健,让整个人充满了肌肉的力量感,不过,吸引人注意的,不是他身材。

    而是那张被砍了一刀的脸庞,被硬实的下巴处的胡渣衬托下,气势上看就不是能惹的主。

    霍修默如深的视线跟邢封对视上,他依旧是一副清贵的绅士风范,不过眉间尽是异常的冷漠之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