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45章 霍修默沉着嗓子问:她被绑架过?
    霍修默的大手抄在裤袋里,周身的疏冷气息比平日更重,薄唇溢出的语调:“你好!”

    邢封打量人的眼神很锋利,同时又给人的感觉很和善,也不在乎霍修默的冷漠,主动伸出手:“邢封。”

    江雁声怕霍先生这个矜贵的人儿,不是谁都会给面子,于是,淡笑着提醒他:“刚才调皮跟你开个小玩笑,这位是我干爹,已退役的拳击手。”

    霍修默眸色眯了一度,表面上很能保持着他气场强大的风范,视线,扫向了女人浅笑的容颜,字字压低重复:“你什么时候有个干爹?”

    江雁声仿佛听到了霍先生冷贵的面具破裂声响了,她轻眨左眼:“一直都有,现在带你来拜访他,开心吗?”

    霍修默微微勾着薄唇,大手痒的想掐死她算了。

    江雁声将西瓜放在地上,抱久了手臂有点酸,起身间,就听见霍修默态度大转变,从一个尊贵倨傲的男人降格到了谦逊有礼。

    “邢先生你好,我是声声的丈夫。”霍修默伸出白皙的大手,与邢封握手。

    邢封给他台阶下:“声声很调皮。”

    霍修默对这话,完全没有意见。

    ……

    干女儿带着丈夫来了,邢封今天暂停休业一天,把房间收拾了下,才让两人进去。

    外面是修车地,里面只有一个厨房和卧室,格局很小,到处堆积着些旧物。

    霍修默笔挺得一丝不苟的昂贵西装站在里面,连坐的地方都没有。

    江雁声搬了条矮凳子给他:“地方有点小,你要去门口站着也行。”

    霍修默听出她故意嘲笑,又想掐死她了。

    邢封倒了两杯水进来,人高马大的,举止做事的心思却很细腻:“声声喝热的,女孩子别喝冰。”

    他早就看透了江雁声接下来的举动,碰到自己的杯子后,肯定会去抢霍修默的杯子。

    果不其然,江雁声刚要抬起的手,被他一说,又收了回去,小声抱怨:“老邢,人老话多。”

    邢封笑的很温柔,他又对霍修默说:“这丫头辛苦你了。”

    霍修默唇角勾出弧度,被江雁声戏弄了一次,也不动声色报复回去,明目张胆的告状:“应该的,脾气被越宠越娇了,难养了。”

    邢封还没说话,江雁声就用高跟鞋偷偷的踢人了:“才不是呢,也不知道是谁三天两头有小情绪的。”

    邢封一直在笑,过了会说:“你去隔壁阿婆家借个蒸笼,干爹给你炖小肉包吃。”

    江雁声放下杯子,对霍修默说:“那你在这。”

    霍修默还敢说不?

    他低缓的嗯了一声,心里盘算着回家要收拾她了。

    屋子里,江雁声离开后,就只剩下两个大男人。

    邢封从柜子台上拿过烟盒,价格很便宜,他问霍修默:“会抽烟吗?”

    像这些矜贵的公子哥,在邢封眼里私生活浪点的,不是碰毒就是玩赌,精贵点的,抽烟可能不爱,但是品尝昂贵的红酒肯定会。

    他这里只有烟,递了一根过去。

    霍修默装的一本正经的,长指接过,淡淡开腔:“会一点,烟瘾不重。”

    邢封看他的眼神有点意味深长:“不抽烟啊,那喝酒吗?”

    霍修默英俊精致的脸庞没有露出一丝心虚,毫无心理压力,给邢封营造出了品行良好的形象:“喝一点,不嗜酒。”

    邢封点点头,注意到霍修默手指间没点燃的烟,神色还是欣慰的。

    霍修默沉思了片刻,低沉的嗓音缓缓问:“听声声说,邢先生是她的救命恩人?”

    邢封点好烟,抽了一口:“很多年前的事了,你想知道?”

    “晚辈洗耳恭听。”

    邢封看他态度现在很恭敬,也开尊口说几句:“我第一次见到声声时,那丫头像个小乞丐,小小的身体被晒的皮开肉绽,很可怜。”

    霍修默淡漠的脸色微变,沉着嗓子问:“她被绑架过?”

    豪门出身的富家女和公子们,会比普通小孩更容易吸引亡命匪徒的注意,绑架索要赎金的案列在权贵之家很常见。

    所以,霍修默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绑架。

    邢封吐出浓浓的烟刺鼻呛人,连嗓音是哑的:“是拐卖,被人贩子偷走。”

    他说完,犀利的目光盯着霍修默,要从他的五官神色看出点什么来。

    霍修默深沉的眼中似有一道寒芒闪过,两人皆是沉默了半响,直到他开口打破:“在她几岁?”

    “声声还很小时……”邢封记不清几岁了,时间过去太快,他弹着烟灰,又说:“江家走丢了一个女儿,听说她爸那段时间正好在国外做项目半年都没回家,奶奶和后妈就死死瞒着,连派出所都没立案。”

    可想而知,这样外界怎么会知道?

    当时江雁声被邢封救下送回了江家,老太太第一句话就是:怎么又给找回来了。

    对待孙女都是这样态度,对孙女的救命恩人态度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邢封在江家没少遭受白眼,后来江亚东得到消息赶回来后,看到女儿被折磨的看谁都害怕,对母亲和妻子发了好大一次火气。

    即便是这样,邢封还是觉得这丫头在家,过的苦。

    邢封又弹了会烟头,继续把这个故事讲完:“这丫头小时候很爱哭,不知怎么脾气是越哭就越倔了,亲爸不在家,又没人管她,受了委屈就往我这里跑,你要赶她走,她就蹲在你门口哭……”

    儿时的江雁声没了母亲这个陪伴她成长的重要人物,父亲又将她扔给奶奶和继母,她小小年纪被冷待暴力过几次,也知道谁对她好。

    那时,又正逢邢封妻女因为他打黑拳被人砍死,也在他脸上留下了这辈子都消不掉的痕迹。

    他抛下所有光环退出拳坛,隐藏身份开了一家小小的修车店。

    一个缺父母爱,一个经历了丧妻丧女之痛,老天像是安排好了,江雁声便认了邢封做干爹,把这里当成她的避风港。

    江亚东能给予她的,是江家小姐的高贵身份,是物质上的需求,还有长大成年后,一个身份地位尊贵的丈夫。

    但是,他却给不了江雁声邢封给过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