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46章 他深暗的眼神隐痛,视线没离开过她的脸。
    生活里的一笼小肉包,一块西瓜,一杯热水,在江雁声面临高考的时候,连夜赶早送热腾腾的米粥去给孩子暖胃,天冷了,下雪了,送衣服送热水送吃的,就怕她冷了饿了。

    这些小事情的关爱,才是极度缺乏家庭温暖的孩子需要的。

    邢封把江雁声小时候的事,都跟霍修默都说了,讲完后,霍修默眼眸深处尽藏的情绪全部翻滚了起来,修长的大手握紧拳头,骨节出在发白。

    “她有提出不要江姓身份,跟我姓邢。”邢封看了一眼连坐姿都依旧是优雅笔挺的霍修默,顿了会,抽烟过后的嗓音更浓了:“被我劝回去了,别人的女儿我当成自己女儿来对待,已经够无耻,不能抢过来养。

    何况……她的生活轨迹就应该是现在这样,在社会上地位名气有了,嫁个好男人。”

    霍修默动了动有些僵硬的手指,丢掉被捏变形的烟后,问他要了一根烟,低垂着头,打火机咔嚓了两声点燃。

    他紧锁的眉头,薄唇抿着烟头重重吸了一口。

    一股浓烈刺喉的烟味猛地灌入喉咙,让霍修默猛地咳了起来,他抬起眼皮,晦暗的视线落在邢封身上,嗓子沉着:“多谢。”

    这声谢,是谢邢封多年前救下江雁声,否则,霍修默无法想象江雁声以后会过着怎样的人生?

    一个被命运开过玩笑的女人,她明明是天之骄女却落魄狼狈到了尘埃里,内心是要多强大才能笑着活下去?

    邢封把自己想法都跟他说了,只是希望霍修默能对江雁声好一点,包容她的倔脾气,给她多点爱。

    江雁声,他是看着她一年又一年地慢慢长大。

    是个值得被男人好好爱的姑娘,会拿自己的钱赞助贫穷的学生,还给人捐献过血干细胞,就是性子太倔,又喜欢把事都藏在心底,抛不开面子去说。

    有时候,需要花多一些心思才能了解到她的内心。

    霍修默分明的长指夹着烟,五官轮廓深刻如铸,眼里的眼神太浓太深,隐着什么压抑的情绪凝望着门口。

    江雁声不知何时早就来了,两个男人对话,都一字不漏的传入她耳朵中,微微发抖的后背紧靠在门板上,明明泪水已经湿润了眼眶,唇角还要微笑着。

    可是,从清丽的容颜上流露出的悲伤表情,实在是惹人心疼。

    ……

    “阿婆的蒸笼积了不少灰,我在厨房洗了很久……随便把西瓜切了,很甜。”

    江雁声再次踏入这个房间时,眉眼弯弯,脸蛋也干干净净的。

    邢封把窗户打开,让屋子里的烟味淡去,叼着烟含糊不清说:“吃了饭再走,干爹现在去给你买一斤猪肉蒸包子。”

    “好啊。”

    江雁声点头,转身要对霍修默说话,却发现这个男人如墨深黑的眸子盯着她很久了。

    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江雁声被他的视线笼罩的无处可逃,她唇角一直在微笑。

    等外面的邢封走远了,才走到他的面前,弯腰,睁着一双看似清澈而隐隐泛红的眼眸,与他相对:“我干爹打人很厉害的,不过他一般不凶人,你还委屈上了么?”

    霍修默的大手覆上了她的脸蛋,指腹轻轻摩擦着她眼角处,有点烫人。

    江雁声浓翘的长睫毛轻眨,假意低头回避他的打量,像是想用笑容去掩饰什么:“你可别吻我啊,会被人看见的。”

    霍修默抿紧了薄唇始终没说话,深暗的眼神隐痛,视线也没离开过她的脸。

    ……

    邢封做了一桌子的拿手好菜,吃饭的时候,江雁声板着小凳子坐在霍修默身旁,很热情的给他推荐小肉包。

    其实霍修默尝了,味道跟普通餐厅的没什么区别。

    不明白江雁声到底迷它哪里?

    邢封喝了口小酒,跟他说:“声声有一次去参加重要的比赛,给自己太大的压力,饭也忘了吃身边没人提醒她,活活给饿了两天肚子,等我去看她时……

    这丫头,一边吃着我带来的小肉包,一边跟我哭学习好难啊,我说她,偶像包袱别背的太重,偶尔输一次也没什么。”

    霍修默挑起眉头,盯着她羞涩的双颊:“看来天赋异禀的学神也有哭鼻子的时候?”

    江雁声低下头,小声的说:“谁没点故事啊。”

    邢封笑声很爽朗,很久没这么热闹了,又跟霍修默说了不少她的黑历史,两个男人喝点小酒,越说越起劲了。

    江雁声坐在旁边静静的看着,唇角扯出的笑容越好看,其实内心里从未放松过一刻。

    其实,邢封刚才没把话说完的。

    那时的江雁声小脸是精致白皙,看着没什么肉,双眸带着对未来的期待,无比坚定地说:“我是一个输不起的人,所以我要赢,把什么都赢回来。”

    她如今有没有全部赢回来,算不清楚了。

    不过,却赢了一个她深爱的男人回来,够了,已经很知足了。

    ……

    天快黑的时候,她和霍修默吃饱饭足才准备回去,桌上的酒是隔壁阿婆酿的,喝着不烈后劲却足。

    霍修默有点醉,被搀扶着上车,邢封这里没多余的客房,小两口也不好住下来。

    江雁声关好车门后,对脸色发红的邢封轻声说:“老邢,我和修默下次再来看你,你岁数也不小了,别老喝酒。”

    邢封一个单身汉活的糙,十几年里,只要是夜里想已故的妻子女儿了,只能用酒来打发漫长的夜晚,他表面上应付着江雁声:“好,干爹记住了。”

    江雁声无奈摇头,邢封这辈子都不愿再娶妻,就一个人守着破旧的修车店过日子,身边没个女人盯着,等她离开了,就不当一回事了。

    夜色下,风吹得有点凉,将她秀发给吹乱了。

    江雁声指尖将发丝勾到耳朵后,对邢封轻声说:“老邢,今天谢谢你。”

    “以前还少做饭给你吃?以后想吃了就过来。”邢封人醉心不醉,三言两语就把话绕开了。

    江雁声眼中含着水光,点点头:“嗯!”

    她看着邢封往回走的孤独背影,忍了忍泪意,她所遭受过的那些难以启齿的经历,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告诉霍修默,所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