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51章 姬帅拿着白色手帕,靠近她。
    江雁声吃完早餐的功夫,小家伙就来了。

    一进门,快被他一身深蓝色修身款的小西装给惊艳到了,蓬松的短发还打理出了造型来,小脸蛋圆圆的,是抿着小嘴进来。

    江雁声从餐椅上站起来,柔纱的裙摆飘荡,款款走过去,含笑的眼眸打量着这个小绅士:“今天是你生日?”

    尊小少爷不说话,将书包往茶几一扔。

    这个撒气的举动,让江雁声莫名其妙的。

    霍宅的司机提醒道:“少夫人,尊少爷学习成绩最近有点跟不上老师的标准水平,夫人知道您在这方面天赋高,所以想让您辅导一下。”

    江雁声看小家伙脱掉鞋子,撅着屁股爬上沙发,透着不爽劲儿,也不知嘟囔着什么,两只小手正抱着他自己肉嘟嘟的脚丫子玩。

    怎么看,都不像心甘情愿是来做作业的。

    江雁声想了片刻,在小家伙的身边坐下来,先哄哄:“你很帅气啊。”

    小家伙别扭地哼哼两声:“一般般吧。”

    江雁声看见他小嘴快要笑了,又死死憋着的小模样,她也很想笑:“我快被你迷死了呢,要是你把学习成绩跟上去,恐怕你的同学们都会崇拜你吧。”

    小家伙半信半疑揪着她看,大眼睛黑漆漆的:“你别看我小,就骗小孩。”

    “本来就很帅啊。”

    那张神似,与霍修默几乎如出一辙的脸,能不好看吗?

    被江雁声底气十足一说,小家伙低落的情绪缓了好多,小手扯着书包主动把课本作业拿出来。

    他小手抓抓耳朵,很烦躁的跟江雁声抱怨:“为什么老师看不见我的努力,我拼死拼活的从倒数第一名变成第二名,已经很累了好吗?”

    江雁声接过他的考卷,摊开一看。

    满页的红色叉叉。

    小家伙又拿出铅笔,小小眉毛都快皱成一团:“老师还告状说我考试作弊,我哪有!看看同桌写了什么也不行吗?”

    江雁声看他气的浑身哆嗦,倒了杯水递过去,让他缓口气:“好了,有我在,下次你考试就不会倒数第一了。”

    “是第二!”小家伙很在意成绩的排名。

    “是,是。”江雁声不是太懂学渣的世界,倒数第一和第二,有区别吗?

    她将课本摊在茶几上,两人挨着身就坐在客厅地毯上,很耐心,把错题都一道道讲解给小家伙听。

    尊小少爷小手捧着胖乎乎的脸蛋,似懂非懂的听着。

    一个小时后。

    江雁声给小家伙先出了几道题做,为了不让孩子厌学,她也陪着做个榜样,让佣人去书房拿本书给她打发时间。

    佣人上楼下楼,递来了:“太太,这本可以吗?”

    江雁声抬手接过,放到膝盖上,才发现是上次从姬温纶别墅拿来的那本,先前一时忘了给他寄过去。

    她低垂着眼睫毛,指尖随意的翻了几下,又翻到上次夹回书里的陌生女人照片了。

    江雁声指尖一顿,看着女人纯黑眼睛,是寂静的,是没有感情的。

    江雁声内心隐隐感到有种压抑的难受,将书本合上,没在看了。

    她转头,看向绞尽脑汁在写作业的小家伙,他穿的那套小西装因为盘腿坐姿,快崩不住一般露出了不少肉。

    江雁声看小家伙穿的正式,抿了会唇问他:“今天是你生日?”

    “不是啦。”

    尊小少爷脑袋没有抬起,还在课本上扭扭歪歪地写,嘟着小嘴巴说:“苏湛生日,他们请叔去喝酒啊。”

    江雁声指尖微攥着书,双眸里含着复杂情绪和一丝慌乱。

    “你会去吧去吧?侄儿下班了就来接我们……”小家伙抬起了漆黑黑的大眼睛,对她说。

    江雁声没听霍修默提起,但是他把孩子接到别墅来,这个举动无疑是要带她们去的。

    江雁声小脸有些恍惚,沉默了许久,她在摇头。

    不能去的。

    她还没调整好心态去面对苏湛,躲都来不及了,还怎么敢跟霍修默一同出席他的生日会?

    ……

    下午,江雁声换了一身衣服出门,很美,却不是重要场合穿的,她给小家伙又是吃蛋糕又是糖果的,先把孩子哄住了。

    “你有事就推了呗,跟我们去苏湛家多好玩。”尊小少爷懒懒的躺在沙发上,小手拿着蛋糕吃,白嫩的脚丫子还踩着作业本。

    江雁声把书放到袋子里,微微在笑:“没办法呢,要辛苦你了,帮我看着霍修默啊,别让他喝……”

    “我知道呐,有女人敢靠近,我就喊侄子做爸爸。”

    小家伙打断江雁声的话,很机智也很懂事的。

    “……”

    出门前,江雁声给霍修默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跟朋友有约,向来在这方面,这男人都不会去勉强她跟他朋友们接触。

    她其实也没地方去,刚好把书亲手还给姬温纶。

    江雁声打了出租车到别墅,她按着密码锁推门走进去,宽敞的客厅空无一人,她还没喊姬温纶的名字,另一道嗓音便从楼梯传来。

    “我堂哥出门了。”

    江雁声抬起眼眸,看到姬帅正走下来。

    他修养了两天好多了,看来伤是没伤到骨头,都是皮外的。

    “哦。”江雁声还算淡定,将书搁在了茶几上:“上次拿了一本书,这次路过送来。”

    姬帅慢吞吞走到沙发,给她倒茶:“喝什么。”

    “不了,我还有事。”江雁声摇手,便要走。

    身后,姬帅嗓音淡淡传来:“江小姐,我们是不是有误会?”

    江雁声就知道该来的,还是要来了。

    她假装不是很明白的样子,眉眼也始终微弯出笑容:“嗯?”

    姬帅从裤袋里掏出白色手帕在手指间把玩,邪美的眸子,漫不经心的打量她:“南浔解约我,是你意思吧?”

    他笃定的语气,让江雁声装不下去了,把话摊开说了:“抱歉,为了避免引起我丈夫误会,我们的合作还是终止的好,以你资质,去找别的公司签约,前途也一样的。”

    姬帅对这番说辞没什么反应,他站起身朝她走近,绯色的薄缓缓溢出一句话:“江小姐,你让我很意外。”

    江雁声心生戒备,踩着脚下的高跟鞋,朝后退了一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