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55章 她今晚睡在你的床上,霍修默的床不是没有人睡了?
    “姬帅,我们都是被精神病摧残的面目全非的人,我想走出这个阴影,你不要毁了我。”江雁声被逼的面对过去的痛苦,最后的一句话,充满了无奈。

    她今晚要是被姬帅碰了,以后该拿什么来爱霍修默?她会过不去心里那道关……

    以前坚强的活下去是为了寻找母亲的下落,带着这种执念。

    现在江雁声是因为有霍修默,他给了她贪念,渴望去拥有正常人的东西。

    比如:一个小家,一个爱她的丈夫,一个可爱的孩子。

    姬帅握住女人白皙小腿的手指慢慢松开了,身体跪在她的面前,也没下床,妖娆的眸子盯着她泪痕的小脸。

    江雁声两眼哭肿,抽泣的声音听着格外可怜:“我好疼,我手好疼……姬帅,你先松开我好不好。”

    “姬帅,你先前说过的……你对我没有恶意的?”

    姬帅的目光移到她手腕处,被鱼线勒割的不知什么时候血肉模糊了。

    他眸子一惊,伸手去解。

    江雁声哭的身体颤抖,被他解开的那一刻,她含着泪光的眼眸却划过了透彻的恨意,化尽了全身力气把人推开。

    姬帅没想到她是装的,防不胜防就被推下床。

    紧接着,迎面砸来的就是一个陶瓷底座台灯。

    江雁声往男人的脑袋上砸,抽泣声依旧无法自抑,她听见了姬帅惨叫声,又狠狠地砸了一下。

    直到姬帅不动了,她纤细的手指才一松,台灯滚落在地板上,发出闷闷声。

    她踉跄的后退,一脸苍白的盯着脑袋流淌下血迹的男人。

    “是你先迷晕我,还想猥亵我……”江雁声捂着胸口,透不过气来,她极度想去减轻自己的负罪感,哽咽着说:“我是在救自己。”

    姬帅突然痛苦的低吟了一声,让她吓到了。

    江雁声惊慌的转身,光着脚往外跑。

    一把门打开,刚跑出去就撞到了男人怀中。

    “雁声?”

    姬温纶清雅磁性的嗓音让江雁声吩咐从深渊里被人猛力拉了回来,找到了救赎自己的人,她手指发白的抓紧了他胳臂。

    “温纶……我杀人了,我把你堂弟脑袋砸了很多血。”

    姬温纶俊美的神色瞬间严肃,大手反握住了她颤抖的肩头:“你先冷静……听得进去我说话吗?”

    “这次是我亲自动的手,温纶……你快报警。”江雁声的理智完全断裂,她的瞳孔中充满了对现实的恐惧,不停的喃喃自语。

    她是太害怕了。

    “你把灯打开好不好……我不敢闭眼睛,我好像看到的都是血,温纶,我感觉自己快疯了,有东西在拉着我,把我往深渊里拉……我救不了自己,我快掉下去了。”

    江雁声只要一想起阴霾的童年就会发疯,心理防线就会变得很崩塌,她没办法理智面对,何况还是在被姬帅这样残忍恐吓的情况下。

    姬温纶紧紧抱住她,清润的嗓音安抚着她:“别怕,掉入深渊不可怕,不管多深我都陪着你一起。”

    江雁声在他怀里痛哭出声,一哭就是许久,慢慢地,哭累了就在小声的抽泣。

    姬温纶抱着她,清冷的眼眸望向了房间里,在不远处的地上躺着的姬帅,俊眉轻皱。

    ……

    雅致的主卧里,姬温纶将昏睡过去的女人动作小心翼翼抱到床上,给她盖好的被子,只露出一张哭惨的小脸。

    江雁声双眸紧闭,浓翘的长睫毛还有泪珠挂着,呼吸终于是平稳了,指尖却紧紧攥在自己的手心,这是没安全感的表现。

    他修长白皙的手指,轻柔的抚平她拧紧的眉心,声音很是沉静:“好好的睡一觉醒来,什么都会忘记,别怕。”

    江雁声此刻是听不见外界声音的,她被催眠睡了,完全抛开了所有的痛苦折磨,巴掌大的泪痕小脸平静,模样很乖。

    姬温纶手指沿着眉心仔细描摹她的五官,女人美在骨不在皮,在这身姿之下,眉眼之间,她美的太柔。

    他指腹碰到了她淡抿的唇角处,不管江雁声是笑,还是不笑,红唇都会有淡淡微笑的弧度,像是在给她饱受折磨的人生中硬加上一丝苦乐。

    “为了家族利益,将两个本不相爱的人以婚姻的方式套住,你是在对命运屈服,还是真的喜欢上霍修默这个人?”

    姬温纶轻叹一声,明明知道此刻她无法回答自己,还是低低呢喃:“经过磨难的洗礼,女人才会拥有更深香气,你会好的。”

    ……

    卧室的门被紧关上,隔绝了外界一切声音。

    姬温纶单手插在裤袋里,缓步走到客厅,看到坐在沙发处自己包扎伤口的姬帅,沉静的声音倏然变冷:“我提醒过你,别去吓她。”

    姬帅阴美的脸庞因为失去了血色而苍白,他笑声却妖娆惑人:“这女人下手够狠,最后我已经放过她,还砸我。”

    “你应该庆幸没真伤她,否则以她的性子,不弄死你都不会罢休。”

    姬温纶正因为太了解江雁声,才出了下策去催眠清除她的部分记忆,否则,这件事给她内心造成不小的阴影,不管是主人格还是第二人格也都会去疯狂的报复姬帅。

    他心底沉怒便升起,走过去,狠狠的踹了姬帅一脚。

    姬帅也让人打,像他和江雁声这种患有心理疾病的人,多少都会有受虐倾向和暴力的潜质。

    疼痛,对于他来说,不是折磨而是类似于某种极端程度的解脱。

    “以后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姬温纶语调冷淡,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他。

    姬帅被踹到地上横躺着,也没起身,等懒散的笑够了,突然出声问他亲爱的好堂兄:“今晚江雁声睡在你的床上,她丈夫的床不是没有人睡了?”

    姬温纶俊美的眉目浮现出冷色,薄唇轻扯陈述着事实:“她丈夫的床无论是哪个女人睡上去,都不会是你,别在自找死路。”

    姬帅脸上的笑容耐人寻味,觉得灯光太刺眼了,将手背覆上了眼皮。

    瞬间的黑暗,让他感到无比的安宁。

    ……

    秒针滴答,夜色越发的静,江雁声是被疼醒的,她红唇微张喘着气,像是在梦中被困了很久,在某个时刻,紧闭的双眸终于睁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