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58章 霍修默不沾女人味,也不占女人便宜
    “啊!”

    江斯微脚上的高跟鞋一崴,眼见着要面朝地摔倒,又被女人给拽住,吓得她脸色惨白,呼吸发急。

    “你发什么神经病!”

    江斯微恶狠狠的将黎昕的手挥开,脸上已经没了做戏的假哭,语气里完全是把她视为情敌来看:“不过是一个没有名分的女人,我那个妹妹有的是手段来折腾跟她抢男人的情敌,你别嚣张的太早了!”

    “你要嫁给霍家二少,还来缠着自己妹夫?”黎昕眉尖微挑,困惑地望着这个气得跳脚的女人。

    江斯微根本不把这个女人放在眼里,挑衅道:“那又怎样,你管得着吗!”

    黎昕凉凉的笑了。

    她视线突然看向江斯微的身后,对前来的交警,语气平淡道:“你好,麻烦你们调查一下这位小姐。”

    交警:“怎么回事?”

    在江斯微没反应过来时,黎昕已经语调很快的把事情口述了一遍:“她用玛莎拉蒂来撞迈巴赫,有意图勒索敲诈的嫌疑,我怀疑这位小姐是碰瓷豪车是惯犯了。”

    交警认不出女人的衣服牌子,却认的出车型,他上前走到江斯微的面前,俨然一副秉公办理的态度:“请跟我们走一趟。”

    “你们没凭没据凭什么带我走!滚开,啊!”江斯微不配合,心中的怒火一再升高,她去拽住黎昕的手腕,死死的。

    “你叫什么名字,想上位好歹也掩饰一下自己满脸的野心……”

    面对她讽刺的质问,黎昕的态度很冷静,将江斯微的手指拿开。

    ……

    “二哥,外面两个女人是不是打了啊。”

    苏湛醉的厉害,眼睛看什么都重影,透过车窗就更看不清楚什么了,他伸长了脖子想去看。

    霍修默面无表情地看着苏湛将脸贴着车窗,长指揉揉眉骨,淡淡沉声道:“等会你自己去开酒店住。”

    苏湛喝的烂醉一手拉着黎昕跟上车,加上一个玩累了睡着的霍光尊,这对于霍修默来说是麻烦。

    苏湛转头回来,探身靠在驾驶座的椅背上,白皙的大手去拍霍修默的肩头,带着点痞痞的邪气:“外面哪个叫黎昕的女人,二哥,我感觉你们看起来挺配的。”

    霍修默敛着眉目淡漠的神色,将肩头的手拿开。

    苏湛不甘心:“江雁声这女人……”

    他话顿了下,半阖着的邪魅眸子带着隐晦之色:“跟二哥不配……我以前对她印象蛮好的,现在想想,还是大哥看女人看的准。”

    霍修默冷睨了他苏湛一眼:“他如果娶的不是裴潆,能嚣张的了几年?这种话下次别再我面前说,也别让她听见。”

    “二哥,我们兄弟情分摆在这……”

    话没说完,便被霍修默一语打断:“看在兄弟情分上,这次我当你是喝醉了无心之言。”

    苏湛盯着他冷峻的脸色,怔怔问:“让江雁声听见会怎么样?”

    霍修默嗓音漠然几分,薄唇轻扯:“你应该问她听见了,私底下会对我怎么样。”

    ……

    江斯微被交警强行带走后,黎昕才回到车上。

    她对这两位身份尊贵无比的男人微笑:“一切解决了。”

    苏湛酒醒了一大半,慵懒地靠在椅背上看着黎昕,气质是冷了点,不过笑起来那张嘴太媚骨,怎么二哥就对除了江雁声以外的女人没了男人的想法?

    他没话找话,跟女人聊着天:“黎昕,你是本宛城的?”

    黎昕微微转头,说话时,视线没有对视上苏湛的眼神:“我户籍在A市,刚到宛城生活不久。”

    苏湛眯了眯邪魅的眼眸,哦了声:“人生地不熟啊?”

    黎昕垂头,指尖将几缕秀发拂到耳后时,红色的唇角勾起了弧度,只是微笑没说话。

    熟的。

    在她的抽屉相册里,装满了从A市来宛城的火车票。

    ……

    霍修默的车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停驶下来,他给苏湛开了房,也给黎昕开了间。

    苏湛先前在车上被霍修默冷脸了,便不敢再造次,等他人走了,他吊儿郎当的靠在柱子前,指尖玩着房卡,远远地望着前方挺拔淡漠的身影。

    过了会,他自言自语一般的说:“我二哥好啊,样貌品行身份都是数一数二,哪个女人要拿下我二哥的心,这辈子是真的走运了。”

    黎昕听见了,漆黑的眼睛看向苏湛,轻声:“他的妻子,不就是很走运。”

    苏湛算是看透了江雁声这个女人,整的自己跟被欺骗了感情一样,冷笑了声:“她何止是走运!”

    黎昕红色的唇轻抿,对于这句话她不好再接下去。

    早就听说宛城是斯家穆少娶了第一美人,让豪门里所有的富豪太太松了一口气,而江家二小姐嫁给了霍家大少,让豪门里所有的名媛千金都伤心欲绝。

    她低眉,望着手中的房卡,心思千万。

    在今晚接触下,霍修默是要比普通的男人多了一份与生俱来的高贵绅士风度。

    不沾女人味,不占漂亮女人便宜,连目光都淡漠的没有温度,黎昕在想,霍修默真的是一个沉敛的道貌岸然君子?还是爱做表面功夫罢了。

    通常越是衣冠楚楚的男人,越能装的男人,实则就越败类。

    黎昕手指根根一下子握紧房卡,心里有待考量。

    ……

    霍修默开车回到都景苑,别墅的灯光全暗,只有路灯点亮了黑夜。

    他脱下西服外套包裹住霍光尊小小的身子,动作很稳的抱着孩子下车,大步走进去。

    二楼左角的一间客房,霍修默将霍光尊安置在里面,过了两三分钟,他长指扯着领带回了主卧。

    偌大的床上,女人单薄的背影侧躺着,面对着窗户方向,霍修默进来后,便看见了她满头秀发披散在两人的洁白枕头上。

    他眉目的淡漠立即褪去几分,把领带扔在地板上,一边解着皮带,一边朝床走去。

    江雁声长长睫毛闭着,睡的迷糊,呼吸均匀细细,突然感到大床重重摇晃了一下。

    吓得她立刻张开眼,还没叫出声就发现有男人高大的身躯伏在她上方,带着亲密的呼吸声。

    脑海中,似乎闪过了什么破碎的片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