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64章 猛男服务
    “在约个男人出来玩呢。”

    江雁声的嗓音柔柔的,却故意刺激着男人的情绪,就是明目张胆仗着霍修默去出差了,惹怒了也一时半会儿跑不回宛城教训她。

    所以,现在江雁声也要让霍修默感受一下她早上憋着的脾气:“你没在家,我一个已婚妇女难免会寂寞呢,找个男人消遣,霍先生能理解的哦。”

    霍修默就算不出声,也能从他压抑的呼吸里知道怒火上来了。

    江雁声说完,自己都笑了:“放心,我会带套的,不会被别的男人搞大肚子。”

    一字一句,都讽刺回去给他。

    霍修默嗓音倏然变沉:“江雁声,你是不是觉得我拿你没办法?”

    “唔,事实如此啊。”

    江雁声说话带笑的样子,而然,实际上她清丽的容颜一丝笑容都找不到:“你要现在买机票回宛城,也是明天见了,我该玩什么男人都玩了一夜了,你拦得住?”

    嘟一声,电话突然被挂断了。

    江雁声浅色唇角凉凉的勾出弧度,看着黑屏的手机挑眉:“这就气的挂我电话了?有本事你以后都不要打来了……”

    叩叩两声。

    车窗突然被敲响。

    江雁声抬头,看过去。

    南浔回来了,才进咖啡厅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就回来了,整个人恍惚着。

    江雁声将手机收起,刚膈应完霍修默心情明显变得好转了,笑着问南浔。

    “怎么啦?那位周姓相亲男辜负了你大老远跑来的苦心?”

    南浔上车,动作机械的去系安全带,半天了,才从中回过神来,伸手去抓住江雁声的胳臂,尖叫:“声声!”

    江雁声耳膜都快被刺破了,让她冷静下:“有话好好说。”

    南浔一脸认真:“我感觉我快结婚了。”

    “……”

    江雁声挽起唇角略带讽刺:“结婚有什么好,男人都是让女人糟心的生物。”

    “可是女人寂寞的时候能玩男人啊。”南浔告诉她:“原来跟我相亲的男人叫周宗儒啊!”

    “嗯?”

    南浔笑的很花痴:“上次古镇录制节目认识的一个优雅绅士,我跟你说过的啊,就是他,就他,也叫周宗儒。

    宛城应该不会有那么多人都叫周宗儒吧?声声,他给我留了一张纸条,说学生出事了就先走了,留了联系方式的!”

    这本来就是南浔为了去警察局接江雁声而迟到了一个多小时,周宗儒先走一步,也情理之中。

    南浔现在满脑子只想着,这个周宗儒是不是她日思夜想的周宗儒。

    江雁声问她:“是你就嫁了?”

    南浔对她勾勾眼神儿:“好说好说的。”

    江雁声唇上慢慢笑开:“我们去喝个小酒庆祝一下?南大美人儿快告别幸福的单身生活了。”

    南浔看破一切,也点破一切:“是你想喝吧。”

    “唔,老公不在家就不能放纵自己一下了。”江雁声长睫毛掩下了眼底淡淡的情绪。

    最近这段时间肯定是活的太压抑了,才让身体里的她经常出来,找个方式发泄下情绪也好。

    南浔发动车子说:“去泡温泉吧,不过别喝太醉,伤身呐。”

    江雁声很傲娇的说:“嗯,我才不喝那么多酒呢。”

    ……

    七点多,华灯初上。

    在奢华的温泉包间内,传来了女人闹腾的动静,就连路过的服务生都忍不住侧目。

    “南浔,我不要做全职太太了,我要回归事业做个女强人,以后一不开心就用钱甩霍修默一脸。”

    江雁声裹着条白色浴巾在胸前,挤出了性感的弧度,秀发也绑了起来,露出的精致小脸红扑扑的,手指紧紧抓着酒瓶子。

    她迷离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慵懒,双唇轻启:“男人最贱了!”

    南浔醉醺醺的趴在池沿,口头上喝几杯,两人的身体都很诚实干掉了几瓶酒。

    她呵呵的笑:“要撕碎男人的底线,他才会乖乖听你的啊。”

    江雁声灌了一口酒,不好喝却能麻醉她的神经:“不要嫁啊,婚姻啊,像一把明晃晃的刀,会杀死你的。”

    “唔,你后悔啦?”

    南浔眯着快睁不开的眼睛,去看身旁喝酒的女人。

    江雁声低声轻笑,喝酒不说话。

    “唔。”南浔细长的食指摇摇:“男人一旦上了中年岁数,颜值和体力都不行了,要嫁就早点趁着他年轻时嫁了,享受他十来年的青春,等我们……唔,四十多岁猛如虎的年纪时,就刚好……

    刚好唔……睡腻了枕边的中年男人了,踹了他,我们去包养二十出头的小弟弟玩。”

    江雁声很讶异看着南浔,过了会又笑了:“听着计划很不错。”

    “那当然了!”

    南浔微微坐直起身,发红的脸上一片正色:“凭什么啊,男人到了中年就可以抛弃糟糠之妻,去找年轻的小姑娘,娶个小娇妻被人羡慕,我们女人,就不能抛弃糟老头子去再追求一次爱情吗?”

    南浔说的很气,眼睛似有泪花闪过。

    江雁声听了安静了很久,呢喃声溢出红唇:“男人女人能在一起不管是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了,都不过是权衡利弊了后的,就连两人白头到老,也只是习惯使然,为了爱情一辈子?不是我们的身份地位能轻易去奢望的。”

    名媛是她们的光环,却也是枷锁在身的负担。

    豪门里不缺被家族推出去联姻的女人,不缺跟联姻丈夫相敬如宾的女人,不缺夫妻俩各玩各自的。

    就连她跟霍修默的婚姻也不过是家族权衡之下决策出来,两人刚住在一起有的是新鲜感,往后几十年里,谁知道……

    江雁声不敢保证她会对霍修默的感情发生什么变化,也没有自信认为霍修默会等她容颜不在后,会不被年轻貌美的女人吸引去了目光。

    这世上,什么都能变的,感情难道就不能变吗?就不能变?

    “声声。”南浔靠过来,脑袋靠在她的肩头,叹着气说:“好烦哦,为什么我们女人这么可怜?”

    江雁声唇角抿笑喝酒,越喝脑海中就越清醒,她没回答,而是说:“这家店卖的是假酒吧?”

    南浔对她媚笑:“不是吧,我喝了身子都软了,哦,听说……还有猛男服务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