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66章 霍修默,你手别摸我腿啊
    监督这个罪名有点大了,黎昕可不想第一次见面就得罪了她老板娘,骗不出去就干脆直说:“太太,霍总就在外面。”

    “外面?”

    江雁声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的,睁着迷离的眸:“怎么可能,他今天带了秘书出差的……还带上了杜蕾斯去呢。”

    黎昕眼中闪过了一丝诧异,不用多说就理解透了,男人出差没老婆跟还带了生计用品是想做什么。

    江雁声身姿慵懒的靠在椅子上,眉眼间流溢出了一丝丝妩媚,她玩着自己白皙柔软的手指,没了婚戒,看起来顺眼多了。

    ……

    黎昕找来女服务生将温泉沿的另一个女人扶起来,用浴袍裹紧了,还盖上薄毯,才去通知霍修默进来。

    江雁声左右是骗不出去了。

    霍修默早就料到会是这个结果,迈着长腿进房间时,五官表情依旧淡漠,他目光扫向了躺着动也不动一下的女人。

    江雁声黑色的长发还湿漉漉贴着,白色浴袍的衣带松了,微微有些凌乱敞开,若隐若现看清她胸前的柔软和纤细的腰肢,以及一双曲线匀称的美腿。

    这副娇媚的姿态,霍修默看了眼神发沉。

    他大步走过去,动作好似带着一股怒意扯着她的浴袍穿好,系衣带的时候,直接被她打了死结。

    黎昕接过女服务生捞上来的婚戒,走过去:“霍总,这是太太不小心掉到了温泉池里的婚戒。”

    黎昕无疑是在给江雁声打掩护,把戒指放在矮茶几上。

    霍修默周身气场强大冷峻,看到婚戒,沉声开腔问:“不是她扔了?”

    黎昕:“……”

    看来霍总还是很了解自己老婆的。

    她冷静回答:“是醉得太厉害,手滑了。”

    霍修默将婚戒没戴回江雁声手指上,而是藏在裤袋里,命令黎昕:“明天她找你问戒指,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黎昕站在一旁看着霍总将酒醉的女人抱在怀中走出去,心里想,怕是江雁声明天根本连提都不会提一个字。

    ……

    南浔被交给李秘书安置,黎昕上车。

    车开了一路,江雁声低垂下的浓翘睫毛轻颤,恍惚的眼神看到了男人大腿上的黑色修身版西裤,她稍微动了一下身子,腰间就被强劲的手臂给勒紧了。

    江雁声从酒醉中缓过来,有点清醒了。

    她慢慢的抬起头,看到了男人英俊熟悉的脸部轮廓时,迷茫的问:“你谁?”

    霍修默低首,深冷的目光就落在她娇媚的脸蛋上,隐忍着火气,反问她:“你希望我是谁?”

    江雁声依靠在他的胸膛前,迷离的眼神像是思考,很认真的在想,也一脸认真说:“只要不是霍修默就好了,别的男人无所谓的。”

    密封的车内温度仿佛降了好几度,司机和坐在副驾驶座的黎昕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听多了,会遭殃。

    霍修默脸色阴沉,眼底盛满了深冷的寒意。

    江雁声轻笑着仰头,红唇朝他耳朵吐气:“生气了?我知道你是啊,怎么回宛城了呢?”

    听着语气,还惋惜的样子。

    霍修默冷嗤讽刺她:“怎么,没给你出轨的时间?”

    “唔,给了给了的。”江雁声眯眸浅笑的样子很妩媚:“上个床又不要多少时间,一两个小时都能完事几回了。”

    “江雁声,你要惹我发火?”霍修默放在她腰肢上的大手力道陡然加重,像是要捏碎了她一样。

    江雁声吃疼皱眉,听见他压抑着怒气的嗓音响起:“一天不管着心就野,等回到家,你别给我喊哭。”

    这架势,是要收拾她了。

    江雁声眼睫毛垂下静静的,心里谁委屈了谁最清楚,她突然去移开男人的大手,不要他抱了。

    霍修默手臂扣住她腰肢,凶了她:“还作?”

    江雁声蓦地看向他,抿起的红唇一丝报复冷笑,冷不了的说:“霍修默,你手别摸我腿啊。”

    车轮一打滑,司机差点失误,幸好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江雁声却脑袋撞到了男人结实的胸膛上,也不知是撞疼了额头委屈了,还是压制的情绪上来,眼角红红的,故意去败坏他:“把你手从我浴袍里拿出来。”

    司机认真无比的开车,竖着耳朵听。

    黎昕表面上无比的淡定,看向窗外的景色。

    后车厢发生了什么事,坐在车前面的要猜,八成是夫妻之间的亲密事,没想到霍总看着衣冠楚楚的,会这样去欺负一个酒醉的女人便宜。

    没一会儿,又听见江雁声含着哭腔在控诉:“你女人玩了几个了?摸腿的动作真熟练的呢。”

    霍修默深眸冷冷地盯着这个胡言乱语的女人,沉声让司机把车靠边停,全部都给他下去。

    江雁声也要下去,却被拽了回来。

    车门一关上,车厢里只剩下她两人。

    霍修默大手紧紧握住她手腕,将人拽了过来,没等江雁声叫,就把她的衣袍从正面扯开。

    衣带绑紧的缘故,没完全扯下来,也把她扒得暴露出了纤美的后背。

    江雁声气的身子颤抖,双手用力去推他:“霍修默,你有病是不是,放开我。”

    霍修默也没阻止她打自己胸膛的动作,修长的大手扣住她的头,穿过了湿漉漉的秀发便压向了自己。

    他薄唇粗鲁的吻她,重重碾压着她的唇瓣。

    江雁声吃疼声溢出唇齿间,都被他堵了过去,薄烫的长舌强势要撬开她的牙关。

    这种负距离的亲密,让江雁声心生了无端的委屈,他不是连碰她的东西都嫌弃,这时候就不嫌弃她这个人了。

    “你滚开……”江雁声酒醉被他惊的散去一大半,手脚却发软的厉害,这点挣扎根本就不被男人放在眼里。

    霍修默气息粗重,大手摸进了她的浴袍里:“嗯?如你所愿摸你了,还跟我闹什么?”

    江雁声坐在男人的大腿上,清晰的察觉到他肌肉在紧绷,从身躯散发出的热量像会烫伤人,再这样下去恐怕真会被他压在车里上一次。

    她心颤着,让自己平复下激烈的情绪,声音细哑开口:“碰我,还委屈你了是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