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67章 哄她。
    封闭的车厢内,温度因为两人的纠缠而升高,昏暗的光线营造出了极度暧昧的气息。

    霍修默深沉的眸子直直的盯紧了她。

    江雁声被迫坐在他腿上,一件白生浴袍被扯的松松垮垮在身,优美的曲线被湿漉漉长发挡了几分,看着还是异常的妩媚勾人。

    她忍不住问出这句话后,都沉默了。

    江雁声一双迷离的眼眸里开始发红,有泪光,心尖上被各种滋味缠绕了无法挣脱。

    霍修默突然作势要亲下来,没有任何预兆的。

    江雁声静静地避开了,吻落在了她白皙的脸颊上,带着他炽烫的气息。

    霍修默又无声的再次吻了下来,眼神里透着很隐晦让人看不透的情绪。

    江雁声不愿意去看他,把唇瓣抿的紧紧的。

    ……

    黎昕和司机在外吹了半天的夜风,才上车。

    她关车门的时候,眼尾的余光无意间扫向了后座,此刻的江雁声好好穿着白色浴袍靠着椅背休息,还外披着男人的西服,浓翘的长睫毛闭着没动静。

    霍修默则是坐在稳沉的坐着,英俊的脸庞表情冷漠,西服没了,领带也解开了,衬衫纽扣倒是每一颗都整齐的扣着。

    车内气氛怪异极了,谁都没开口说一句话。

    二十分钟后,到了都景苑别墅。

    江雁声被抱下车,她很平静也不闹被裹在男人西服里,听见黎昕提醒霍修默行程改成了明天,让他务必要早上七点去机场。

    霍修默应了一声后,就抱着她走进别墅了,上楼也就一会儿的功夫,这个点佣人都入睡,安静的听得见彼此呼吸声。

    江雁声很快就被放到了床上,她长睫毛轻颤刚要睁开眼,就发现霍修默压了下来,高大的身躯几乎把她完全笼罩住了。

    他的气息带着侵占性让人感到很危险,慢慢的逼近她。

    江雁声以为他想亲热,便抗拒的想伸手去推,谁知,却听见霍修默低首,薄唇贴上了她的耳朵,用哄慰的语气问:“喝酒吗?”

    江雁声蹙着眉看他,小脸还有些茫茫然的。

    霍修默说话的气息她的脸颊,很沉:“家里珍藏了不少名酒,平时也没见你去拿出来喝,就这么爱去喝外面的?”

    哦,原来是要跟她算账啊。

    江雁声不想听他说教,选择闭上眼。

    霍修默起身,一手扶着女人纤细的后背,将她抱起坐在床沿。

    江雁声又睁开了眼眸,静静地盯着他不说话。

    霍修默大手去揉她半湿不干的长发,难得露出温和的一面,语气很是低沉:“我珍藏了一瓶百年红酒,一年多前在国外花了高价拍下的,就在酒库里,给你喝好不好?”

    这会儿的霍修默浑然没有了冷峻的气场,也没有沉着脸,就跟大人哄小孩子一样。

    仿佛是跟她说:乖,叔叔给你吃颗糖好不好?

    江雁声心里也不知道是委屈了还是难受了,眼角又开始发红,被他冷落了这段时间里,她知道上次手腕伤口的谎言可能被他看穿了,对她就有了抵触的情绪,才一直都在忍着。

    霍修默现在温柔点对她,江雁声就委屈巴巴的,想忍着会很辛苦。

    她低垂下眼睫毛,不想让男人看见她的泪意,故意支开他:“哦,那你去拿吧。”

    “乖乖坐着。”

    霍修默起身,去给她毛巾擦头发,然后才走出房门。

    江雁声坐在床沿低着头,白皙的手指攥着毛巾往眼睛擦去了,将快溢出眼角的泪珠都拭去。

    霍修默很快就回来,他从酒库里的一面墙上的酒架上,拿了三瓶酒精度级高的红酒,又取出了高脚杯,然后上楼进卧室。

    他把门关上,也没开灯。

    江雁声是一直坐着都没移动的,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膀的两侧,仰头看他时,把洁白的小脸衬得很无辜。

    霍修默将三瓶红酒都搁在床头柜上,动作优雅的打开一瓶,然后倒入了高脚杯中,递给她。

    “先尝尝这瓶。”

    江雁声伸出手,接过去了。

    她看霍修默打开另一瓶也给自己倒了杯,身躯朝她身旁坐下,两人就这样在床沿前挨着。

    江雁声视线扫了一眼他,又回到了红酒上,抿了口。

    霍修默深沉的眸子低低注视着她的侧脸,看到了女人微微翘起的唇角,明知故问她:“好喝吗?”

    江雁声白皙的手指握着高脚杯,慢慢的摇晃闻着释放出来的浓郁香气说:“口感不错。”

    “尝尝我这杯。”霍修默把手中的给她。

    江雁声伸手接了过来,一手握着一个高脚杯喝,点着头,终于红唇白齿的笑了。

    霍修默看她喝的开心,等喝完了又哄着她再喝一杯。

    “我跟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江雁声抿了口酒,睁着漆黑的眼眸看他:“什么?”

    霍修默将两人的枕头垫在腰身后,他慵懒地靠在床头,一边看着女人,薄唇勾了勾,嗓音随意:“我在国外求学过几年,当时跟斯穆森他们一起住。”

    “嗯。”这个江雁声是知道的。

    宛城也没有名媛是不知道霍修默跟斯穆森他们的兄弟情了,听说年少时就混在一块,没有什么富家子弟能轻易融入的进去,关系铁的都让人惊叹。

    霍修默的长指去撩她微湿的发丝,跟她说:“说住在一起也就是白天各忙各的,只有晚上会碰面,我和斯穆森在国外那几年很忙,没时间去交女朋友,徐慕庭又三天两头跑会宛城,一心被他妹妹牵着,也只有苏湛时间最多……”

    江雁声听见苏湛两个字,不自在的低下头,喝着酒。

    霍修默看她喝完一杯又倒一杯,存心没阻止,嗓音低沉:“苏湛跟我们住的时候,很喜欢每晚在客厅打电话给女朋友,公寓格局不大,房间里我们都能听见。”

    “他……”江雁声的声音发涩,手指拧紧了高脚杯:“苏湛是故意虐你们这些没女人的?”

    霍修默低低的笑,嗓音缓慢的响起:“也不知道他发什么神经,每晚一打电话就是半夜三更结束,聊的很嗨,我们白天做事晚上要休息,虐是没虐到我们,不过有点忍不了他。”

    江雁声问:“所以,你们三个做哥哥的……群殴他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