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72章 怕你在家找野男人
    霍修默就在门口。

    他肩宽腿长的堵在了她前面,修长的手指从裤袋里掏出烟,眯着深沉的眸子点烟动作,说不出的雅痞。

    江雁声踉跄后退两步,手扶住了洗手台。

    霍修默迈步进来,还反手把门给锁了。

    隔间男女还在亲密,江雁声就怕他动机不纯,双眸里闪过一丝羞意,咬唇:“你干嘛。”

    “终于会理我了?”霍修默薄唇轻扯,没压低声。

    江雁声看到了他眼底深处跳跃的危险意味,随着一步步的逼近,两人身体的距离挨的很近,男性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她脸好像更烫了,警告他:“你别乱来。”

    霍修默薄唇微微勾起,俯首,说话气息携带着香烟味洒在她脸颊上:“进来抽个烟也是乱来?”

    “谁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江雁声要站直走人,腰间就被他修长的大手扣住,给暧昧的压了回去。

    她腰后就是洗手台沿,前面又是男人挺拔的身躯强势压着。

    这种暧昧的气氛很容易发生点什么,江雁声双眸瞪着他:“霍修默,这里是在飞机上……”

    “我又没做什么。”

    霍修默淡淡打断她的话,还从裤袋摸出打火机点烟,另一只手臂悠然自得的圈着她的身子,是没做什么,就是不让她走。

    隔间还不断传来了男女做那种事时的享受声,听得江雁声无比尴尬,咬唇,无声的去推他的胸膛。

    霍修默抽了一口烟,低首,薄唇靠近时暧昧的摩擦着她发红耳朵:“你听了心痒了?”

    “你!”江雁声要骂他,话到口中一顿。

    她抬起头,讶异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半天都说不出字来。

    霍修默先把烟抽完了,大手突然扣住她的后脑勺,薄唇重重朝女人微张的红唇压了下去。

    他的唇舌很烫,强势抵了进来。

    江雁声不敢叫出声来,怕被人听见也怕打扰了隔间的男女,只能喘着气,指尖揪紧他西装也不知道是推人,还是在抱人。

    霍修默没深吻,可是这种唇齿交缠的吻更惹人受不住,嗓音从喉咙深处溢出,低哑在笑:“硬了!”

    江雁声想骂他不要脸,突然隔壁传来男人吼声,还在喊:“哦天,我的第一次太美妙了。”

    不知为何,她尴尬又莫名的想笑。

    霍修默眸色发深,盯着她微微翘起的唇角,又忍不住想亲下来。

    江雁声手心捂住了他嘴,轻摇头。

    “那我怎么办?”霍修默低声问她:“你帮我消下去?”

    帮?

    这要怎么帮他……

    江雁声茫然了一阵,当看到男人视线直直盯着她手的时候,眉心皱起,用力推他:“你想也不要想。”

    她一时没控制声调,隔壁瞬间静了。

    很快,有女人惊吓到声音传来:“天呐,隔壁怎么有人……”

    紧接着就是男女在慌乱的整理衣物,还时不时传来用英文腔调的骂人声,大概内容就是隔壁偷听墙角的人不道德,遇上这事不走人,还听了全过程。

    江雁声还是一次被人骂了不还口的,双眸闪烁着羞恼瞪霍修默:“都是你……”

    男人笑得慵懒,在这密闭的空间里他眸子里的眼神越发的深暗起来。

    江雁声被他看的头皮发麻,小脸没了表情,推着他说:“我要出去了。”

    霍修默修长的大手把她拽了回来,压在了洗手台前,低首,薄唇扫过她白嫩的脸颊:“你出去了,我怎么办?”

    江雁声低着头,唇瓣抿起:“你自己动手啊。”

    “我有你,我为什么要自己动手?”霍修默的逻辑没毛病,有女人不用,他又不是蠢的。

    江雁声咬字提醒他:“你别忘了我们还在吵架!”

    霍修默被她一说像是想起来了,嗓音覆盖了层低哑的笑:“嗯,那我应该来强的,才符合我们现在冰冷的关系。”

    江雁声心底蓦地慌了,双眸颤抖:“你。”

    她话没说完,外面突然有人敲门,是空姐的声音,在说有一位先生和小姐举报她和霍修默在厕所里办事,来提醒她们要文明用厕。

    “……”

    江雁声有点不能忍了,这年头还能这样栽赃陷害?

    “都被误会了,不如坐实了来一次?”霍修默大手抄在裤袋里,身形慵懒地靠在墙板上,没有丝毫的尴尬,不知道多从容不要脸的。

    江雁声很气说他:“你没听见空姐叫我们要文明用厕?”

    霍修默的眼神透着戏谑的光芒,打量她的身段都跟在视奸似的:“我们哪里不文明了?”

    “……”

    是哦。

    就是让她用手帮他而已呢,还一本正经的模样,都不知道脸字怎么写。

    江雁声懒得理他了:“我要出去。”

    霍修默低低的注视她板起的小脸,明知故问:“生气了?”

    江雁声先转身拧开水龙头洗手,又把指尖的水珠擦干净,对他说:“你先别出来,等我走了过几分钟……”

    霍修默就看着她自欺欺人,薄唇勾着很微妙的弧度。

    江雁声深呼吸,压下心底的羞意,开门走出去,不过又想到了什么,顿住了脚步,转头问他:“霍修默,你为什么出差要带我?”

    霍修默点了一根烟,眼眸隐藏着隐晦的情绪被烟雾絮绕,让人看不清,半天,他嗓音从喉间溢出:“怕你在家找野男人,信不信?”

    ……

    江雁声先独自回到座位上,黎昕盖着毛毯闭着眼睛休息了,她动作刻意放轻坐回去。

    现在是看谁都尴尬,都有举报她跟霍修默在卫生间办事的嫌疑。

    也不知道是哪对男女,报复心这么重。

    江雁声扯着毛毯包裹住自己也浅眠一会儿,大约过去半个钟头,霍修默才从厕所里出来,坐回她身旁时,身上带着股浓郁的烟味。

    一个男人在厕所待超过半个小时,会做什么,猜都能猜的到了。

    江雁声闭着眼睫毛假装睡觉,过了会儿,有只修长的大手伸到毯子里,去摸索着她的手。

    江雁声不动声色的移开,才不要跟他牵呢。

    他肯定刚打完飞机的。

    霍修默黑眸微微眯起,察觉到她在躲,修长的手指突然去挑起她裙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