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73章 江雁声是正经的,还是不正经的?
    江雁声腿上传来了男人指腹灼热的温度,暧昧异常的摩挲着她细腻肌肤。

    她蓦然睁开眼眸,看向他。

    霍修默的坐姿优雅随意,穿着正式精贵的西装,领带好好系着,线条一丝不苟,怎么看都像个上流社会格调很高的绅士。

    谁会想到,这只是表面样子。

    私底下,他一只大手正伸到她裙摆下去。

    要不是黎昕还睡在身旁,江雁声早就炸毛了,要笑不笑的对男人说:“霍先生,你不累吗?”

    霍修默深眸看着她笑颜动人的脸蛋,声线压低问她:“什么?”

    江雁声清晰地感觉到男人长指往她腿侧摸了,毯子下她伸手去摁住,倾身朝男人靠过去,用旁人听不见的音调咬牙说:“我看你一个人在厕所待很久的样子,怕你手酸呢。”

    霍修默薄唇溢出几个字:“你给我揉揉?”

    “你要不想我大庭广众下喊你调戏女人就规矩点。”江雁声将他的大手拿出来,一双清丽的眼眸带着警告之色。

    为了防止霍修默还来摸她的手,就放在了毛毯上。

    女人脸皮薄,以为这样他就没法去握她手了,然而,却不曾想的霍修默深沉的眸光会在她纤细柔软的手指上停留住。

    下一刻,便听说他问了:“你戒指呢?”

    江雁声手指僵住,心底有股不好的预感,她愣怔抬头,对上男人精锐的目光。

    戒指呢?

    她也想知道去哪儿了。

    在霍修默淡漠眼神的打量下,江雁声牵强的扯唇说:“哦,放家里了。”

    张口,就没一句真话。

    霍修默都看透了她本质,先没揭穿,而是问她:“不是不许你摘下来。”

    “我又没扔了,你凶什么。”

    江雁声先发脾气为了堵住男人的嘴,当下就扭头懒得跟他说话了。

    霍修默看她装,修长的手指从裤袋里拿出一枚女人细戒,把玩着。

    江雁声看旁边男人安静了,还有点不适应,等转过头茫然的去看。

    一枚熟悉款式的婚戒,闯入了她视线。

    霍修默盯着她,薄唇噙着几分冷意,重复她刚才的话:“你放家里了?”

    江雁声尴尬的同时,也有点生气:“你什么时候把我戒指拿走?”

    还要假得不行,问她戒指呢。

    霍修默挑着眼皮,淡淡开腔陈述她的恶行:“某个已婚妇女趁着丈夫出差不在家,就约了朋友去泡温泉,喝的烂醉把婚戒都掉没了,霍太太,你说她是不是欠男人收拾?”

    江雁声也不甘示弱,讽刺回去:“谁叫她没男人爱呢,只好去找别的男人爱了。”

    “哦,她去找了谁?”霍修默凝望着女人的眸光,逐渐的深沉且认真。

    江雁声心头能感到一丝压迫感,小脸却很平静,红唇轻启:“谁对她好,就跟谁过啊,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要问。”

    她说完,便裹了裹毯子睡觉,不再理他了。

    霍修默没在来骚扰,也没把戒指还给她,江雁声闭着眼睛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两下。

    她指尖去摸自己无名指,空落落的。

    下了飞机。

    一行人走出安全出口,当地接头人带了数十名保镖过来,姓安,跟霍修默很热情握手打招呼。

    江雁声一袭绯色长裙,秀丽及腰的长发披肩,气质年轻清丽,站在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身旁,很是有名媛范儿。

    跟穿着职业套装的黎昕来比,一看就不是跟来工作的。

    所以安总一时间也不知道这位该怎么称呼,是正经的,还是外面那些不正经的?

    霍修默从钱夹子里掏出了一张卡递给江雁声,淡漠道:“先跟黎昕回酒店洗个澡,自己打发时间,晚点接你去吃饭。”

    江雁声早上不情愿陪他出差,她连行李都没带,换洗的衣物也要去买。

    她不跟他矫情,拿卡就走了。

    安总看到这幕,心里有数了。

    他恭敬对霍修默说:“霍总,请,乔总已经在等候您。”

    ……

    回酒店路上,江雁声其实跟黎昕没什么语言交流,霍修默的秘书她只熟悉李秘书一人,对黎昕陌生的很。

    加上黎昕又是副冷冰冰的模样,只有说话微笑时才会有些亲切感。

    快到酒店时,江雁声才问了:“你们霍总昨天为什么不出差?”

    黎昕目光平静看过来,想了想说:“霍总临时决定带太太一起出差,才改了行程。”

    江雁声有时候感觉霍修默老怀疑自己会出轨,这次更明显,连出差三天都要把人给看在身边了。

    而且,脾气还时好时坏的。

    她对黎昕说:“跟在霍修默身边,挺辛苦的吧?”

    黎昕:“太太更辛苦。”

    ……

    宛城这边,南浔一夜酒醉下来,睡到了次日下午。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来的,酒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家里的大床上了,脑袋胀痛还晕。

    她下床,揉着头发走出卧室。

    南浔先去厨房拿瓶水喝,眼角余光看到厨房堆了三个垃圾袋,是她一直没空扔的。

    唔,会臭掉了吧?

    她放下水瓶,晕乎乎的提起出门扔。

    这栋大厦一层有十几户人家,每层都有绿色垃圾桶,她走几步路就到了,扔了垃圾又往回走。

    南浔俏丽的小脸还有些恍惚,醉的不清,下回谁还跟江雁声去酗酒谁是傻子。

    那女人,酒量没几个男人能搞定。

    她食指揉了揉自己发疼的太阳穴,在家门口停下来,伸手去按密码。

    叮一声。

    门开了。

    南浔走进去,将门反手关上。

    光线瞬间就被隔绝了,只能昏暗地看清玄关走廊的路。

    她被胸衣勒的慌,把手伸到衣服里去扯出来,不被约束的感觉让南浔舒了一口气。

    那件蕾丝的性感内衣,也被她随手一扔。

    仿佛是在空中划过了一道弧线,精准的砸在了男人膝盖处。

    客厅的窗帘被拉上的,昏暗的环境有开一盏落地灯,放着轻音乐在安静的空气流淌。

    还挺好听的。

    南浔指尖卷着淡蓝色吊带的衣角,已经掀开,露出了一截白皙的纤腰,然后脱下又是一扔,要弯腰脱裤子时,突然迟钝的反应过来了不对劲。

    她抬眼,茫然的看向面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