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75章 我有资格教训第三者!
    女人高跟鞋声踩在幽静的餐厅很悦耳动听,也间接性地打断了乔偲偲搭讪霍修默。

    她仰头看去,刚好看见一个极具气质的清丽女人走来,就明目张胆地坐在了霍修默的身旁椅子上。

    “这位是?”乔偲偲眼睛圆瞪。

    “我爱人。”霍修默没过多介绍江雁声的身份,一句爱人就足以了,他修长的大手去握住女人的手,在大庭广众之下也没有避嫌。

    “你迟到了,嗯?”他语气低沉看似训她不守时,实则听了更像是对女人纵容的宠溺。

    江雁声唇角轻袅袅含着淡笑,给出了很走心的解释:“买的有点多,抱歉。”

    霍修默知道她一下午花了不少,跟人谈项目时手机隔十几分钟就收到一条刷卡短信。

    他修长的手指揉揉女人手心,淡漠的语气是对乔总父女说:“她被我宠坏了,不要介意。”

    “女人都是这样,我家的一逛街没把商场搬空都不甘心。”乔父笑的很客气。

    他之前态度放任女儿跟霍修默交流,是看在这位新的合作人在宛城的势力。

    如果他与女儿会发展一段感情,也乐享其成。

    不过,看霍修默对自己老婆的态度,乔总心里有数自己女儿是没有机会了。

    比起乔总的洒脱,乔偲偲却把脸拉了下来,年纪小还不懂得隐藏自己的情绪,看见霍修默原来是有老婆的,很不高兴的说:“安总还说霍先生没带太太过来呢,怎么又冒出来一个爱人呢。”

    她说这话时,挑衅地去看江雁声。

    潜台词无非就是质疑江雁声的身份,爱人这个称呼是对妻子的,但是说不定男人是为了哄情人开心呢,对外也自称是爱人。

    江雁声平静的眼眸对视上乔偲偲,柔美的眉间浮现出了轻慢的讽刺:“可能是他看你天真,哄你玩的吧。”

    乔偲偲横眉一瞪,还想说。

    “偲偲!”乔总及时叫住她。

    乔偲偲不甘心咬唇,却也没在说了。

    服务生将菜都上桌,两个女人安静用餐没说话,只有霍修默跟乔总交谈的声音。

    江雁声一盘鹅肝吃的很慢,没有胃口的样子。

    她低垂着眼眸,手中刀叉有一下没一下的切着,对面的乔偲偲却吃的很享受,一手握着红酒想去跟霍修默碰杯。

    江雁声看见,突然去对霍修默说:“我想吃牛排。”

    霍修默淡漠的视线看过来,注意到了她盘子里的食物几乎没动,他直接将自己盘子切好的牛排给女人推了过去。

    乔偲偲举杯的动作,尴尬的又放了下来。

    两个女人的战争总是这样防不胜防就开始了,吃到中途,霍修默起身去厕所抽烟,乔总也跟着一起去。

    乔偲偲姿势标准优雅的切着鹅肝,举止间透入着高人一等的尊贵感,故意要去惹眼前的女人:“霍太太不太习惯这些上流社会的礼仪吧?”

    乔总在当地算是数一数二的富商了,乔偲偲自小就知道自己父亲有多富裕,只要看门户没自己高的名媛,都觉得是个农民。

    她左右看霍修默妻子顶多就是一个普通名媛,用餐最基本的守时都做不到不说,还连鹅肝都吃不惯。

    江雁声秀眉没皱一下,端着酒杯浅抿了口。

    她润喉完,才淡淡说:“乔小姐的待人礼仪确实让我不习惯。”

    乔偲偲听的懂她讽刺,先忍着脾气,宛如恩赐一般对她说:“我看你家没什么钱吧,怕是接触的圈层都很低?

    霍太太打算在这里玩几天啊,看在霍先生的面子上,我可以让你接触一些高端点的圈子。”

    江雁声看她将名媛的价值简单粗暴跟家庭外表拴在一起,本来不想跟这个年轻的女孩计较,这些话听了实在刺耳,她漫不经心的语调问道:“是吗?不知道乔小姐的高端圈子里名媛们都对社会做出了什么贡献?说说让我仰慕一下。”

    乔偲偲一时间卡住话,说不上来。

    在她圈子里的朋友都是过着高级奢侈生活的富家女,不注重什么对社会的贡献,怎么享受生活才是她们该关心的。

    江雁声唇瓣勾了起来,笑意很冷:“我认识一个有才有貌的名媛,她在社会上地位很高,也热衷于慈善事业,人美又善良,我想要论起格调高的名媛,非她莫属呢……

    也不知道宛城高级的名媛和乔小姐有钱的名媛察觉在哪里?”

    乔偲偲被问的哑口无言,愤恨的瞪着眼前浅笑轻慢的女人,她年纪小却不是没有脑子。

    怎么会听不出来江雁声字字都在讽刺她的举止行为宛如是被暴发富养出来的。

    “说到钱?”

    江雁声喝完杯子的红酒,对眼前的女孩说:“姐姐我今天给你上一课。”

    她招手,让服务生过来。

    乔偲偲看着江雁声把卡给了服务生,以为她是想去买单来显摆自己有钱,冷哼:“一顿饭钱谁没有?”

    在说了,这花的都是霍修默赚的吧。

    江雁声唇角带浅浅的笑,问她:“你问安总我家先生有没有带妻子过来,那就是事先去打听过他的家室了。”

    说是质问,语气却无比笃定。

    乔偲偲讨厌矫揉造作的女人,向来想什么说什么,也是被骄纵的无法无天了:“少站在圣母婊的道德高点跟我说插足别人婚姻不对,在我眼里,爱情才是最神圣的。”

    江雁声看她摇头,年纪轻轻就连做女人最基本的道德底线都丧失了,这个女孩在长大几年成为一个成熟的女人,不知道是要祸害了多少人的婚姻。

    乔偲偲感觉自己被江雁声轻视了,有点生气:“你也没资格不允许别的女人欣赏你的丈夫吧,他是跟你结婚了,又不是你的专属物。”

    江雁声眼角眉梢挑出冷色的笑意:“但我有资格教训第三者啊。”

    这时,服务生提着一个黑色手提包走过来,附带卡递还给了江雁声。

    “霍太太,这是你要的。”

    江雁声浅笑颔首:“辛苦了。”

    手提包被女人纤细的手指拉开,从里面看到了一叠叠的钞票,很壮观的一个画面。

    江雁声抬眸看向对面的乔偲偲,轻柔的声音溢出红唇:“都给你好不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