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81章 戳中了男人伤疤!
    江雁声纤细的手臂搂住了男人的腰,睁着红肿的眼眸,看着他重重皱起的眉宇:“我就感受一下,你还好吗?”

    霍修默眸色沉沉的,再怎么也不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他此刻胸腔内翻滚着强烈的情绪,手臂忽然收紧,将她压在了身躯下。

    江雁声看他突然低首,薄唇吻住了她的脸颊,沿着曲线一路亲下去,气息薄烫。

    她想,是不是戳中了男人心里的伤疤了?

    “你觉得我有反应?”

    霍修默的吻停留在她脖子上,呼吸喘息,挺拔强健的身躯跟她紧紧贴着,要真有正常男性该有的反应,江雁声早就感受到了。

    她心有点凉,眼角酸涩难忍又想哭了:“对不起,霍修默……”

    “我现在对你硬不起来,你是不是要跟姬温纶跑了?”霍修默大手扣住她泪痕的脸蛋,强迫女人看着他说。

    江雁声无法置信:“你怎么会这样想?”

    霍修默薄唇紧紧抿着,像是压抑着什么阴戾情绪:“江雁声,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江雁声咬住了自己舌尖,在他沉声逼问里,清丽的脸上有几分发白。

    “我……”她被男人精锐沉色的眼神盯着,艰难的启唇,说话时内心都是在颤抖:“我跟姬温纶谈了三年。”

    江雁声此刻是顺着身体里另一个她的话来接下去,一个谎言就需要十个谎言来圆。

    她能清晰感受到霍修默这具男性身体在紧绷,英俊的五官变得阴沉如水,在努力克制住怒意一般。

    “我跟姬温纶是精神上的恋爱,没有发生肢体关系。”江雁声补救先前的话,咬定了跟姬温纶的关系只是前男女朋友,没有别的。

    霍修默也没说信不信,轮廓分明的五官透着冷峻之色,薄唇冷冽扯动:“谈了三年他连碰都不碰你一下?江雁声,他也不举?”

    江雁声发现这男人自己不行了就心理变态了是不是,说话要这样恶毒吗?

    “我都说了,精神上的感情交流!”

    “哦,你都跟他交流了什么?”霍修默冷嗤了声。

    有种嫉妒的情绪在他胸口蔓延开,想到她可能还有个前任男友就糟心的不行。

    江雁声知道说多错多,果断选择闭上嘴,讨好的伸出小手去摸摸男人的下巴:“跟姬温纶是过去了,跟你霍修默才是将来,不管你以后……我都不会离开你的。”

    霍修默看她烦,从女人身上下来。

    江雁声连忙黏了上去抱住男人的后背:“你又怎么啦?”

    霍修默深沉的眸子斜视女人的小脸,想捕捉她的一丝变化,薄唇扯动:“江雁声,你发个脾气我看看?”

    江雁声心里说不出怪异感,一时间不说话了。

    两人在对视,打量着彼此,最终打断这僵硬气氛的却是门外的护士。

    “霍先生。”

    一个金发的护士小姐敲门进来,笑容很养眼:“你的主治医生让我过来,帮你身体做个全面检查。”

    说是全面检查,其实就是看他举的起来没。

    霍修默把黏在身上的女人推开,没在去看江雁声,对护士小姐慵懒的应了声。

    江雁声眼眸一颤,看着男人英俊的侧脸。

    护士小姐微笑,推着车子走了过来。

    她把东西都准备的齐全了,还将手给清毒,这一套动作下来。

    江雁声看了皱眉,用中文问霍修默:“你让外国女人给你***,是不是很刺激?”

    霍修默修长的手指在漫不经心地解着裤带,不过半天也没解开就是了,视线扫了一眼女人冷下的脸色,薄唇溢出低哑的嗓音:“你来?”

    这不废话吗?

    江雁声本来就是善妒,怎么也无法容忍别的女人一双手往她男人裤子里伸。

    她冷冰着语气,用标准的英文腔调拒绝了护士小姐的帮助。

    护士小姐露出很惋惜的表情,也直白的说霍修默尺寸应该不小,她想见识一下,对于这方面没有羞涩掩饰。

    江雁声下床把被子往男人的身躯一盖,对护士说:“请你出去。”

    护士小姐看她强硬的态度,只好走人。

    霍修默慵懒的靠在床头,敛起的眸子盯着江雁声吃醋的模样,有一丝的愉悦感。

    等她转过身来,又瞬间恢复的阴沉的表情。

    “我给你……”江雁声也学得有模有样的去洗手,打算往霍修默的裤子里摸,看看反应怎么样。

    那一双白皙秀气的小手很美,指甲没染颜色,透着健康的粉色。

    霍修默平时没少揉她的手,就是邪恶的没往自己裤裆里塞而已。

    他眼神无声无息的变复杂了,跳跃着某种火光,可是身躯下又一点反应都没有。

    江雁声咬咬唇,在床沿坐了下来,一边无辜睁眼盯着男人的脸色,一边将手悄然的往被子里伸去。

    ……

    半个小时后。

    “怎么会这样,呜呜……”江雁声双手紧抱着男人的腰,将哭泣的脸蛋贴着他结实有弹性的腹肌上,哭的不能自己。

    霍修默英俊五官的脸色也不好看,被江雁声滑腻温软的手指伺候了快半个小时,明明他有冲动,可是身躯却给不了反应。

    这让女人心里崩溃了,抱着他痛哭起来。

    “你是在为我哭,还是为你将来的性福哭?”霍修默看她哭得一抽一抽的,不知道多可怜。

    江雁声眼睛红红,抿着小嘴说:“我为自己哭什么?你就算没办法满足我,网上订购一根回来不就解决了,我是为你哭的,霍修默,都是我的错……”

    霍修默太阳穴青筋都跳出来了,还订购一根回来,他怒极反笑:“放心,就算我真治不好,手指也够你享受了。”

    江雁声还是哭,眼泪沾染了男人一身。

    门外。

    李秘书偷偷听墙角,很是忧愁对黎昕说:“太太怎么又哭上了?”

    黎昕:“你再去请一次护士?”

    李秘书摸下巴:“好吧。”

    ……

    江雁声抹去了眼角的泪珠,抽泣着将他裤子穿好,越看就越伤心。

    霍修默情绪还算稳定,至少被告知自己丧失了男性的功能后,只是黑脸而已。

    这让江雁声就更加内疚了,想伸手去摸摸他冷峻的脸。

    “你手刚才摸了什么,自己心里没点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