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93章 他嗓音哑的连字都说不清:“是。”
    江雁声将颤抖的眼眸睁开,装不下去了,酸涩压抑的情绪瞬间涌上了喉咙,让她脱口问出:“你是不是换了我的药?”

    女人声音清晰响在死静的病房气氛里。

    霍修默身躯紧绷一僵,抬起血丝布满的眸子深深直视病床上那抹纤细柔弱的身影。

    他嗓音哑的连字都说不清:“是。”

    “一开始就换了?”江雁声心脏难受的厉害,手指揪紧了被单在用力。

    这个男人,几个小时前还送她钻戒,跟她告白,主动妥协了可以不要孩子了。

    现在,却被她发现换了药。

    这叫江雁声心里落差太大,之前次次跟霍修默为了生孩子而吵架冷战后,他每次都主动退让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他喂她吃那一次次药时,有想过这天吗?

    霍修默在她的质问中仿若是被判了死刑的罪犯,他呼吸微沉,一字一句,语气隐痛:“换了,你每一次吃的事后药,都是我刻意准备的。”

    江雁声眼眸闭起,太阳穴处冒出了细细青筋,极力让自己情绪受到控制,呼吸缓慢了几分。

    “霍修默,我酗酒,我还……”她还有吃抗精神的药,里面还被姬温纶加了避孕功效。

    他,他就不怕怀上了,孩子生下来不健全?

    “声声,是我考虑不周,是我的错。”霍修默瞳孔重重紧缩的盯紧了女人,光线昏暗,只看得清大概的身影轮廓。

    这也够了,他贪恋的望着,却不敢走近。

    霍修默是后悔了。

    在国外猜到她患有心理疾病的时候,霍修默就推翻了先前江雁声不要孩子,是想随时随地甩了他,又许是对他没有夫妻间的信任感。

    这些,都错了。

    霍修默突然理解了江雁声为什么脾气有时会反复无常,为什么极度排斥生孩子。

    一个患有心理疾病的女人,比平常的女人跟缺乏安全感,他有什么资格为了一己私欲要她生?

    霍修默想弥补犯下的愚蠢,他好好养着她,送她戒指,给她双倍的呵护。

    结果,一切都被流产这件事给毁坏。

    让他猝不及防,没有任何准备。

    江雁声很伤心,明明难过的要死却哭不出来了,她将手指的钻戒取下,搁在了床头柜上。

    “你出去,我想一个人冷静想想。”

    霍修默看到她连戒指都脱了,英俊的五官瞬间冷硬紧绷到了极致,连嗓音都是:“你想什么?你想完了是不是就要跟我离婚?”

    他压着沉怒逼问,快要失去理智一般:“江雁声,我对你不够好还是不够宠你?为什么,你总想逃离我?”

    江雁声同样眼红着,压着快崩溃的情绪:“我没有。”

    她哽咽重复着:“我没有要跟你离婚。”

    江雁声也不管男人是什么反应,她说完后,便吃力的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刚小产完,身体很虚弱,脸色也苍白不好看。

    她眼眸含泪望着一身气场沉戾的男人,告诉他:“是你,应该想清楚要不要跟我离婚。”

    霍修默与她对视上,眸色隐着太深的情绪,让人猜不透。

    江雁声僵在唇角,继续说:“你看到的我,太美好了,什么豪门名媛乐坛小天后,都是表面的,我其实也有另一面,不仅睚眦必报还阴险狠毒,长着一张美丽的脸,却有一颗丑恶的心。”

    她将自己在霍修默面前贬低的一无是处,说到最后,怕眼泪掉下来,狼狈的低下头苦笑。

    “今晚我们给彼此一点空间,你好好想想,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不会怨你,做不了夫妻,还可以做朋友的,对吗。”

    霍修默英俊的五官依旧紧绷,眼底泛着浓郁的血色,他耐心听完她哽咽着腔调说话这些话,才沉哑出声:“跟你做朋友?”

    “江雁声,如果离婚了,我见到你只会想起你在床上被我弄的样子,你让我跟你怎么做朋友?”

    他迫人的质问,让江雁声哑口无言。

    霍修默看了她低头露出的苍白侧脸,身子也在发抖,像是用全身的力气在强撑着,他知道她也只剩下最后这点坚强。

    他离开病房前,也清楚告诉她:“我当你小产后情绪不稳定,说的都是傻话。”

    门砰一声被关上。

    霍修默走了。

    江雁声身子一软,倒在了床上。

    她眼角发红,溢出了点点泪光来。

    ……

    这一夜,霍修默没在进来了。

    也没让任何人进来打扰江雁声的休息,连接到通知赶到了医院的江亚东都被拦了下来。

    在走廊上。

    霍修默英俊的五官阴鸷,压抑着沉沉怒气,抿紧的薄唇扯动,对江亚东说:“现在来关心她有用?她现在成年了,已经不需要什么父爱家庭温暖,你才来表现?”

    今晚的霍修默气场太过阴深强大,俨然是没有一个做女婿的自觉,这让江亚东脸色难看起来:“我怎么养女儿还轮不到你来说教,声声呢?你要敢让她受委屈,我立马带她回家。”

    霍修默阴狠逼人,修长的大手握紧成拳。

    如今一想到江雁声在江家受了十几年不为人知的苦,被折磨成了心理疾病患者,有股狂躁的怒意就在内心深处腾升而起。

    他沉戾的眼眸通红起来,一记拳风朝江亚东袭了过去。

    江亚东硬生生受了下来。

    他吃惊霍修默敢跟长辈动手,平日里的稳重内敛风度都消失的一干二净,就跟二十几岁出头的小子般,揪住了他的领口就揍。

    “你反了天!”

    江亚东狂怒,也一拳头还了回去。

    走廊上,岳父女婿二人大打出手,谁也不敢拦,李秘书看了心都要跳出来。

    他又联系不上黎昕,这女人办事冷静逻辑感有强,要她在场,好歹能劝劝霍总啊。

    ……

    无论江雁声是自然流产,还是被人不小心撞倒才导致。

    江斯微的麻烦,肯定是有了。

    她知道霍家饶不了自己,又怕江亚东轻易就把自己交出来,慌乱得躲到了外面去。

    这样却更惨了,苏湛接到电话后,便一大批派人扫雷式的去把江斯微给找出来。

    他是不太待见江雁声了,却要听二哥的话。

    苏湛摸了摸口袋的烟,想去医院一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