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98章 门外的脚步声
    徐慕庭肩膀的肌肉骤然紧绷,身躯压在女人柔软的身上,一时还收不回神志。

    直到耳朵被她呵了一口气,让他理智瞬间回归,沉静的眼眸里瞳孔不停的缩紧,霍然翻身下床,粗喘着炙热的气息,大步朝浴室走去。

    很快,里面就传来了淋浴的水声。

    徐慢慢躺在这张大床上,纤细的身子穿的睡裙凌乱紧贴,还定格在被男人压过的痕迹。

    她转过头,漆黑的眼眸定定凝望着透入微弱光线的浴室门口。

    久良,徐慢慢淡绯色的唇角,勾起了一抹苦楚的僵硬弧度。

    ……

    第二天,一早。

    江雁声下楼吃完早餐,就听见佣人说徐慢慢来了。

    她有点意外,让人客气请到了客厅去。

    徐慢慢穿着雪纺白衬衫,领口系着精致蝴蝶结,搭配小黑裙规矩的坐在沙发上,阳光才窗口照映进来,她侧脸秀美,白到发光,皮肤软绵绵的很干净。

    江雁声从餐厅走过来,看到宛如美画的徐慢慢不由地顿住了身子。

    她很清纯,很文静。

    美好的气质不带攻击性,像个领家女孩般。

    “小天后。”

    徐慢慢转头看到她,眉眼弯弯。

    江雁声走过去,也跟着她笑了:“你今天怎么来找我了?”

    徐慢慢眼眸透着真切的关心:“我听说了……你身体还好吗?”

    “已经养的差不多了。”江雁声天天喝霍夫人和月嫂炖的各种补汤,被一群人监督着,她连耍任性的对象都没有一个。

    只能皱着眉,都喝光了。

    徐慢慢去握她的手,语气轻柔:“小天后,你以后肯定会生好几个健康宝宝。”

    江雁声谢谢她的安慰,其实也谈不上很难过。

    这个孩子,可能真的跟她没有母子缘分,如果没有意外的流掉,她会很痛苦难以去择决。

    一来有吃药怕孩子生下来会不健全,二来她没有做好一个当母亲的准备。

    江雁声刚开始是伤心,经过几天的休养也冷静地慢慢走出了这个阴影。

    她就算不问,也知道徐慢慢是谁找来的,心里挺不是滋味的,说不上来的感觉。

    两人在客厅聊了一上午,午后,她留徐慢慢在霍家用了饭。

    等天黑时,徐慢慢才被徐慕庭派来的司机接走。

    临走前,徐慢慢跟她说:“小天后,我明天再来找你,我要回家给哥哥做饭吃了。”

    江雁声压下心底的疑惑,轻声问:“你跟你哥哥住在一起,没有佣人照顾吗?”

    徐慢慢说:“有呀,不过哥哥住的房间不让佣人打扫,都是慢慢来,他衣服也是慢慢洗。”

    通常夫妻同住的情况下,打扫主卧和洗贴身衣物,才会少让佣人去碰。

    就连霍修默,当初在她住进都景苑后,西装还好,四角裤就再也不让佣人来洗了,都让她洗。

    这样一来,徐慢慢扮演的角色,跟徐慕庭妻子有什么区别?

    江雁声心中怪异的感觉又来了,不免认真打量徐慢慢的眉眼几分。

    “小天后,不可以吗?”

    徐慢慢很聪明,读懂她眼中的意思。

    江雁声耐心跟眼前无辜的女人说:“你可以照顾哥哥,不过你们是亲兄妹,成年了要给彼此一些私人空间,不然很容易成为别人攻击你的武器。”

    徐慢慢似懂非懂般掩下眼底神色,红唇轻轻的问:“不是兄妹就可以了吗……”

    江雁声没听见,司机刚好也来了。

    ……

    又是一夜。

    江雁声晚饭后,很早就睡下了。

    她向来浅眠容易惊醒,半夜醒来听见了走廊外有脚步声,将手机拿过来看。

    夜里凌晨1点多了。

    这个时间点,她想不出还有谁不睡觉走在外面晃荡的。

    江雁声抿着干涩的唇,也没起来。

    脚步声,好像在她门前停住了。

    这个意识让她心突地跳了下,指尖揪紧了被角,莫名的感到一丝恐惧。

    她发现,外面有人。

    江雁声屏住呼吸声,慢慢地掀开被子起来。

    她将房间里的灯都打开,许是从门缝透入出的光线,让走廊上的人惊到了,脚步声急促响起了两声。

    像是逃离一般,又在中途顿住。

    江雁声单薄的身子也僵在了床沿前,听着,外面的脚步声又返回,走回了门前。

    她是怕,同时也有点生气要去看看是谁,大半夜的不睡觉在她的门口来回走动。

    这时候叫贵嫂,恐怕人早就跑了。

    江雁声低头去找棉鞋穿好,直径朝门口走去。

    把门打开的那一刹那。

    走廊外的光线并不如屋里的明亮,江雁声也没觉得刺眼睛,指尖紧紧握着门把。

    当她看清了是谁,眉心拧起了。

    “二婶?”

    霍二夫人纠结着要不要敲门,没等她决定好,门就从里面开了。

    她表情愣了下,尴尬笑起来:“雁声啊。”

    江雁声一脸平静问她:“二婶,你半夜这样站我房门口做什么?”

    霍二夫人显得有些局促,又要急于对她表现出很关怀的样子:“二叔寿宴上你出了事,二婶也没来看过你,雁声,你别往心里去。”

    江雁声无意跟她纠缠,说道:“夜深了,二婶早点休息。”

    看她要关门,霍二夫人拦住:“雁声,二婶对不起你啊,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出,我一万个胆子都不敢请你姐姐江斯微来啊。”

    “你想说什么?”

    江雁声也问的直接。

    霍二夫人的心思隐瞒不住了,跟她哭穷起来:“我嫂子,也就你婆婆,断我每个月的生活费了,雁声,你说,我一个丈夫只知道花天酒地给外面女人花钱,一个又是残废没什么本事,我心里苦啊。

    每个月就靠霍家给的那点钱度日,现在不给了,我上哪要钱去?”

    这些事,霍夫人都没跟江雁声提过一句的,她自然也不知道牵扯到了多少人。

    面对霍二夫人,一时无言以对。

    “还有,你婆婆说什么都不肯让江斯微嫁到霍家来遭人嫌弃,我都跟王瑗谈好婚礼事宜了,这,这怎么成啊。”

    霍二夫人一滴眼泪都没掉,哭的却很伤心。

    事实上,她收了王瑗给的一笔不小的嫁妆,现在霍修城不能把江斯微娶进来话,还要把嫁妆吐出来,会恶心死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