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04章 哪哪儿都疼
    “少夫人,你回来的好早。”

    贵嫂意外看到上楼的江雁声,不是说跟徐小姐出门玩了?

    她正好把霍修默派人送来的玫瑰花递给她:“这是大少爷早上让人送来的,还滴着水呢。”

    江雁声没接,上楼梯时跟贵嫂擦肩而过,语气淡淡:“扔了。”

    扔了?

    贵嫂:“少夫人,这好好的怎么就不要了。”

    江雁声没在说,推门走进卧室。

    她第一眼就看到了摆在窗台上的玫瑰花,在阳光的笼罩下异常耀眼,也异常刺耳。

    江雁声走过去,长长的眼睫毛垂着,将一束束抽出来,朝窗台下扔了。

    一点也没留念,昨日的欢喜仿佛就是一场可笑的梦,她近乎是发泄般的扔完,看着玻璃瓶干净的水,倒映出了她发红的眼角。

    江雁声闭上眼,将涩意逼退。

    外面,传来贵嫂扯着嗓子喊的声音:“哎哟,少夫人,你怎么把房间里的玫瑰也扔了,把二少爷给砸了。”

    江雁声眼睫轻颤,闪过一丝讶异。

    砸到了霍修城?

    她在霍家这段时间从来没跟霍修城碰过面,这传说中残疾的霍二少每天都待在卧室里不出来,她也没必要刻意去找他。

    “少夫人,我把花给你捡起来啊。”

    贵嫂的声音从楼下传来,还要捡回来,江雁声听了烦闷,伸手将窗户关上。

    她现在,甚至是看到养玫瑰花的瓶子都有点迁怒了,霍修默真有本事的,硬不起来还去会所找女人玩,真可以的。

    不过想想。

    他当初对她就算生理上没反应,不是也有办法压在床上亲密吗。

    江雁声眼角又红了。

    她走到抽屉前拿出笔跟纸,然后手指握着钢笔有点紧,力透纸背写下离婚协议书五个字。

    写第二行的时候。

    江雁声笔下霍字写到一半,突然顿住了,她低垂着头,黑色青丝衬得侧脸很白,眼角处又透着红。

    “你还不明白吗?”江雁声喃喃自语,隐忍什么:“他把你送回霍家住,就已经在表态了……”

    不离婚。

    为了家族联姻利益,可以形婚啊。

    江雁声笑的狼狈,眼睛也红了。

    女人最擅长自欺欺人,男人给点甜头就幻想着他心里是有多爱多在乎自己了。

    她没把离婚协议书写下去,喉咙像扎进去一根刺,上不来下不去,难受的很。

    ……

    中午时,贵嫂打电话跟霍修默说了少夫人又不喜欢玫瑰花了。

    江雁声也就没在收到。

    这里是霍家,是霍修默的家,不是她的。

    江雁声不想在霍家住了,等霍夫人打完牌回来,她便端了杯茶过去说:“妈,南浔最近失恋了,我可以去她家陪她几天吗?”

    霍夫人喝了口热茶,听了说她:“南浔怎么又失恋?”

    在过去江雁声拼搏事业的两年里,一接到霍夫人催着回家的电话,都会用南浔失恋了当借口。

    在霍夫人这,没有谈过恋爱的南浔已经失恋了无数次。

    “这次南浔很伤心,我怕她会患上抑郁症想不开。”江雁声很了解霍夫人的脾性,她要提搬出霍家,肯定会遭到拒绝。

    所以,她在找借口。

    霍夫人一听忧郁症,犹豫了。

    “你们这些小姑娘家的,怎么动不动就爱玩什么忧郁,心理素质太差了。”

    霍夫人这样说,也等于是同意了。

    江雁声唇角微弯,低声说:“谢谢妈。”

    这声妈,不知什么时候就叫顺口了。

    她六七岁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叫人妈妈了,嫁到霍家时,看着高贵冷艳的霍夫人对儿媳妇要求诸多,她心底又有点胆怯。

    渐渐地,江雁声开始以为融入了这个大家族,却被现实狠狠的赏了一巴掌。

    脸疼,心疼,哪哪儿都疼。

    ……

    她离开霍家前,把婚戒和钻戒都放在了霍修默卧室的抽屉里,包括那张没有写完的离婚协议书。

    南浔不知道自己在江雁声口中又失恋了一回,最近正忙着培训签下的艺人们。

    江雁声也没有打算去找她,而是去了姬温纶家。

    她到的时候,姬温纶还在招待一位患有自闭症的少女。

    江雁声也没去打扰,去厨房泡了杯清茶。

    “姬医生,今天跟你聊的很开心,谢谢你花时间开导我。”

    少女齐刘海下的脸蛋,终于带上笑容了。

    姬温纶语调缓慢,很令人轻松跟她说趣:“在这里不提谢字,我的时间是你母亲花钱买的。”

    “那我要谢谢妈妈。”

    少女说完,轻轻眨眼,她看到厨房里有一抹美丽的女人身影,好奇道:“姬先生,那是你爱人吗?”

    姬温纶被她一说,也注意到了厨房里喝茶的女人,他嘴角微微勾出弧度:“不是。”

    “唔。”少女还以为是呢。

    姬温纶送走了病人和她的母亲,步伐缓慢走向厨房,修长的身形站在门口,沉静的眼眸注视着小口喝水的女人:“给我泡一杯?”

    江雁声转身,双眸看过来:“忙完了?”

    “嗯。”

    姬温纶长指扯了扯领带,也没多用力:“陪一个女孩聊了快2个小时,有点渴。”

    “知道你在讨水喝了。”

    江雁声泡了两杯茶的,把另一杯递了过去。

    姬温纶接过浅抿,随意问她:“从国外回来就一直没你消息,最近忙什么?”

    “没忙,小产养了一段时间。”

    江雁声语气很平淡告诉他这件事。

    喝水的男人动作却顿住了。

    姬温纶沉静的眼眸微敛,视线落在她腹部:“你跟他没做措施?”

    说完,又自己推翻了这句话,语气笃定:“是霍修默做了手脚让你怀上?”

    江雁声不愿意听见霍修默的名字,直接用他来称呼:“谁都没想到,他也没想到。”

    姬温纶视线注视了她一会儿,薄唇溢出叹息:“看来你最近过的很伤情。”

    “还好吧。”江雁声低垂下眼眸。

    “我能到帮你什么?”

    听到男人温润的问话,她故作的坚强瞬间被瓦解,喉咙哽咽的厉害,就连喝水都无法缓解的那种难受:“温纶,我不爱他的时候,日子会好过一点。”

    姬温纶眉目间的神色逐渐严肃,声线清晰:“你想不爱他,我有办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