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08章 声声,气完我就回家,好不好?
    车停驶在南浔居住的小区门口前,霍修默开口,低沉的语气很生硬:“到了。”

    江雁声垂眸,手指解开安全带。

    “谢谢。”她对他态度客气的跟陌生人一样,连正眼都没看,推开车门便下去。

    拜霍修默所赐,开车让道又慢,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天都黑了,夜风吹来还有点冷。

    江雁声脸颊被缕缕的发丝拂过,抬头,眼眸看着高楼公寓一盏盏的灯火,有点茫然不知去处。

    她踩着高跟鞋一边走,一边掏出电话联系南浔,这时候也不知道从公司忙完回家没。

    霍修默在车上,深浓的眼神盯着女人站在黑夜里单薄的身影,她毫不留念地往前走,就像是很快要走出他的世界。

    这让霍修默胸腔内的闷痛感又复苏了,英俊五官神色骤变,开门下车。

    江雁声没走几步,身后,便紧接着响起了一阵男人稳沉的脚步声。

    她眼眸划过一丝怔意,很快,从身后,被伸来的强健双臂给搂住了。

    霍修默挺拔高大的身躯紧贴着她的背脊,霸道的气息把她整个人都包围的密不透风,低首,俊脸埋在她的肩头,嗓音低低的:“声声,气完我就回家,好不好?”

    江雁声肌肤被他气息喷洒的发烫,身子却很僵硬,眼泪差点没被他这句话给惹下来。

    霍修默把她抱的紧紧地,不管她挣不挣扎都不松手了,近乎是半哄半抱的姿势将女人给带回了车上。

    车内暖色灯光照亮着,江雁声的眼皮微红,抿着唇也没闹着要下车。

    霍修默去拿出一瓶水给她,拧开了瓶盖:“喝口水。”

    江雁声不喝,别过脸。

    霍修默就这样尴尬的举着,看了她半天,薄唇溢出低低的叹息:“我怕你骂我,会伤了嗓子。”

    他还知道自己欠骂?

    江雁声忍不住回头,双眸泛红的瞪了他一眼。

    霍修默修长伸过去想摸她微凉的脸蛋,却被女人很生气的拍开。

    他只好作罢,将水放回原处,启动车子时,低声跟她说:“你想吃什么?我让佣人做。”

    江雁声好久没尝都景苑厨娘做的饭菜了,什么都想吃,最近又被霍夫人喂得太油腻,她想了想,语气冷淡道:“少点肉。”

    “好,那我让佣人给你炖鸡补身子。”

    “都说不要肉了。”

    男人语顿片刻,缓缓说道:“我以为你说的是猪肉。”

    江雁声睫毛轻眨,看着车窗玻璃上倒映的男人侧脸,骂了声:“傻子!”

    ……

    这次回都景苑,霍修默开车就比去南浔家快多了,连红灯都敢闯,将车程缩短了四分之二,很快就到家。

    江雁声看着车窗外熟悉的别墅景色,突然间又感到了有一丝的陌生,她解着安全带要下车。

    霍修默这边已经先一步给她打开车门,牵她的手,大手力道温柔,可是等江雁声作势去挣脱时,又立刻紧紧握住。

    她抬眸看了一眼男人,发现他深沉的目光直直盯着自己就没有移开,不知多久了。

    像是怎么都没看够,看不够似的。

    江雁声心中思绪很乱,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与他的婚姻,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跟他回家了。

    她被盯得浑身不自在,正要开口说话,佣人欢喜的从厨房走出来:“太太回来了,饭已经做好了。”

    “去吃饭。”

    霍修默牵着她朝餐厅走,亲自给她拉椅子,又是叠餐布的。

    江雁声只是一段时间没回来,都景苑里的人对她热情客气了不少,什么好吃的都招待出来了。

    她看着满桌丰盛的饭菜,轻声说:“不用准备这么多……”

    也吃不完的。

    佣人却说:“太太,你这段时间没回来住,先生一个人孤零零也不回来吃饭了,菜都塞满冰箱了。”

    也不知道这佣人每月收了霍修默多少薪水,连孤零零这种博取同情的词都用在了这个位高权重的男人身上。

    他亲自把老婆送到霍家住,一个已婚的单身男人不知道多潇洒自在,又没有女人管着。

    江雁声听了容颜平静,佣人也适可而止。

    “来,先喝口汤。”

    霍修默把西服脱了搁在椅子上,黑灰色衬衫的袖子挽到手臂,亲自给她盛了碗不会油腻的鸡汤。

    江雁声静静坐在桌前吃饭,只要视线扫到什么菜,下一秒,霍修默就给她夹来。

    她气没消,肚子却饿了。

    江雁声没空跟霍修默闹变扭,先把自己的胃填饱,在他的喂食之下,比在霍家多吃了半碗米饭。

    霍修默望着女人温静的侧脸,在灯光照映下泛着柔柔的光,又这么乖顺的吃饭。

    让他耐不住心思,想去亲亲她。

    还没付出行动,江雁声就搁下筷子,抽出纸巾擦拭嘴角。

    “吃饱了?”他低问。

    “嗯。”

    霍修默无视她冷淡的态度,挺拔的身躯靠过去,大手又想去碰她的脸:“让我看看,擦干净了吗。”

    江雁声避开了,拉开椅子站起身:“我自己有眼睛会看。”

    霍修默把举在半空中的修长大手放下,薄唇薄唇噙着淡笑弧度:“好。”

    江雁声看他今晚脾气好的任你闹,就是不发火,就更不想去理他了。

    她眉心轻蹙,转身要上楼。

    霍修默逐步跟上,像影子般粘着她不放。

    江雁声纤细的手指握着手扶,在楼梯停下来,低头看向跟在后面的英俊男人,语气不耐烦:“你不用吃饭?”

    刚才,他都在喂她,自己一口都没动筷。

    霍修默单手抄在裤袋上,温沉开腔:“我不吃,陪你上楼睡会。”

    江雁声抿唇,谁要他陪睡了。

    她语气冷淡:“我自己会睡,这段时间一个人已经睡习惯了。”

    霍修默沉寂的眸子闪过什么,胸膛内的心脏紧缩,嗓音发哑对她说:“那就重新去适应跟我睡的习惯。”

    “可是改习惯的过程不好受的,受了一次罪,谁都不想再来一次。”江雁声唇角微讽刺,说完又不在说话了。

    在说下去,自己都像一个怨妇在求丈夫给予点关怀。

    她往楼梯上走,见男人还跟,冷下语气:“你是不是没跟柏女士共度晚餐,对家里的饭没胃口了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