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13章 敢上她的女人!
    “你和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霍修默问出这句话时,已经走到了有些恍惚的女人面前,大手毫无预兆地将女人抓了过来。

    江雁声眸色瞬间变冷,反手就要狠心把他从楼梯推下去,摔死了正好。

    霍修默英俊五官凌厉几分,用武力控制她的行为,几秒钟间,大手就将她纤细手腕攥紧反剪到身后,双臂抱起来,大步朝卧室走去。

    “你放开我,霍修默!”

    江雁声隐含着急躁的情绪,声音拔尖。

    霍修默长腿踹开门,又砰一声关紧了,卧室里闹出的动静传不到外面去,他把女人往床上扔去。

    江雁声额头砸在柔软被褥上,一阵要命的晕眩,杀意从心来,还没缓过这股劲,身后该死的男人也上来,大手将衬衫脱下撕成两片。

    他脸色阴沉厉害,把这个女人直接绑在了床头。

    “霍修默,你找死是不是。”

    江雁声纤细的手臂被男人分开,手腕分别被绑在在了床头上,一张清丽的容颜气的快扭曲,充满了狠毒冷意。

    霍修默挺拔的身躯仅穿着一条黑色西裤,上半身肌肉紧绷,他双膝跪在女人腰肢两侧,低首,大手扣住了她的脸颊,力道很重。

    可见,江雁声一开始出现就惹到了他。

    “嗯?没办法挣扎了是不是?”

    江雁声被他挑衅到,双眸闪烁着怒光:“你绑着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算什么男人?”

    霍修默都被她踢废,听到这句话怒火腾升而起,想掐她脖子,又舍不得动手。

    他俯身,薄唇去咬她白皙的侧脖。

    “霍修默,玩江雁声以外的女人很刺激?”女人随着男人强烈气息拂进,胸口的恶心感又复苏了,脸色白了几分,却还要讽刺他。

    霍修默薄唇在离她白皙肌肤一指距离顿住了,抬起猩红浓黑的眼眸盯着她,字字极重:“你跟她,是同一个人。”

    “不,不是!”

    江雁声绝不承认这点,眼神透着某种求而不得的疯狂:“我是我,她是她!她这辈子最适合跟我在一起,你能保护她,我也能。”

    “她不需要你。”霍修默一语道破,刺得女人理智快崩溃,他大手扣住她挣扎的身子,英俊的脸与她的脸贴的很近,却没有往常的温情在里头。

    他薄唇最终碾压上她的脸颊,低声重复:“江雁声,你听,你就叫江雁声,你是我的妻子。”

    江雁声唇角冷冷勾起:“你妻子?呵,霍修默,你认为跟我做,先疯的,是我,还是她。”

    霍修默倏地掀起深眸,直直盯着冷笑的女人。

    “要知道在她心目中,我就是一个抢她身体的恶毒女人,你敢上我吗?”江雁声没有被绑着的一双秀长美腿,故意夹住了他的腰身,眼眸里的神色黑化的可怕。

    霍修默大手握成拳欲碎,青筋沿着手背,一道道的蔓延在他脖间,凸显异常。

    他在克制浓烈翻滚的情绪,身躯紧绷的像会锋利得伤到人。

    “你知道为什么江雁声会嫁给你?因为她根本就不是爱你整个人,她恨透了江家一切,情愿冠上你的姓,走出去被别人称呼一声霍太太,也不愿意在听见有人叫她江二小姐。”

    江雁声在男人耳旁,吐出红唇的字字很冰冷,刺入他的耳膜:“她陪你上几次床,做几次爱又不损失什么,在你面前装个深情款款的模样,实际上,都是在利用你啊,你对她越好,她就越不在乎你了。”

    霍修默大手毫无预兆掐上她脖子,看着女人皱眉的模样,眼底戾气浓重。

    江雁声能呼吸,因为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敢用力掐她,舍不得这身皮囊呢。

    她警告他:“霍修默,你下次再敢搞大她的肚子,你亲自弄一个孩子进去,我就能亲手把他弄出来,记住了吗?”

    “江雁声,你疯了。”霍修默的眼底布满了阴霾。

    江雁声一记冷笑:“我本来就是疯子啊,没有人喜欢我,也没有人疼我。”

    她说着,容颜的神色顿变,透着一丝的茫然,像是陷入了回忆:“你们一个个,为什么喜欢绑我呢,我怎么挣扎怎么哭都没用,你们别绑我。”

    “还有谁?”

    霍修默嗓音紧绷,问她:“声声,谁绑你?”

    “我很乖……别,别绑着我,我没有乱跑,绳子勒的太紧了,我腰疼,好疼。”

    江雁声开始挣扎,手腕想挣脱出禁锢,被勒出了很深的红痕。

    霍修默的心脏都被她一举一动勾着,他放低声哄慰,大手去解开女人的绑带:“乖,声声很乖,我给你松绑,别,别乱挣扎,你会伤了自己。”

    “霍修默……”女人红唇溢出了无助声。

    “我在,我……”霍修默要安抚她惊恐的情绪,结果,刚把女人左手解开,她直接去拿床头柜的台灯,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朝他脑袋砸来。

    砰一声,很响。

    霍修默额头流淌下鲜血,沿着俊挺的鼻梁线条,低落在了他身躯下女人的胸前。

    江雁声假哭的表情没了,取而代之是冷艳的神色,挑起眉尖,说着毫无诚意的话:“Sorry,晕不晕啊你?”

    霍修默五官轮廓很冷硬,眉宇情绪敛了起来,他看着女人手里握着的陶瓷破碎台灯,呼吸沉重:“放下它,别伤了自己。”

    江雁声眯眸笑,容颜的神色一狠,抬腿朝男人踹去,正中他裤裆同样的位置。

    霍修默阵阵头晕袭来,察觉到危险大手及时抓住,这次力道没有上回重,也让他薄唇溢出了痛吟。

    “江雁声,你最好永远别变回去,否则,就算用手指,我也要上了你。”

    他痛苦之色显与表面,额头粗粗的青筋暴起,身躯快虚脱般的从女人的身上翻下来。

    连说话,都费了他一番力气。

    “那我是不是要把你手指也剁了,这样你就碰不了她,嗯?”

    江雁声冷笑,慵懒地从床上坐起身,又是一脚,将床沿的高大男人踹到地上去。

    就这个贱人,敢上她的女人!

    废了他而已,惹急了她就要了他命,让他色心不死敢猥亵江雁声。

    霍修默身躯紧绷的厉害,胸膛上随着呼吸也在剧烈起伏,他冷静下片刻,抬起头,眸子猩红的像要干死这个妖娆嚣张的女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