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15章 声声,你说,你是我的,嗯?
    他现在额头包扎着伤口,昨日穿的深灰色衬衫和西裤都凌乱褶皱的厉害,还带着股浓郁的烟味,这样唐突就把江雁声弄醒来,又要缠着问他半天。

    霍修默眸色紧缩,倏地起身,迈着长腿走向浴室。

    过了五六分钟。

    霍修默冲了冷水又重新走出来,他去衣帽间拿了一身干净黑色衬衫和长裤穿,领口整洁,强健的后背整个轮廓显现,长指系着袖扣。

    那高深莫测的目光落在镜子前,看着里面五官清漠的英俊男人。

    他抿着薄唇,修长的手指将领带拿过来,系好成结后,又恢复了精贵沉敛的模样。

    霍修默这才走回到卧室,挺拔的身躯站在床沿,幽深的目光盯着睡着的女人,大手触碰到了她冰凉的脸蛋:“声声?”

    江雁声长长睫毛轻轻颤了两下,没醒,呼吸却变缓了许些,抿着红唇溢出了细微声音。

    霍修默俯身靠近,携带着他独特好闻的气息,让江雁声迷糊的意识渐渐清醒,都没有睁开眼睛,纤细的手就本能伸过去要男人抱了。

    “霍修默。”

    她靠过去,却恍然不知躺在床沿,身子顿时重心一失,好在及时被男人大手抱了过去。

    “担心点。”

    霍修默抱起她,往大床的中央放。

    江雁声洁白的手臂勾住他的脖子,卧室昏暗,她刚醒来,视线有点模糊,只能看清男人五官脸庞。

    她将脸蛋蹭着男人的下巴,带着深深依恋。

    霍修默眼神很复杂注视她的一举一动,挺拔身躯俯身的姿势像雕塑般没有动。

    “霍修默,你怎么不开灯?”

    江雁声这会儿算完全清醒了,她仰头,睁着眸看男人。

    “你睡觉,怕刺眼睛。”霍修默很温柔,大手揉揉女人秀发。

    “天还暗啊?你起床这么早做什么?”江雁声闻见他身上洗澡后的沐浴露香味,伸手去摸他的衣服,发现也换了衬衫和领带。

    霍修默看她一无所知的茫然模样,胸膛内有些闷痛窒息感,他连说话嗓音都哑了几分:“饿吗?我抱你下楼吃饭?”

    江雁声被他关了一整天,佣人只送了一次饭菜上去,直接被她发脾气扔了出来。

    江雁声摇头,不饿啊。

    她抿了抿唇瓣,突然发现自己口中好像有点烟味,心猛地一颤。

    “我……”

    刚要说话,霍修默的身躯毫无预兆压下来了,也不知道是哪个神经被她挑起了,大手紧扣住她脑袋,薄唇便急切朝她红唇碾下来。

    江雁声双眸睁大,紧闭的牙关被男人唇舌强势抵开,像是故意要吻得她快不能呼吸,用力地,狂野的掠夺她一切。

    “唔,霍修默。”

    江雁声破碎柔柔声音溢出来,双手忍不住去推他压下的躯体,她快踹不过气了,唇齿间,柔软的舌尖怎么都逃不掉,被他薄烫的唇狠狠吻住。

    他动作一点也不温柔,直到咬破了她的唇。

    江雁声身子微微发抖,嘶疼了声,这才让男人倏地间僵硬得停下动作,薄唇还含着她红肿的唇瓣,呼吸粗喘急促,一下一下很重在喘着。

    “霍修默……”江雁声眼眸泛着水光,带着不明的情绪在里头。

    她茫然不知,他突然的急躁情绪是什么来的。

    霍修默青筋暴起的大手捧着她的脸,逼迫女人看着他深暗的眼神,语气沉沉:“声声,你说,你是我的,嗯?”

    江雁声长长的睫毛轻颤,嗓音也是:“我,我是你的。”

    “是谁的?”

    “你的。”

    “我是谁?”

    江雁声感觉到他身躯紧绷的厉害,压着她很沉,连深眸里都掺杂着她无法懂的情绪,她呼吸微急,红唇吐出三个清晰无比的字:“霍修默。”

    霍修默听到她说的话,仿佛得到了很大的满足感,手臂收紧将女人搂在了胸膛前,薄唇的吻密集落在她的脸颊和发丝上,嗓音浓烈:“声声,你是我一个人的,是我的。”

    “是是是,我是你的。”江雁声抬手,要去摸他的短发,却摸到了男人额头的纱布。

    她惊颤了一下,从男人怀里起来:“你怎么……”

    “没事。”

    霍修默将她拉了回来,挺拔的身躯压着女人在床上不愿意起来,就这样抱着她,嗓音淡漠的陈述受伤这件事:“跟苏湛打架,被那小子用酒瓶砸了。”

    “苏湛打你?”

    江雁声感觉自己睡迷糊了,他半夜出去了?

    仔细一想又不对,时间对不上。

    她抬眸,去看墙壁的时钟,却发现指向的是七点十五分。

    这明明不对,她睡前都深夜了。

    江雁声想到另一种可能性,身子僵了僵,惊慌的视线慢慢地往下看。

    一看,就更吓的厉害。

    她的睡裙没了,换成了露着一大片胸的深v领口性感裙,黑色秀丽的长发披散满肩,凌乱,又透着股诡异冷艳的美。

    江雁声心脏骤然缩紧,有些疼。

    她低垂着眸,不敢去面对霍修默。

    过了许久,江雁声内心顶着恐怖的压力,颤着声音开口:“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霍修默深敛的眼目没有错过她细微变化,却也没有挑破女人的惊慌,挺拔的身躯慵懒的平躺下,将沉色的目光移开,盯着天花板,薄唇扯动:“刚下班回来不久,佣人说你今天一整天都关在卧室里睡觉?连饭也不吃。”

    江雁声直到听到他这句话,崩溃的神经才松懈了些,发白的指尖揪紧了被单,愣怔点头:“是,是啊,没胃口呢。”

    “你刚小产不久,又饿肚子会伤身体……”

    “我下次不这样了。”江雁声打断他的话,深怕男人问点什么她尴尬答不上来。

    她把话题转移到他脑袋的伤去,眉心皱着:“苏湛太没轻重了,你怎么会被他打?”

    霍修默冷嗤了一声:“他诬陷我玩女人。”

    “那也应该是你打他啊。”

    江雁声对苏湛本来很虚心愧疚,这回他把霍修默伤了,不免让她有些动怒。

    霍修默大手伸来将她纤细的手握住,嗓音很温柔:“没事,你跟我下楼,嗯?我带你见一个人。”

    “见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