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19章 “我妈流产了!”“哦,恭喜。”
    江雁声将手机拿起,走到阳台去接电话,她一边伸手拉开低垂的厚重窗帘,一边听江斯微声音从无线端传来:“我妈流产了!”

    江雁声指尖停留在里层窗纱上微顿,也没什么太大的情绪,抿着红唇开口:“哦,恭喜。”

    “江雁声,你讲话能不能不要这么恶毒!”

    “不然呢?你打电话过来亲口通知,还指望我陪你哭?”

    江斯微被她呛声得肺都气炸了,咬牙道:“褚思娅你认识吧?她跟我们爸好上了,小三都登堂入室了,江雁声,你跟褚思娅结过仇吧?你愿意叫她一声妈?”

    江雁声从她话里,大概猜到了褚思娅这是跟王瑗母女撕上了。

    所以,江斯微来找她帮忙?

    “妹妹,我的好妹妹。”江斯微开始放软了语气,开口求人:“上次在霍家我不是故意撞倒你,我也付出了代价腿断了一条啊,我们的恩怨放到以后在算好不好?现在要紧的是对付褚思娅这个贱女人。”

    江雁声听她说起一套套的,讽笑道:“江斯微,你不是孝女吗?怎么不理解我爸在外找女人了?”

    “她害我妈连孩子都没了!”江斯微眼红,先前江雁声把褚思娅和江亚东的亲密照发过来,她是瞒下了,也明知道继父外面有女人,还默不作声。

    那是因为江斯微觉得母亲怀孕了,江亚东偶尔在外面找几次女人也情有可原,谁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褚思娅想跟你妈抢男人,又不是跟我抢爸,江斯微,你有心思就好好开解你妈,来烦我有意思?”

    江雁声没那个圣母心去管自己父亲玩女人,她又有什么义务去帮王瑗赶走情敌?

    江斯微声音发尖:“你就不怕褚思娅给爸吹枕边风,让你什么好处都拿不到?”

    “你妈平时枕边风还吹的少吗?”对于江雁声来说,不管是褚思娅还是王瑗都是一样。

    两者,都恨她入骨。

    江斯微狠狠放话:“好,你等着!”

    电话,传来了嘟嘟声。

    江雁声低垂着睫毛,看着被挂断的手机,摇头冷笑:“会帮你都是我蠢,前后态度转变的真快啊。”

    “在跟谁打电话?”

    身后,醒来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强健的手臂搂住她腰身,携带着独特温热的气息。

    江雁声转身,看到只穿着一条长裤的男人,宽阔的肩膀和结实性感的胸膛暴露无遗,清晨醒来,头发还有点凌乱慵懒。

    他低首,深眸被外面阳光衬托一下,好像有含着亮光看着她。

    江雁声伸手去回抱住了男人腰身,将脸蛋贴在他胸膛前,口中喃喃:“王瑗流产了,其实我也没多开心……她很坏,锦乔却对我很好。”

    王瑗肚子里的孩子,在江雁声眼里就是第二个江锦乔,她从来没有恶毒的想过让王瑗流产。

    霍修默听见,深眸眯了一度,试探问她:“要回江家看看?”

    “一个后妈小产,回去做什么。”

    江雁声能这样淡定纯粹是跟王瑗没有母女感情,要是她亲妈受到这样的遭遇,恐怕比江斯微还炸毛。

    “你奶奶应该更受打击。”

    老一辈比小辈们看重子孙,随便折损了一个就等于是要了她老命。

    霍修默用这个做借口,对她说:“今晚,我陪你去趟江家。”

    “可是……”

    江雁声不想去的。

    霍修默俯首,薄唇把她嘴给堵了。

    两人相拥站在阳台前亲密接吻了一会,等她气喘吁吁,恍惚的忘了想说什么时,霍修默薄唇碾着她的唇角,低低道:“乖,我该去上班了,还要赚钱养老婆。”

    江雁声茫然了会,看着男人松开她走向浴室的背影,一时间又想起她要说的话了。

    其实,她就是想说王瑗流产了,她们就回江家的话,说不定会被当成是来看热闹的啊。

    ……

    江家,有不少佣人都是王瑗的眼线,看到褚思娅跟回江家了,当牛做马的伺候讨好着老太太,就立马偷偷地打电话跟王瑗打小报告。

    还在医院,一口气没缓过来的王瑗听见还得了。

    她顾不得身体虚,闹着要出院。

    江斯微坐着轮椅过来劝:“妈,你先养几天吧。”

    王瑗憔悴了许多,眼睛快流出血泪:“微微,你爸被我撞见跟别的女人乱搞,他一句解释都没有,他说了句叫我养好身体,孩子跟我们无缘不要强求,就没话了,你爸太绝情了。”

    江斯微面无表情问她:“妈,他还是我爸吗?”

    王瑗语哽,嘴巴哆哆嗦嗦的。

    “你一直在他跟奶奶面前伏低做小,他看在你对江雁声照顾的情份上,才对你有好脸色看。”江斯微明明白白说给母亲听,强迫她面对事实:“现在呢?你跟江雁声闹矛盾,江亚东态度就变了,他养我养了十几年,都跟养一只宠物狗似的,高兴就哄,花钱哄,就是不能跟他宝贝女儿比。”

    王瑗也恨这点啊。

    “你爸……就是死心眼,他心里念着叶茗,不管江雁声做了什么坏事在他眼里都是好的,锦乔有一点错,他就又打又骂……”

    “是啊,当年江雁声把郭佳美脸划破,把我脑袋磕破,江亚东一句责怪的话都没有说,还要来质问你跟奶奶,说是不是在家里对江雁声不好了。”

    江斯微说起就气:“妈,他立场已经很清楚了,你还对他有什么期待?我怕,他遗产分配书上早就秘密全部都给了江雁声。”

    王瑗猛地一震,不可思议:“锦乔是江家唯一的子孙。”

    “我们想办法给江亚东的律师下套,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妈,你先沉住气。”

    江斯微安抚着母亲快崩溃的情绪,倒了杯开水给她:“褚思娅那个贱女人肚子一时也蹦不出个孩子,在说了,就算她怀孕了,去跟锦乔争,江雁声那护短的脾气,把锦乔看成亲弟弟,她能同意?”

    “我就怕江雁声也想抢锦乔的东西。”王瑗双手捧着水杯,恍惚着说。

    “妈,褚思娅跟江雁声有仇,我们这时候应该挑拨离间让这两个贱女人斗。”

    江斯微俯耳,跟母亲私语:“妈,你表现大度的时候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