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20章 孩子生不出来,这样做女人死了算了
    晚上七点多时,外面下了小雨。

    小区的环境很安静,大小相仿的一幢幢别墅前排立着盏盏路灯,光晕迷蒙在漆黑的夜色里。

    江雁声走在前头,而身后。

    霍修默双手插着裤袋跟着她走,积水泛出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身影,他深邃的目光时有时无地打量前面的女人。

    只见江雁声正低头慢悠悠的往江家方向走,一步当成两步来,黑色长发柔顺披肩,只露出了白透细腻的侧脸,很安静的模样。

    不过,这都是表面现象。

    江雁声从都景苑过来,一路上都在拖延时间,很不想去江家,却又被霍修默逼着没有借口不去。

    她倒是想学上次,摔破额头就不用来了。

    可是,霍修默看的紧。

    她走了一会,终于到江家门口了。

    江雁声转头,长睫毛掩着眼底几许慌意的情绪,对男人柔声说:“到了。”

    “嗯。”霍修默修长大手从裤袋里伸出来,搂过了她纤细的腰,两人一同走进过去摁门铃。

    江家,客厅。

    王瑗流掉了五月大的男婴,本来是件丧事,江老太太也闹腾情绪了一整天,知道了霍修默会来,马上就高兴了,比过年还热闹吩咐佣人准备丰盛的晚餐。

    这种差别待遇,一下子就出来。

    江亚东听到女儿女婿今晚会回来,他没在公司加班,把王瑗接回来后,就待在书房里办公。

    像这种家庭会餐,褚思娅很懂事没让江亚东为难,甚至是王瑗回江家后,她就先提着包走了。

    一家子都在客厅,门铃响起,佣人便跑过去开门。

    “是我宝贝孙女婿来了吗?”

    江雁声在玄关处换鞋,突然听见屋里老太太的声音,差点没被她叫恶心了。

    她唇角微抿,看了一眼面色如常的男人。

    霍修默五官淡漠,跟没听见似的。

    倒是佣人很高兴的喊:“姑爷来了。”

    ……

    霍修默上江家,也没提着礼品,只把江雁声带来了。

    不过这在江亚东眼里就够了,女儿回来了。

    而在老太太眼里,霍修默这个宝贝孙女婿能来就好。

    “奶奶,岳父。”

    霍修默骨节分明的大手牵着江雁声走到客厅,他先叫人,谦逊有礼的模样丝毫看不出前阵子在医院的时候跟江亚东打过架。

    江亚东也没跟这个晚辈计较,上次是情况特殊,他朝江雁声招手:“声声,到爸爸这来。”

    江雁声还没动,就听见老太太不高兴在说:“多大人了,走路还要人牵?”

    她心微颤,下意识要松手。

    霍修默大手却不动声色握的很紧,带着她朝江亚东的方向走。

    江雁声轻咬唇角,乖乖跟着他。

    “哼。”老太太冷哼了声,要不是看在江雁声流产两次了,上回塞药的事也不会轻易罢休。

    人都到齐了,佣人马上把热腾腾的饭菜端上桌,江亚东关切的问了江雁声小产后恢复的怎么样了,又趁着老太太拉着霍修默说话,不注意这边的时候,给了她张支票。

    江雁声不想要的,推回去又被塞了回来。

    江亚东对她说:“你不住家里,爸也照顾不了你,这些钱拿着自己傍身,就算休养期间没工作收入,也不用伸手问你丈夫要钱花。”

    江雁声捏着手心里的支票,她轻声道:“霍修默对我很好。”

    江亚东怕女儿这样习惯性流产,会在霍家地位被看轻,就想着能弥补江雁声什么,说道:“等改天有空来爸爸公司一趟,还有几处房产也给你买了。”

    江雁声看他这种物质来哄她的行为,不知为什么,就是笑不出来。

    楼上。

    王瑗和江斯微也被佣人扶着下楼了,一家子都坐在餐桌上。

    老太太如今是对这对母女没什么好脸色了,态度冷待极了。

    江斯微没坐轮椅,不然吃饭的时候会看起来很怪,她先乖巧的喊了一声奶奶和爸,又看向了霍修默。

    就算知道这条腿是霍修默命人打断了,她的眼神对着这个男人还是带着爱慕:“妹夫来了。”

    霍修默淡漠的眼神扫过来,没一秒钟又移开。

    这让江斯微嫉妒死了可以坐在他身边的江雁声,又不敢轻易表露出来。

    如今,她在江家寄人篱下都是夹着尾巴做人。

    王瑗也被佣人搀扶着坐在江亚东身边,她虚弱了点,却还维持着正室的派头,对江雁声更是嘘寒问暖的。

    “我知道声声不喜欢吃鸽子汤,之前让张妈炖了一只老母鸡,很鲜。”

    王瑗这样献殷勤,让江雁声想到了当年她刚嫁入江家的时候。

    也是这样。

    当真所有人的面对她多好,回头没人了,就露出了真面目,知道她喜欢吃鸡蛋羹就每顿都给她吃,却故意放的很咸。

    她要咽不下去没吃完,王瑗就会跟老太太说她浪费食物。

    然后老太太会骂她,会不许佣人再给她吃鸡蛋羹了。

    江雁声睁着眸,细白指尖握着筷子却紧了几分,她语气平静:“我不需要老母鸡补身体。”

    这话,无疑是回绝了王瑗的好意。

    平时老太太听了,肯定会开口训人,今晚也不知是霍修默在场给江雁声点面子,还是王瑗失宠了,破天荒的说:“流产了就少管点事。”

    王瑗被说的委屈,默默地看向江亚东。

    “吃饭吧。”江亚东开口。

    王瑗说不出的难堪,眼皮都红起来,江斯微见了也跟着心急。

    这时。老太太突然发难了:“谁教你的规矩,不会给自己丈夫夹菜。”

    江雁声某根神经颤了下,几乎不用抬头,就知道老太太是谁了,她跟霍修默同桌吃饭以来,还真没给他夹菜的习惯。

    如今被一说,她的筷子僵住。

    霍修默深不可测的眸子静静注视着女人的反应,他看见她咬唇,像是隐忍着什么。

    又不会爆发出来,一改往日的脾气。

    老太太就是看江雁声不顺眼,看王瑗也不顺眼,眼睛像刀子一样在她们身上刮了几个来回,口中念念有词:“孩子生不出来,丈夫又伺候不好,这样做女人死了算了。”

    江雁声突然转头,问身边的男人:“你想吃什么?”

    霍修默眸色微敛,薄唇扯动:“你给我夹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