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24章 你这是向我暗示什么?
    “对!”

    他语句坚定,还好意思说对。

    江雁声微张红唇要去讽刺他要强的大男子自尊心,霍修默却先一步,指腹覆在她的唇上,来回摩挲了两下。

    很随意地擦拭去上头两人接吻时留下的水渍,挺拔沉重的身躯才缓缓从她的身子起来。

    “带你回家,嗯?”霍修默低首,用冷硬的下巴蹭着她软软的脸颊,同时长指把衬衫纽扣系好,看起来没慵懒凌乱的痕迹了,才坐回驾驶座上。

    江雁声以为他会在车上,半哄半骗着占她便宜,看霍修默及时打住了,她也脸红着坐好,把裙摆放下来,又快速将胸衣的带子整理了下。

    “霍修默。”

    她静了片刻,开口叫男人。

    霍修默启动车子,淡漠眼神扫过来:“嗯?”

    江雁声脸上带着红,故意去看车窗外,跟他说:“明天我陪你去看医生吧,找点治好你的伤。”

    霍修默长指轻敲方向盘微顿,也沉默了片刻,薄唇微启出低低嗓音:“嗯?你这是向我暗示什么?”

    江雁声指尖勾了一丝长发把玩,还是不敢看他,说出来的话却撩着男人心痒痒:“唔,有点想念跟你做的滋味了,不行吗?”

    “可以。”

    男人话落,未了,又加了一句:“回家就满足你,用嘴。”

    江雁声抿嘴,忍住不回头瞪他。

    年纪越老,越不正经。

    ……

    四十分钟后。

    一到都景苑,车刚停好,江雁声就匆忙下车,好像被霍修默追上她就完蛋了,踩着尖细高跟鞋往别墅里跑。

    男人单手抄着裤袋,长腿迈开缓慢跟上去。

    客厅里,佣人看到这幕很诧异:“太太这是?”

    霍修默心情不错,薄唇勾起:“去煮两碗面,半个小时后,端楼上来。”

    “先生和太太,没吃饱吗?”

    佣人是知道这对夫妻回江家吃晚饭了,便随口问了一句。

    霍修默深邃的眼底变得复杂深冷,想到今晚在江家目睹的一切,薄唇弧度锋利了几分。

    江雁声的心结在哪,他已经暗中试探出来,要慢慢引导她去解开,这个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楼上,卧室。

    江雁声把门关紧了,就怕霍修默闯进来玩真的,她到坐在床沿,细长手指摸着自己发烫的脸颊,估计已经红透了。

    这男人,也是坏透了。

    叩叩两声。

    门响了。

    有时候怕什么,就真来什么。

    霍修默稳沉的嗓音传来:“声声,开门。”

    “你去书房忙会吧。”江雁声双膝并拢坐着不动,想让他去处理点公务转移注意力。

    霍修默长指,耐心敲门:“你不饿?”

    “我……”江雁声在江家饭桌上没吃几口,在精神高度紧张下就会去忽略掉别的感受,现在是在都景苑了,没了一些让她恐惧的人。

    她整个人放轻松下来,被他提醒还真饿了。

    “开门,我让佣人给你煮了面。”霍修默在门外,嗓音不轻不重,她听得清晰。

    江雁声不知道他是不是想哄骗自己开门,有点犹豫,以她对这男人的了解,等这扇门打开了,霍修默没做点什么都不会消停。

    明明他都不行了,还喜欢碰女人。

    江雁声也是对霍修默这种嗜好充满了无奈感的,他要哪天恢复了正常功能,她都能预想到自己的下场。

    “声声,你不把门打开,我现在就打电话告诉妈你不吃饭,嗯?”

    霍修默看她不出来,开始搬出了霍夫人,有着威逼利诱的意味在里头。

    江雁声一听到,就想起了被霍夫人压着喝补汤的那段阴影时光,油腻腻的,早晚都得喝。

    “我出来了,你别打。”

    她连忙站起身走过去,就怕霍修默来真的。

    ——

    门外。

    霍修默慵懒地靠在墙壁前,好整以暇看着门被轻轻打开一条缝,透入出了许些光线。

    江雁声一点点地把门打开,先露出了张洁白透红的脸,漆黑眼睛很是无辜盯着男人看。

    霍修默薄唇嗤笑她防贼一样的动作:“我要真想对你做什么,你躲的了?”

    江雁声被他说得不好意思,小声抱怨:“那你还吓我啊?”

    “开玩笑,谁叫你当真了。”

    霍修默伸出修长大手,将她从卧室扯出来,翻身就把人给抵在了墙壁前,低首,危险的靠近:“还是说,你在期待?”

    “你别乱讲!”

    江雁声拒绝他这样污蔑自己健康的思想,还说他:“这样很不讲卫生,你想开点。”

    霍修默笑看她一本正经的模样,低声问:“就这么不愿意跟我?”

    江雁声骨子里不是保守派的女性,心情愉悦时在床上也很配合他,可是,也有自己底线在。

    她踮起脚尖,纤细双臂主动围上男人脖子,红唇凑到男人耳旁吐气:“霍先生,男人重色会提早就肾虚秃顶的,刚好趁着这段时间戒了吧。”

    霍修默强健的手背搂紧女人腰肢,身躯重重压着她,嗓音越发暗哑几分:“戒不了,看到你就想睡。”

    江雁声对于他而言,是年少轻狂时对女性开始有了渴望的起源者,她的存在,促使了他身体的荷尔蒙在某一方面有着不受理性思维的控制。

    他二十来岁忙于学业和事业,没空去交女朋友,时间和生活行程都排的空不出一个小时出来跟女人谈情说爱。

    每次夜晚有了冲动,霍修默脑海中就会浮现出那个瘦弱的女孩背影。

    穿着白裙子,扎着马尾辫,肌肤白的引人犯罪。

    霍修默对她有不可告人的邪念,却从来没有去追求她做自己女朋友的想法,当得知相亲对象是她时,又有了一丝念头。

    或许,娶她回来也好。

    比起她那个矫揉造作的姐姐,江雁声在霍修默眼里太过顺眼。

    看了,心生欲望。

    ——

    江雁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男人娶她,是因为性,她自己却也清楚家族利益而成的婚姻,她和霍修默没有相敬如宾的过日子,已经比不少夫妻情况要好。

    两人亲密相拥在走廊,互相贴耳说了会话。

    准确来说都是霍修默在调戏她,惹得江雁声面红耳赤的,直骂他不正经。

    【题外话】

    作者:熬到凌晨四点半,写不完了,先更两千字,剩下六千字白天和晚上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