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32章 已经康复!
    霍修默修长的大手将她洁白的脸蛋扣住,江雁声只能被迫仰起头,紧接着薄唇就吻了下来,带着炙热的湿度强势攻入她的口腔里。

    “唔……”

    江雁声溢出唇齿间的声音很细微,挣扎不出,只能被迫接受他这样突如其来的热情。

    接吻了十来分钟,在她感到快晕过去时,霍修默薄唇沿着她唇角又碾转在了白皙的下巴处。

    “修默,修默。”江雁声咬唇叫,她眼眸涣散的厉害,身子完全软了。

    他呼吸很热很重,吻到了她的耳垂含住,嗓音沉哑道:“嗯,只要你够滑了,就可以进去。”

    “什么?”

    江雁声到底在这方面的认知还是被局限到的,他的某个部位都没反应,怎么进去?

    霍修默是猜到了她想什么般,薄唇间加大力度要她的耳朵,气氛被他弄的暧昧极了:“嗯?没硬没关系,好不好?”

    江雁声半天了,才明白过来他指的是什么。

    这怎么能行!

    她脸像是被火烧了一样,红得快滴血:“不要。”

    “声声。”霍修默薄烫的手指在摸她一双细长笔直的腿,有越往越里面的趋势。

    江雁声及时按住他大手,眼神泛起水色:“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

    霍修默没来强的,她不肯,就将女人压在墙壁和胸膛间,不停得吻她揉她没完没了。

    “嗯?你这样也要生气?”

    “就要。”江雁声就是不肯,她想到那个画面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霍修默……你好猥琐。”

    她秀气鼻子皱了皱,肌肤被他亲的一身热,有点想推他了。

    霍修默深眸一眯,口中重复她的用词:“猥琐?”

    像他这类尊贵沉敛的男人,还从来没有被女人说过猥琐,如今听到自己的妻子说,就更加饶不了她了。

    江雁声突然低叫了声,发现这男人咬她,带着疼意的感受让她眼睫毛都在颤:“难不成让我夸你可爱?”

    霍修默幽深的眼眸微沉,把女人细弱的肩头咬出了道牙印来,又用薄唇去温柔碾吻,像是弥补刚才力道重的过失。

    他魔怔了似的把她纤美的后背吻够了,大手板着她的身体转过来,又开始想吻她的胸前。

    吓得江雁声伸手护住,拒绝他:“别……”

    万一,这男人又咬她。

    霍修默大手强制将她手腕握住,抵在了墙壁前,低首,薄唇含着她的下唇,带着危险意味气息问她:“谁可爱?”

    江雁声红着脸,屈服在恶势力下:“我。”

    “我猥琐?”

    “不。”她声音破碎。

    霍修默灼热的视线沿着女人姣好的身体一寸寸的打量,最终,双臂把她倏然抱紧在怀,薄唇咬上她纤细脖子,一道道咬痕延续了下去。

    江雁声会疼的,又有种陌生的刺激。

    她感觉到男人还要那样弄她,有点羞恼,一口气叫了他名字好几声:“修默!”

    “乖。”

    霍修默俯首在女人耳畔诱哄着,又把她拼命想挣扎的身体抱的很紧,长指往她纤细的腰一路下移……

    ——

    江雁声哭了。

    不是那种惊天动地的哭,而是双手捂着脸,一头扎在被子里呜呜的哭。

    霍修默从浴室冲完澡出来,挺拔结实的身躯只披着件深蓝色睡袍,他大步走到床沿,深眸的视线落在了只裹着条浴巾的女人。

    她哭得肩头发抖,可怜兮兮地。

    霍修默俯身,将女人抱了起来放在怀里,嗓音耐心哄着:“好了,舒服的又是你,哭什么?”

    江雁声听了就来气,抬手打他肩膀:“你别得了便宜卖乖。”

    霍修默看着脸皮薄成这样的女人,薄唇抿着了玩味的弧度,在会所喝的那些烈酒差不多都散去,却被她这副娇柔扭捏的小女人模样给迷醉。

    他靠近,气息携带着沐浴露的香味,讨好亲了亲她胸口被浴巾勒出的半个圆:“谁让你都要喂我吃药了,嗯?这也不能一味怪我身上。”

    江雁声呼吸急促,双眸瞪他:“那你就用手……这样对我?”

    “你不喜欢?”

    霍修默看她脸又红了,经不住男人撩。

    江雁声气得想打死他,很嫌弃皱着眉心说:“你自己又没反应,不喂你吃药喂谁?”

    霍修默看她还嫌弃,大手想掐死这个娇气的女人。

    眼看着男人要黑脸了,江雁声不敢太过分去惹他,挣脱着从他的怀里出来,往被子里爬。

    “不跟你说了,好累……”江雁声要睡觉了,在浴室被折腾的快一个小时,身体早就受不住想休息了。

    霍修默挺拔的身躯坐在床沿,低低看着她盖住被子闭上眼眸的模样

    他没有在打扰她,独自安静坐了会。

    安静的卧室里,女人呼吸声渐渐的细微均匀,已经沉睡在了梦乡里,霍修默长指在她眉眼间细细描绘了半响,才起身,离开主卧。

    ……

    书房,门被锁上。

    霍修默将窗帘拉开,挺拔的身躯立在了那,掏出手机给了他主治医生打电话。

    两人简单对话完,便开始谈论起了男性的功能重创后的问题。

    十分钟后。

    霍修默听完医生说的话,神色沉郁几分,开腔道:“也就是说我身体早已经恢复正常?”

    “霍先生,我这边反复对你的病例做出研究,连国外的专家诊断出的结果显示,你的身体健全,早就已经康复得非常好。”

    “没问题我会对我老婆没反应?”霍修默眉头深皱,压下了那股浓重的沉戾之色。

    医生:“霍先生,你看……会不会是你被重伤了后,对女人产生了一种恐惧心态?”

    霍修默薄唇抿成一条凌冽直线,没出声。

    医生继续说:“这类的案列不是没有,男性被女性踢伤后,在重新面对女性时就会产生某种排斥恐惧的心理活动,霍先生,你可以尝试自己动手,如果可以,那就证明你本身已经康复,需要调解下自己心态。”

    说完后,医生见电话那边在沉默,同身为男性,他也很感同身受,最后,在挂电话前又说了一句:“霍先生,你自己动手如果也没用,或许还是要靠女人来刺激到你身体反应,我建议你可以找除了妻子以外的陌生女性来试一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