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46章 姬温纶,手段多狠又强势。
    一阵刺耳紧急的刹车声擦响划破了天空,车子完全失控,跟预想的那般重重地朝树上撞了过去,巨大的冲击力让坐在车内的两人毫无抵抗朝前扑去。

    江雁声还好,她系着安全带的。

    姬帅就惨多了,额头撞到了车玻璃,又弹了回来,倒在背椅上头昏眼花,感觉耳朵还回荡着尖锐的刹车声。

    江雁声手指握紧方向盘,都在发白。

    她呼吸急促的厉害,双眸颤抖看过去,发现男人额头流淌下一道猩红的血液,太过触目惊心

    她脸色一白,连忙去找手机打电话。

    姬帅额头剧痛,低吟了声,这时候还有心情说笑:“江小姐,我就说你一句,有必要气的撞树吗?”

    江雁声没理他,叫了抢救电话。

    姬帅把手伸过来:“给我几张纸。”

    江雁声一脸茫然。

    “等会有人把我们拍到网上去,好歹我需要维护下自己的完美形象。”姬帅满脸是血,一手还捂着伤口。

    江雁声面无表情地从包里找出了湿纸巾,递给了他:“是你活该。”

    姬帅眸子微微眯着,慵懒的神态看着她:“江小姐,我都没叫你负责,你还骂我?”

    “你要不作死故意吓我,我会撞树?”

    江雁声心如明镜他那句话指的是什么意思,才会一时开车失控了。

    “我吓你什么?”姬帅问她。

    江雁声要不是怕弄脏手,都要一巴掌呼死他,冷着声道:“姬帅,你要在发神经,我不介意帮你打电话给温纶,让他把你领回去重新治疗。”

    “温纶?”

    姬帅略着兴味的嗓音低低响起:“叫的真亲密。”

    他死性不改靠近过来,带着股浓烈的血腥味,让江雁声闻了皱眉。

    她刚要发怒,便听见姬帅在耳畔低语:“你知道么?我堂哥爱过一个神经病女人。”

    江雁声睁着眼眸盯着他近在咫尺的阴美五官,眸色微微的在变化。

    姬帅妖娆一笑:“繁叶,他曾经爱这个女人恨不得把自己身体掏空,可惜,她却不跟我堂哥一辈子。”

    江雁声听见这个名字,就想到了书里发现的女人照片,红唇微启问他:“那她去哪了?”

    姬帅斜勾唇角,笑的有点阴深:“死了。”

    “死了?”江雁声怔住。

    “对,她跟你一样是精神分裂。”姬帅靠近点,薄唇快贴上了女人的耳垂,呼吸出的气息很冷,字字直入了江雁声的心脏。

    他的嗓音明明极美极动听,说出来的话却揭发了人性最丑恶的一面,让人心底发凉:“繁叶生在国外一个大家族里,从小就被自己表哥强奸,说出来都没人信,这么美丽娇嫩的一个女孩饱受了无数次的心身摧残,绝望的逃了无数次,每次让她变态的表哥抓回去,都会被锁在地下室里,用铁链像锁畜生一样锁着她。

    所以,她疯了……好在,繁叶曾经遇到了我堂哥,过上了一段美好的时光。”

    江雁声呼吸细微的加重,心中情绪百感交集很复杂,过了久良,才开口:“她是自杀?”

    “呵。”

    姬帅没在说她的故事,而是清楚告诉江雁声:“我堂哥在治疗繁叶的过程中爱上她,根本就违反了作为一个合格心理医生的职业道德,江小姐,他能爱上死去的繁叶,也能爱上你。”

    “你什么意思。”江雁声眼神冷下。

    姬帅眼中闪过邪恶的光芒,在她耳畔吹气:“你跟我接吻,我就跟你说?”

    江雁声无法掩饰对他的厌恶,将这个男人推远点。

    姬帅也让她推,脸上笑容无比勾人:“我还没跟女人接过吻,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江小姐不考虑满足下你养的小白脸。”

    “姬帅,你够了。”

    江雁声眼底有了郁色,被他左一口小白脸,右一口小白脸给喊的。

    谁给他的脸?还她养在外面的男人。

    姬帅看她明明好奇心被勾起,却又无动于衷的模样,笑得声音都性感的低喘:“江小姐,你要小心,哪天你的人格跟男人上了床,别走繁叶的后路啊。”

    江雁声心底突然一怔,漆黑的眼眸没有温度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姬帅笑够了,透着几许认真告诉她:“你看我堂哥手段多狠又强势,繁叶的人格和我的,他有的是办法杀死,怎么就留着你的呢?”

    ……

    江雁声把受了伤的姬帅赶下车,透过车窗对他说:“你以为胡说八道几句话,就能离间我跟姬温纶的关系。”

    姬帅满头是血站在路边,有些薄弱的身躯被他悠然邪恶的气场一衬托,艳丽得像道风景线般。

    他眯着妖娆的眼眸,直直盯着车内傲慢的女人,心底对她的兴趣比先前浓烈了几分。

    “江雁声,我要是完整的男人,一定强奸你。”

    江雁声锁好了车门,冷声讽刺他:“呵,所以你命中注定要挨这刀啊。”

    姬帅将带血的手指抄入裤袋,问她:“你老公对皮相好的男人有兴趣吗?”

    江雁声护食的那股杀气,就跟容不得别人惦记霍修默了。

    姬帅却喜欢惹这个女人发脾气,继续说道:“睡不了你,我只好去睡你老公。”

    一声响。

    江雁声脱下高跟鞋砸向男人那张可恶的脸,冰冷的出声:“你要敢去找霍修默说点什么,做点什么,姬帅,我弄死你。”

    姬帅接住迎面砸来的鞋子,却吃了一车尾气。

    江雁声开着撞坏车灯的车,也不管他死活就走。

    他站在原地,长指摩擦着女人鞋面,轻佻的勾唇:“气性真大。”

    ——

    江雁声开车到小公寓去,她鞋没了,又把霍修默的一辆豪车给撞坏了,这样回都景苑不好交代。

    这男人,早上还叫她乖乖在家的。

    她停好车后,光着脚走上电梯直达公寓。

    很久没来了。

    江雁声打开门,屋里光线昏暗看不见东西,窗帘都重重的笼罩着没有拉开。

    她抬手,熟悉摸到了墙壁的灯光。

    顷刻间,客厅被明晃光线照的明亮。

    江雁声抬起眼眸,打量着安静的公寓,布置什么的,跟她先前离开时一眼。

    不过,当江雁声弯腰要拿鞋子穿,动作一僵,眼眸睹见了柜面上累积的灰尘有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