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48章 江雁声被他高超的吻技给弄——湿!
    “这是……”她掩着眼睫毛,静静地注视着粉色衣服娃娃片刻,拿出来给男人看,柔声说道:“我小时候的玩具。”

    霍修默深邃的眼底在波动又很快把情绪给收敛住,修长白皙的大手接过来,像是在反复打量,淡漠开腔的语调带着嫌弃意味:“真丑,从哪里翻出来的?”

    娃娃碧色眼珠被塞了回去,小手臂和腿都被针线缝无数次,小衣服看着脏兮兮,又破又烂。

    江雁声却把它当成宝,拿了回来抱在怀里,重新抬起漆黑带水色的眼眸,对男人说:“这是我妈妈送我的,很破了是不是?小时候被我奶奶养的狗叼去几次,找回来时已经小腿小手都被咬坏了。”

    “而我那时针线活不好,就被缝成这样了。”她说着,白皙的手指握着娃娃的小手,给他看。

    霍修默敛目,视线一直盯着她温静的脸蛋。

    江雁声又自顾自的说:“我公寓被撬了。”

    霍修默英俊的五官神色,一瞬间变得很僵。

    “我今天去了一趟才发现呢。”说起,江雁声皱了皱秀鼻,没注意到男人隐晦的表情,轻叹道:“也没损失什么,我怕会再次发生这种情况,就把布娃娃给带回来了。”

    霍修默看把她宝贝的,一时无言以对。

    他把玩具从女人怀里拿走,放在床头柜上,手臂抱着她娇软的身子,语调带着哄慰的口吻:“声声,我买更漂亮的娃娃给你,好不好?”

    “不要。”

    江雁声怀念的是母亲,是把对母亲思念寄托在了这个脏娃娃身上。

    她狐疑盯着男人英俊的脸庞,幽幽问他:“你该不会是打算扔了它吧?”

    霍修默被她看穿了心思,薄唇紧抿几分。

    正如他跟柏医生几番深讨出来的结果出来,江雁声内心深处是极度缺乏家庭的安全感和温暖,那他就加倍关爱她来治愈她的心理疾病,让她知道自己当下是有一个家,渐渐忘却那些童年不愉快的往事。

    如果这个布娃娃一直存在的话,跟时刻反复提醒她母亲出走,抛弃她了没什么区别。

    江雁声不知男人心中所想,她指尖揪上了他领口,语气凶巴巴:“不可以。”

    霍修默敛着眸色隐晦情绪,先妥协下,嗓音低柔哄她:“好,你喜欢就留着。”

    江雁声满意了,不忘警告他:“你要扔了它,我也把你扔出去。”

    霍修默当即就俯身,英俊的脸贴着她洁白的脸蛋,低低说:“嗯?你老公还没有一个玩具重要?”

    他气息独特好闻,带着淡淡温热之气洒在了她的肌肤上,江雁声被他迷得有点发晕,睁着很无辜的眼眸:“老公重要啊。”

    霍修默抿紧的薄唇勾出弧度,顺势把她压在床上起不来,薄唇直直朝女人的双唇碾下去。

    他有时,接吻很色的。

    江雁声紧闭的牙关很快就被男人湿烫的长舌抵开了,他要吻遍她口腔的每一处,然后勾着她的舌尖到他嘴里含着亲。

    很早前,江雁声跟霍修默接吻,是很不适应男人爱伸舌头的这个毛病。

    她微微眯着迷离的眼眸,呼吸带喘,又叫不出来,口中充斥着都是他的男性气息。

    霍修默幽暗的眼神炙热几分,大手沿着她衣角探进去,指腹摩擦着女人腰间光滑的肌肤。

    一个吻,让江雁声已经沦落男人的陷阱。

    她很喜欢跟他这样亲昵,一手抱住霍修默的脑袋,一手握住他的大手往自己胸口移。

    霍修默手掌下用力几分,粗粗的喘息伴随着沉哑嗓音响起:“没穿?”

    江雁声脸红,摇头:“睡觉穿着不舒服。”

    霍修默挺拔高大的身躯跪在床沿,他长指扯了一下衬衫,敞开了结实的胸膛,然后又把女人的衣服掀起,妖娆的身段显露了出来。

    他幽邃的深眸有什么在燃烧,重新俯身,将英俊的脸深埋在了女人雪白的胸前,极尽温柔地亲吻她。

    江雁声指尖一下子就揪紧了被单,细长的腿勾住他的大腿,仰起红潮的脸蛋,双唇溢出急促而娇媚的声音来。

    ……

    ……

    江雁声把床单给染湿了。

    她羞涩的下床,换上干净的床被套,直接朝卫生间跑去。

    霍修默衣衫不整慵懒靠在床头,长指夹着根烟在抽,白色烟雾絮绕升起,将他五官神色模糊了几分。

    他眸子微眯,望着女人逃离的纤美身影,等卫生间门砰一声关上,他幽深视线一转,盯住了放在床头柜上的玩具娃娃。

    霍修默薄唇吐出薄薄的烟,眼神忽然沉下来,指腹重重捻灭了烟头。

    大手拿过手机,面无表情地拨打出一通电话。

    ……

    江雁声把细白的双腿洗干净,整理好凌乱的长发才走出卫生间。

    卧室里,霍修默已经不在了。

    她看到手机响起,便走过去接通。

    二十分钟后。

    江雁声下楼,看到端坐在餐桌等她用餐的男人,便走到他身旁的椅子坐下来,单手托腮,唇角挂笑:“老公?”

    霍修默视线在女人笑颜轻轻一扫,抬起好看的大手,揉揉她柔顺的秀发:“吃饭了,嗯。”

    佣人把晚饭都准好端上,又盛了两碗米饭上来。

    江雁声是吃不完的,把自己碗里的米饭分给了他一半,理直气壮的很:“我还要喝汤呢。”

    霍修默早就看透了她这副德行,把她的碗抢过来,又推了回去:“吃多少算多少。”

    “会浪费啊。”

    “吃不完我来吃。”霍修默淡漠说着,又给她盛了半碗鸡汤。

    江雁声抬起眼睫,看着男人英俊冷静的侧脸,态度上不容得她抗拒的强势,只好乖乖吃饭。

    霍修默脾气比她更不好惹,好的时候,怎么宠你纵容你都行,要惹到他了,就没这么好说话。

    江雁声很知道拿捏分寸,平时怎么作他都可以,提前是她要有理由,不然无缘无故的发脾气耍任性,霍修默就不是能忍女人的主。

    “对了。”她想起刚才接的电话,跟霍修默说起:“那个物业的保安给我打电话了,说查清楚我公寓的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