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49章 斯穆森大男子主义作祟,裴潆要离婚了!
    霍修默看了女人一眼,修长的手指握着筷子夹了块鱼肉给她,那种漫不经心的姿态,听她讲事。

    江雁声低头吃两口,才蹙眉说:“物业查出来,说是住我隔壁的那户人家老婆在外找男人了,在半个月前被突然回家查岗的丈夫撞破,奸夫急得跑阳台去,就往我这边爬。

    然后是想从我公寓偷出去的,结果出门就被逮了。”

    “嗯,所以你鞋柜上的手掌印就是他的?”男人语调平淡问道。

    江雁声点头:“是啊。”

    她说完,心里隐约觉得不对劲,睁着眼眸讶异看着优雅吃饭的男人:“你怎么知道手掌印?”

    霍修默眸色一怔,很快恢复深沉模样:“不是你说的吗?”

    “有吗?”

    江雁声记得她没跟霍修默讲细节啊,只是提了一句公寓被撬了。

    霍修默修长的大手覆在她的手背上,透着清晰的触感热度,故意压低嗓音,神色暧昧:“你是不是被我弄gao潮了,顾着爽把事忘了?”

    江雁声被他露骨的话说得脸红,瞪了眼过去:“你不要乱讲话,谁,谁高——潮了?”

    霍修默薄唇勾起玩味的弧度,顺着她话说:“嗯,你没有,只是被我吻湿了而已。”

    还而已?

    江雁声记得是没跟他说过的,结果被这男人几句暧昧的话就转移了注意力,感觉他的手掌异常烫人,不自在的收回来。

    “吃饭了,说什么话!”

    她语气凶巴巴。

    ……

    九点多。

    外面天幕完全暗了下来,江雁声洗完澡走出浴室,纤细的身子穿着水蓝色的睡袍,微微的v领露出了精致的锁骨,湿漉漉的长发贴在脖颈上,没有吹干。

    门外,佣人敲响。

    “太太,李秘书送东西来了。”

    江雁声听了茫然,她开门走出去,站在楼梯口正看到李秘书找了几个人,把很多布娃娃玩具拿进来。

    “李秘书,你这些?”

    “太太,这些都是霍总吩咐我买来的。”李秘书让人都堆到了客厅放着。

    江雁声穿着睡袍没有走下去,眉心却蹙起了:“这么多……”

    李秘书恭敬道:“霍总说要哄太太开心,让我把宛城最漂亮的娃娃玩具买来,我怕跟太太的审美观不一样,就多买了几个。”

    “李秘书,你口中多买的几个都能堆满一个房间了吧。”江雁声清丽的面容情绪淡淡,却没有拒绝这些女孩子小公主爱的东西。

    李秘书也分不清她要不要,迟疑了片刻,说道:“这不买的越多,就代表霍总想哄太太的决心是多么的强烈。”

    江雁声扯唇笑了。

    “太太,你是要吧?”李秘书问。

    “要啊。”

    江雁声下掩睫毛,口中喃喃:“一个男人愿意宠我,就让他宠啊。”

    ……

    李秘书把玩具娃娃都送搬到客厅,几个佣人又都搬到了楼上客房去,整理出了一个房间来堆积。

    江雁声披着半湿的长发靠在门前,拿手机对着布娃娃们拍了一张照,发了朋友圈。

    她看到霍修默这样对她好,鬼使神差的就想秀一下。

    原来,也有个男人这样宠女儿一般宠她的。

    是比父爱,更让她依恋。

    江雁声朋友圈秀恩爱,第一个点赞的就是裴潆了,她完全从神坛走下来,迷上这个有段时间了。

    看到这条动态后,裴潆走到了卫生间。

    斯穆森在里面洗澡,她推开门也没进去,怕被水给弄湿衣服了。

    “穆森,修默好浪漫。”

    斯穆森刚打开水冲澡,就听见身后传来女人羡艳的声音。

    “修默给雁声送了一屋子的娃娃玩具呢,你看,还有芭比娃娃呢,穿着婚纱的。”

    斯穆森转过肌肉紧实的高大身躯,水滴沿着胸膛的性感线条滑了下来,他幽沉的目光隔着雾气落在女人娇柔的脸蛋上,冷嗤出声:“送玩具?幼稚。”

    “哪里幼稚了。”

    裴潆是一个有浪漫细胞的女人,嫁给了这个没有情调的男人,她性格软不懂得去抱怨,却也知道羡慕别人的。

    斯穆森看不惯自己女人没见过世面的蠢样,毫不吝啬损起了自己兄弟:“霍修默以为送江雁声几个玩具就会让女人死心塌地跟他?还真是被女人玩的连智商都没有了。”

    “你别这样说修默。”裴潆听了都皱眉心。

    “怎么,我说他你还护上了?”斯穆森大男子主义作祟,冷峻的眉目间浮现出几许沉沉的情绪。

    裴潆实话实说:“穆森,你对雁声有偏见,她是一个脾气很好的女人,修默对她好,是爱她啊。”

    “脾气很好?”

    斯穆森看她蠢得无可救药,气得连澡都不洗了,身躯上还有泡沫没有冲去,就叫她过来。

    “干嘛?”裴潆唇角的笑意凝滞,看男人摆明要收拾她的架势,她想自己是不该继续打扰他洗澡了。

    裴潆转身要走,却被身后男人的大手给拽了进来,手机落地,响起的还有她惊叫声。

    斯穆森强势地把她压在盥洗台,强健身躯就抵着女人纤细的后背,长指扣住她绝美的脸,俯首逼近,嗓音浓磁很危险:“以后少跟江雁声玩,这女人一不顺心就会家暴霍修默,你也想学?”

    “怎么可能的啊,雁声说话都细声细气的。”裴潆被他压着没办法挣扎,听了男人说的话,第一反应就是不信的。

    斯穆森被她气的五官快扭曲,语气加重:“你要再敢让我知道私底下跟江雁声玩,看我怎么收拾你。”

    裴潆最讨厌他这样了。

    这些年嫁给他,几乎她交际圈里,他看不惯的朋友都不许来往了。

    “听到没有?”斯穆森看她咬唇倔强,非要逼着女人亲口当场答应。

    “穆森!”男人袭来的压迫感让裴潆心尖发颤,又有一丝丝的气恼,忍不住说了:“你要这样,我要,我要……跟你离婚了。”

    斯穆森幽冷的眼神骤然一变,胸膛有股烈火和愤怒升腾翻滚而起,大手隔着裙摆朝她的臀部重重拍打了下,疼得女人溢出哭声。

    他的嗓音寒冷,响切在水声的浴室里:“你能耐了再试一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