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50章 没离婚前的一分一秒,你都是我的
    “穆森!”

    裴潆被强健的冷峻男人压在盥洗台上的模样,柔弱又美丽,臀部传来的疼痛让她疼得蹙起眉心,男女的力气悬殊太大,她只能委屈巴巴看着他。

    “你能耐了?”

    斯穆森眼神里交错着层层的阴沉之色,大手把她的脸颊掐住,气势汹汹逼近:“谁给你胆子说离婚?”

    裴潆被他身上散发出的戾色吓到了,双唇颤抖,半点说不出话来。

    男人极端的怒气冲破了他理智,大手将她身上这件连衣裙当场就撕开,像是惩罚一般,动作粗鲁蛮横。

    裴潆娇柔经不住他这样狂野的架势,忍不住开口求饶了:“穆森,我不敢了……”

    斯穆森神色冷峻,没有因为女人的哭泣声停下来,青色筋脉暴起的大手分开她的臀瓣,用力掐着:“跟我离婚?”

    裴潆疼得直抖,乌黑秀发纷纷披散下来,衬得一张脸美丽苍白,哭着说:“穆森,你不要这样……你这样是性——啊,虐。”

    她话没说完,男人就直直进去了。

    ——

    在雾气萦绕在卫生间里,男人站在盥洗台前,挺拔健硕的身躯腰际勾着一双细长白皙的美腿,影子倒映在墙壁上,两人缠绵的交叠在了一起。

    斯穆森眯起浓黑的眼眸,眉目间冷峻的神色淡去几分,嘴里叼着根烟抽,浓浓烟雾朝女人被干得红潮迷离的脸蛋吐去。

    裴潆光洁的身子瘫软在了镜子前,后背冰凉的触感跟前面滚烫的温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白皙的肌肤沾了男人身上的泡沫,秀发也被染湿贴在脸颊和脖子上,被烟味呛得身子颤抖,低低在咳嗽。

    斯穆森无动于衷玩着她,一边享受着她身体。

    “穆森。”裴潆娇怯的叫,想伸手去摸他冷峻斯文的脸庞,却被男人大手冷漠给推开。

    “不是要跟我离婚?”

    斯穆森不给她碰,还牢记着这句话。

    裴潆水色的眼眸红肿得像哭了很久,咬着隐隐泛白的唇瓣:“我,我要跟你离婚你还碰我。”

    凭什么他能碰她,她就不能碰他了。

    斯穆森看她还委屈上了,冷笑着把烟扔了,大手掐住她的脸颊,俯首靠近,携带着浓郁的烟味在她耳朵溢出沉哑嗓音:“裴潆,没离婚前的一分一秒,你都是我的,不操白不操这个道理你不懂?”

    “这是哪来的道理。”裴潆气的捶打男人强健的胸膛,可惜这点力气,根本就没有作用。

    “不想今晚被我弄死,就给我安分点。”斯穆森大手将她手腕擒住反剪到了身后,深喉溢出了很重的低吼声。

    裴潆哭了。

    哭的很伤心样子。

    她发现离婚拿斯穆森来用,他根本就不会怕的。

    事后。

    斯穆森这次连套都不戴,很过分也不肯她马上吃药,等发泄完后就用冷水把她随便冲洗了下,便扔到了床上不管了。

    裴潆低垂着长长的睫毛,泪水从眼角处滑落,随着男人走进浴室砰一声重重把门关上,她心中的痛楚感觉瞬间就涌入了上来。

    她望着落在手背上的泪珠,仿佛看到了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立体的五官轮廓很完美,阴暗的眸色看她会暗藏着一份温柔,薄薄的唇噙着菲薄的笑,气质亦正亦邪,跟记忆中的极其相似。

    他对她说的那句话,如今还声音绕耳:“潆儿,我好喜欢你,你什么时候答应做我女人,我就要你给我生十个八个孩子。”

    下一秒,他挺拔熟悉的身影在眼前淡淡远去,转瞬间,一个美丽温婉的贵妇握着她手,语重心长说:“女儿,你跟霍修城没有结果的,他这辈子死死都被自己堂哥压住翻不了身,听妈话,趁着没有跟他发展感情,就别再跟他来往了。”

    “你看,你爸爸给你挑选了一个更优秀的人中龙凤,他叫斯穆森,比霍修城更配你。”

    裴潆视线被泪水模糊不清,纤细的手捂着嘴哭泣出声,喘不过气来,很难受。

    她哭了会,撑着酸软的身体下床,找件衣服穿好,便走出了卧室。

    斯穆森冲完澡从浴室走出来,头发滴着水,五官冷峻,高大的身躯披着白色浴袍,也没系好带子,露出了一大片性感结实的肌肉胸膛。

    他之前听见女人在哭,走出来又没看见人影。

    看到主卧的门被打开,斯穆森迈着长腿走出去,在楼梯口看到客厅的佣人,沉声问:“太太呢?”

    年轻的佣人撞见了男主人刚沐浴完的样子,脸微红,指向门口说:“我看见太太一个人晚上出门了,连鞋子也没换。”

    斯穆森眉目冷漠了下来,转身重新回到卧室。

    砰一声,关门声重得感觉整栋别墅都在震动,佣人在楼下都能感受到男主人的怒气。

    ……

    夜幕下,黑压压的有点沉。

    裴潆拦了出租车到裴家,大晚上的,单薄的身子映在白色的路灯下,有点凄凉的感觉。

    她按门铃,很快就有人来开门了。

    “大小姐?”

    佣人发现是裴潆来了,赶紧去叫夫人。

    不一会儿,裴母从楼上下来了,看到深夜回娘家的美丽女儿,赶紧拉着她进屋问:“怎么了这是,又跟穆森吵架了?”

    裴潆眼睫毛还有被泪水染湿的痕迹,长发凌乱披在肩头,只穿着睡裙和已经脏掉的拖鞋,露在外面的肌肤冰凉入骨,看上去过于的狼狈。

    她一把抱住母亲温暖的身体,在颤着身子哭泣。

    裴母让佣人拿外套给她裹着,撇开女儿秀发间,发现了她后脖肩头上都是触目惊心的吻痕。

    裴母接过衣服裹紧了柔弱的女儿,把这些痕迹掩藏好,轻叹了声,劝着女儿:“你啊,哭的妈心要碎了,这年头几个夫妻不吵架的,想开点。”

    “穆森他脾气很坏。”裴潆哽咽出声,眼睛早就哭的红肿了,泪水还在掉:“妈,我不想回去面对他,你让我在家里住几天好不好。”

    “不行。”

    裴母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严肃道:“你都出嫁了,就算要住也要让你丈夫陪同,一个人住在娘家像什么话。”

    “妈!”裴潆求她:“我就住一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