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51章 除非斯穆森不要你了,潆潆!
    “你这孩子,怎么不懂事!”

    裴母别说住一晚,让她多待一刻都不行,又看到女儿哭得很可怜,意识到自己语气重了,放柔下来:“潆潆啊,这几年我们生意家不如以前,多亏了斯穆森这个做女婿的帮忙,妈是心疼你的,也心疼你爸啊,一把年纪熬白了发。”

    裴潆眼眸里沁着泪光,指尖用力地揪紧母亲的衣服:“妈,我明天在回家跟穆森和好,好不好?”

    “你自己想想,每次跟穆森吵架都往娘家跑了几次了?大晚上也这样任性,男人迟早会厌了你。”裴母怜惜的摸摸女儿这张美丽的脸蛋,心中止不住叹息。

    这张脸,美的令男人赏心悦目,不带一点的攻击性,无论是放在家养还是带出去都有面子,何况,裴潆从小就被故意养成温顺的性子。

    裴母花了这么多心血就是为了让这个拥有过人容颜的女儿,能嫁一个比家里更有权有势的家族,给裴家带来更大的利益。

    当下,肯定是劝人回去对斯穆森服软。

    裴母拉着女儿坐在沙发上,给她倒杯温水喝:“你跟妈说说,这次怎么跟你丈夫吵起来了?”

    裴潆眼眸闪过慌张,不敢坦白交代。

    她知道,要是提出跟斯穆森离婚,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会是自己的父母。

    说了,只会挨骂的。

    裴母看她低垂着眼睫毛不吭声,试探问道:“你们今晚是不是上床了,他弄伤你了?”

    裴潆眼睫毛在颤,心中有苦说不出。

    “你啊,就是没嫁前被我和你爸爸宠的太娇了,说几句就委屈上。”裴母看她怎么都不愿说,只好叹气。

    裴潆脸皮薄,即便面对的是亲生母亲。

    裴母拍拍她的手背,哄道:“别怕,我让你哥哥送你回斯家说他去。”

    说着,便叫佣人去把裴江朝喊下楼。

    “婆婆,我这小姑子又在作什么妖啊。”

    从楼梯走下来的是一个娇小甜美的女人,叫宁书萌,嫁到裴家多年,肚子争气生了两个儿子傍身。

    别看她萝莉的样貌,凡事却都要争一争。

    裴母瞪了眼过去:“说什么话。”

    宁书萌也不怕被凶,笑吟吟的打量着狼狈的裴潆,又阴阳怪气道:“江朝在换衣服呢,我听说小姑子哭红眼回娘家了,这又吵了啊。”

    裴潆低着头没出声,也没理会自家嫂子挑衅。

    要说当年宁书萌能嫁进裴家来,都是因为两人大学时是同寝室的关系,一来二往日子长了,宁书萌私底下怎么勾搭上裴江朝的,裴潆自己都不知道。

    不过却知道这个要跟她姐妹,却做了她嫂子的女人,心眼太多了。

    “潆潆啊,你是宛城第一美人没错也有很多追求者,不过二婚的女人比不过一婚的,你要不跟斯穆森过了,以后也只是给人做后妈的命了。”

    宁书萌在沙发坐下来,脸蛋带着讽刺的笑:“斯穆森有什么不好?有权有势又结交的都是名门望族的贵公子们,我要是你啊,就一心把他伺候好了,斯太太啊,顶着名头出去多少人羡艳你。”

    裴潆性格软,可是听得刺耳时,心里难受极了,也会忍不住说:“宁书萌,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不要我管,还叫我老公送你回家?”宁书萌就是看不惯裴潆嫁的好,还要一脸委屈样子。

    作给谁看呢?

    眼见着两人要吵起来,裴母脾气上来了:“都少说两句。”

    “婆婆。”宁书萌嘟起嘴巴,埋怨道:“妹妹和妹夫的事,江朝一个做哥哥的哪里好插手去管的啊,我看让司机送好了。”

    裴母说她:“你懂什么。”

    裴潆看她们一言一语的,非要送她回斯家,放下茶杯就站起来了。

    她调整好情绪,对裴母说:“妈,我先走了。”

    “你去哪?”裴母大晚上也担心女儿的安危,这样乱跑出了事怎么办。

    “我……”裴潆刚想说,抬眸间看到走下楼梯的清俊男子。

    裴江朝西装革履下楼,看到伤心的妹妹也没任何关心的表情,薄唇扯道:“我送你回去。”

    “哥哥,我不想。”裴潆转瞬间眼又红了。

    宁书萌在一旁说:“江朝哥,你送潆潆回去记得别去说斯穆森什么不是,人家夫妻等关起门来又和好了,怪罪的都是多管闲事的人。”

    “少说两句。”裴江朝对自己妻子皱眉。

    他拉起裴潆的手腕,将她带出去。

    “哥哥,我……”

    这对兄妹一走,裴母坐在沙发扶额阵阵头疼,宁书萌看了眼婆婆的脸色,故意扬声说:“真是,也不知道小姑子脑子是怎么想的,家里给她找个有钱有势的老公,还三天两头的闹情绪,该不会是还惦记着霍家那个残废的吧。”

    裴母压不住脾气:“什么话该说不该说,你自己要长点心!”

    宁书萌闭嘴了

    ……

    “哥哥。”

    裴潆被裴江朝强行带上车,她眼泪开始掉下来:“你送我去酒店好不好,我今晚想一个人静静。”

    裴江朝用纸巾把她脸蛋的泪痕擦去,嗓音沉淡:“你静什么?还想跟他离婚?”

    裴潆把哭声哽在了喉咙,怔怔地看着自己兄长:“不行的,对吗?”

    “对。”

    裴江朝无情的告诉她:“除非斯穆森不要你了,潆潆,否则整个宛城没有人能要你。”

    他用的是能,而不是会。

    明明白白想让裴潆死了这条心。

    “你们这样,会让我好累。”裴潆垂下双眸,哭不出来了。

    裴江朝启动车子,扫了一眼苍白着脸色的妹妹:“路上你自己调整下情绪,别到了斯家还哭丧着脸,潆潆,女人跟男人闹脾气吵架没有好处,有空学学你嫂子。”

    宁书萌在读大学时勾搭上裴江朝开始,这么多年过去了,从来没有在男人面前闹过脾气,自己很有一套跟丈夫相处的心得。

    这也是裴江朝为什么会娶一个小户出身的女人缘故。

    裴潆双手揪着睡裙在颤抖,心底说不出的凉意。

    裴江朝没在说话,她怎么跑回娘家的,当晚就怎么把她给送还给斯穆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