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52章 斯穆森怒极反笑,在这栋别墅里看她能跑哪里去。
    夜晚,十一点多。

    裴江朝拽着裴潆走进这栋别墅,他看到客厅沙发坐着气场寒漠的男人,便迈步过去:“穆森。”

    斯穆森点了根烟抽,深色的眸子扫过来。

    他直直的,极具压迫力落在了躲起来的裴潆身上。

    裴江朝毫不犹豫就把妹妹推出来,态度上依旧沉淡:“潆潆回家了一趟,人我送回来,很晚了别让她再跑出去。”

    斯穆森早就料定裴家会迫不及待就把女儿送回来,冷漠着脸色道:“喝杯?”

    “不了。”

    裴江朝很有眼色,看得出来斯穆森这会没心思招待自己,简单说了两句便离开。

    别墅安静下来,僵持住的气氛压迫人心,裴潆怔在原地里,眼睛还红。

    斯穆森幽深的眸子带着一丝阴鸷,盯着她哭过的脸蛋,沉哑的嗓音溢出喉咙:“还不给我滚过来。”

    裴潆咬唇,站在没动。

    “我叫不动你了,是不是?”

    男人发怒的额际青筋都在爆抽,指腹将烟蒂捻灭,阴沉沉的模样很吓人。

    裴潆被一凶,才有动作了。

    她胆怯盯着生气的男人,心中犹豫了许久,一咬牙,往楼上跑去。

    斯穆森看她是想造反了还敢不听他话,怒极反笑的站起身,迈着长腿走上楼梯,看女人在这栋别墅里还能躲到哪里去。

    ——

    【这章来不及在12点前更新了,先把章节发出来,等我写出2千字后,会替换正确的内容——你们放心订阅哈,到时1点左右刷新就可以重新看了。】

    以下,内容错误!

    “可他连你一面都不愿意见了,哭有用吗?”

    梁宛儿被刺激的不轻,身子不由得颤抖,总觉得江雁声的眼神看自己带着讽刺人的怜悯,很恶意。

    车子行驶到了神经病医院,江雁声就在一旁冷眼看着工作人员把歇斯底里且绝望中的梁宛儿强行送进病房。

    李秘书压在音量问道:“太太,你真关她?”

    江雁声凉凉的扫了他一眼,浅色唇角微扯:“你们霍总的意思不是因为她有病才给养在别墅里吗?我倒要看看呢,这个女人是得了什么神经病要你们霍总细心呵护。”

    可是……

    进了神经病医院,没病也有病了吧?

    李秘书不敢瞎说什么大实话,闭嘴沉默。

    江雁声站在空荡荡的走廊上,也没坐,挺直着背脊看紧闭的病房门,医生早就得了她的吩咐给梁宛儿做了全身检查。

    没病最好,有病就给她一辈子都待在这里治。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梁宛儿的哭喊声从尖锐到渐渐的细弱了起来,半个小时后,医生推门出来。

    “霍太太,这位病人恐怕我们治不了。”

    江雁声蹙了蹙眉:“什么情况?”

    医生如实禀报:“她怀孕了!”

    “你说什么?”江雁声平静的清眸骤然缩了一下,盯着眼前的医生。

    他语气十分笃定道:“检查结果她已经怀孕,所以无法对她使用任何的药物,否则很容易导致染色体改变,生出畸形的孩子。”

    江雁声脑子一片空白,耳朵似乎隐约响起了梁宛儿来的路上哭喊着霍修默不要孩子的话。

    还有,她真有底气去找霍夫人,一件件,历历在目。

    她纤瘦的身体紧绷了起来,被走廊白色的灯光照映下,突然感觉一股冷意,从脚底直上了心脏处。

    医生的话,让李秘书也吓一跳。

    明明前一周他安排医生检查过梁小姐没有怀孕,怎么会失误?

    “太太……”

    江雁声身侧的双手握成拳状,看着李秘书一脸意外,极力去压制心底骤然腾升而起的愤怒,红唇抿出声音:“你……闭嘴。”

    李秘书想替霍总解释,看到太太眼底通红一片,也顿时失了音。

    短短的一分钟里,江雁声就好像经历过了一次濒临垂死的挣扎,被窒息感麻痹了理智,无尽的黑暗疯狂地朝她吞噬而来。

    突然间,她就像是力气被人一把扯散,单薄的身形晃了一下。

    吓的李秘书赶紧去扶,手还没触碰到她的胳臂,就被江雁声抬起头的一个眼神给怔住了。

    她眼睛漆黑黑的,冰冷的没有一点情绪。

    李秘书面色微僵,有种被人盯死的恐怖感。

    “太太。”

    “滚!”江雁声从喉咙里发出一个字的音节,黑色的长发垂在肩头,衬得她精致的脸蛋没有颜色。

    李秘书心底说不出的陌生诡异感,一个人的气场怎么能变化的如此快?

    气氛僵硬了片刻后,江雁声唇角竟然缓慢的勾起了一抹笑,弧度恰到好处,让人心底发凉。

    “她怀孕啊?”

    李秘书害怕说错话,沉默点头。

    江雁声眉眼间隐隐透着冷艳的倨傲之色,说话声却说不出的轻轻淡淡:“很好,我喜欢小婴儿啊。”

    这句话听得李秘书是头皮发麻,他还来不及细细琢磨深意,江雁声已经踩着高跟鞋走进病房。

    她脚上的尖细高跟鞋,踩的很重,发出尖尖的声音。

    梁宛儿披散着头发,衣服被扯的乱七八糟的,正抱着膝盖缩在了房间墙角里。

    她满眼的泪水,看到了有人来了,不由得身体发抖。

    江雁声站定,居高临下地看着蜷缩成一团的狼狈女人,黑漆漆的眼珠子直直的打量。

    “不要……”梁宛儿身子逐渐的发僵。

    “嘘!”江雁声缓缓蹲下来,伸出细长的手指将她苍白的脸蛋抬起,冰凉的体温透入了她的肌肤。

    梁宛儿感觉自己的脸就好像有冰冷的刀子划着,呼吸声剧烈的喘息着,却同时受惊一般都不敢挣扎一下。

    “这双眼睛真无辜,哭肿了就不好看了啊。”江雁声勾起弧度的唇角弥漫着冷淡的笑意。

    她怜惜,对,那种诡异的温柔让梁宛儿瞪大的眼睛满是诧异。

    “你,你又想干嘛……”

    被拉到神经病医院来一通吓,梁宛儿都怕她了。

    江雁声又是一笑,少见的冷艳呈现出来:“这么乖,也要听我话,知道吗?”

    江雁声又是一笑,少见的冷艳呈现出来:“这么乖,也要听我话,知道吗?”

    江雁声又是一笑,少见的冷艳呈现出来:“这么乖,也要听我话,知道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