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53章 太太,这是内用的,还有事后药
    “穆森,我不跟你离婚了,真的真的真的……”

    裴潆声音带着哭腔,满头秀发凌乱的披散在肩头,将美丽的小脸衬得无辜又柔弱。

    斯穆森低头看她都快把自己唇瓣咬破,怒意又在顷刻间没了。

    他大手松开了她手腕,双臂将女人身子抱入怀,眉目的寒意褪去几分,嗓子依旧是发沉的:“我现在被你打的很生气,你说该怎么办?”

    裴潆将脸埋在男人强健的胸膛上,沾了泪珠的眼睫毛抬起,清晰可见他五官上的手指印。

    她表情露出了一丝的恼悔,乖乖道歉认错:“对不起。”

    “口是心非说一句对不起就没事了?”

    斯穆森皱着眉头,被女人打的滋味不好受,没讨要点什么回来是不会轻易罢休。

    裴潆想了想,突然要从他怀里起来。

    刚动了动,就被男人大力按了回去,语气沉怒:“好好躺着。”

    裴潆纤细的身子紧缩在男人怀里不敢起来了,不敢,她睁着漆黑的美眸,弱弱说:“我想去客房拿手机,打电话问问雁声她打修默后,是怎么哄好的?”

    “你问她做什么。”斯穆森听了眉头更皱。

    裴潆不敢说是江雁声教她吵不过男人就先动手打他,不擅长撒谎的缘故,让她低着脑袋闷声:“你不是说她生气就家暴修默,肯定很有经验啊。”

    “都是男人哄她,你别跟她学。”斯穆森说话冷漠到了极致。

    裴潆不敢惹他了,只敢点头。

    斯穆森胸膛堆积的郁气这才消散不少,低首,先是闻了闻她秀发的冷香,嗓音掺着危险意味:“以后你再敢对我动手,我就把你手折断,记住了吗?”

    裴潆身子一颤,下意识把手藏起来。

    斯穆森的唇舌开始舔过她的脸颊,沿着下面而去,气息浓烈薄烫,侵染着她白皙的肌肤。

    裴潆美眸迷离的眯起,有点难受,红唇低低喘气,倏地间,她紧闭的双腿被男人拉开。

    ……

    ……

    隔天一早。

    江雁声醒来,并不知道昨晚斯穆森又在败坏她了,还打电话问了裴潆情况。

    那头,裴潆支支吾吾的说了下。

    “咳,你没事了就好。”江雁声略尴尬,一笔带过了这事。

    “雁声。”裴潆是把自己男人叮嘱的话忘了一干二净,向她讨教经验:“你是怎么把修默管住的?”

    江雁声将脸埋在霍修默的枕头里,上面都是他清晰好闻的气息,缓声跟她说:“裴潆,像你老公这种做什么事情都要按照他的想法,别人只有默默承受的份,不听从就会有你看的臭脸和甩不尽的脾气,没什么招是比跟他分开更明智的决定,不过……

    你已经嫁给他了,面对这样脾气大的男人就别妄想着改造他什么,跟他讲理是没用的,只要脾气比他更大,驯服贴了早晚的事。”

    “怕有点难吧。”裴潆很忧愁。

    江雁声点到为止,说多了就跟劝人家离婚没什么区别了,她话题一转:“你今天出来逛街吗?慢慢又约了我们看婚纱。”

    “我可能不了。”

    裴潆这会儿还躺在床上没起来呢,她跟江雁声说了几句,看到佣人进来便把电话挂了。

    佣人端了早饭和两盒药给她:“太太,药膏是内用的,还有事后药。”

    “好,谢谢。”裴潆脸颊发红。

    她等佣人离开主卧了,才把药膏拿过来拆开,昨晚斯穆森的两巴掌没有白挨的,要了她一整晚,最后还出血了才停。

    裴潆浑身酸软无力,看来今天是下不了床。

    婚纱店。

    江雁声跟徐慢慢约好十点左右去看婚纱,先前被徐慕庭一捣乱,后面选婚纱被耽误了几天。

    两人逛了两家店,又去了第三家。

    江雁声挽着她的手,说道:“其实上一家要下订单定制尺寸的那套公主款式婚纱也不错,不过你下个月就举办婚礼,会赶不及。”

    “赶得及的。”

    徐慢慢说:“周文接一个大单,对方慕名找来,花了重金指名要他亲自负责,可能要忙大半年了。”

    江雁声意外问道:“那你和他婚礼且不是要延期了?”

    “对。”徐慢慢秀美的脸上情绪显得寡淡。

    江雁声想了想,将口中的话咽了下去。

    徐慢慢跟周文已经领证同居,再提什么想不想结婚这种事,就有点矫情了。

    她刚要拉着徐慢慢走进一家店,却透过玻璃窗柜看到了另一对男女。

    美丽的女人穿着白色高领蕾丝针织裙,露出两条细白的腿站在婚纱前挑选,身旁,站着一个高大威猛的帅气硬汉。

    两人有说有笑的,男人时不时伸出夹着烟的手捏了捏女人腰,神色痞气。

    “你看什么?”

    江雁声的视线从郭澄伊的身上收回来,没走进去打招呼,对徐慢慢说:“碰见一个认识的人。”

    “唔,我们走吧。”徐慢慢听她说是认识,而不是声称朋友,便知道江雁声是没打算进去打招呼。

    两人越过这家店,选择了下家。

    一整天逛下来,江雁声没买什么,徐慢慢趁着有人帮忙提意见,挑选了不少婚礼用的喜庆东西。

    新娘子还没叫累,江雁声就先累得坐在公共椅子上,白皙的手捶捶膝盖,说道:“原来结婚这么麻烦。”

    徐慢慢好笑:“你不是结过一次吗?”

    作为已婚两年多的妇女,江雁声却对婚礼细节布置和需要准备什么一无所知。

    她自己都说:“我当初嫁给霍修默,人去了就行了,连婚纱都是头一天晚上霍家派人送来的,婚礼也是霍家操办,没有让江家插手。”

    “你这个新娘真轻松。”徐慢慢对跟周文的婚礼谈不上多重视,但是表面样子却做得非常完美。

    就连周家人看了,也会认为她是真心过日子的。

    “是轻松呢,婚前都没跟自己老公见面超过三次,他板着死人脸都跟被我强娶了一样。”江雁声眉眼间流溢出很浅的笑意,口中却说着霍修默不是。

    徐慢慢也笑了笑。

    恢复正常后她双商早就在线了,一颗心都跟开了七窍,看什么都透切无比,轻声说:“像修默和穆森他们被外面的女人捧惯了,有时会摆出高高在上的姿势拒人千里之外,其实,就像个大男孩要你哄着宠着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