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55章 太太晚上的心情,很不好吗?
    江雁声今天逛街时还看到郭澄伊跟一个男人在婚纱店里,三天假期也没过去。

    听见佣人说回来了,还有些意外。

    郭澄伊刚好下楼,依旧穿着那身高领的白色针织裙,说明她白天没有眼花看错人。

    “太太。”

    郭澄伊带着笑容,主动开口道:“我未婚夫下午被空乘公司一通电话叫走了,他的假期提早结束,所以我也无事就回来上班。”

    江雁声容颜冷淡,上楼梯与她擦肩而过时,出声问:“郭小姐连婚纱都开始看了,这是要结婚了?”

    郭澄伊眼眸划过一丝讶异,没想到她会知道,也坦然承认:“有这个打算。”

    江雁声扯了扯浅色唇角:“恭喜。”

    她继续走上楼,纤细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

    郭澄伊收回视线,去问佣人:“太太晚上的心情,很不好吗?”

    佣人不知道:“刚回来呢。”

    ——

    【读者必看】

    作者:2.18 今晚12点前六千字更不完了,我先发一章出来占坑,内容是错误的,马上熬夜写,等凌晨一点半左右会替换成正确内容。

    到时候,你们刷新就可以看见了更新内容了。

    看不见的,移除书架重新添加就可以哦。

    以下内容,错误。

    江雁声怔怔的转头看向餐桌,只见男人修长的大手将精致的饭碗端了过来。

    霍修默看到,眉目的神色明显敛了起来,眸色扫向了怀中的女人,问她:“这是什么?”

    “饭啊。”

    江雁声莫名的有点慌,指尖攥紧了手心:“我饿了,就吃饭啊。”

    霍修默的五官轮廓看上去有些冷峻,他大手紧紧的攥着这碗泡着水的饭,看女人的眼神变得很深暗。

    江雁声双眸无辜,声音低软的说:“饭凉了,我就放了点热水进去。”

    霍修默抿着薄唇没出声,等她开口解释了,他才说话:“为什么要这样吃?”

    “方便。”

    这是江雁声给出的解释。

    霍修默脸色还是不好看,胸膛内的心脏因为她的这个举动而密麻的开始疼痛。

    用水去泡饭吃?

    她怎么会养成这种习惯。

    “修默。”江雁声看出他的情绪不太好,讨好的伸出白皙的手去摸摸他冷硬的下巴,咬着红唇说:“你是不是生气了?”

    霍修默眉目逐渐的冷峻转瞬间又温和了起来,大手将女人柔软的手指包裹住,嗓音低沉:“我没生气,以后饿了也不要这样吃了。”

    江雁声点点头,去抱住他的腰身说:“你喝了很多酒了吗?我给你泡杯醒酒茶?”

    “不用。”霍修默双臂把她抱起的力气还是有,步伐也稳沉地朝楼梯走去,开腔道:“你先上楼等会,我去给你煮碗面。”

    “你煮?”

    江雁声有些的意外。

    男人感受到了女人的惊讶,手臂收拢抱紧她温软的身子,薄唇扯动道:“霍太太,你老公在生活上还没残疾到连一碗面都不会煮。”

    “没说你残疾。”

    就是像他这种矜贵的公子哥,不是应该连糖和盐都分不清的吗?

    然而,事实证明了。

    霍修默一碗瘦肉面煮的还是很地道的。

    江雁声盘腿坐在沙发等了二十来分钟,门外,男人便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进来了。

    霍修默此刻把领带和腕表都摘了,只穿着款式简单的深黑色衬衫和西装裤,脚上踩着灰色的棉拖,看上去像褪去了一身的冷贵气势,变得接地气了起来。

    江雁声托腮看着男人,眉眼微弯。

    霍修默看了她一眼说:“一碗面也让你高兴成这样?”

    “唔,有吃就是福啊。”

    江雁声没说真话,看霍修默这副模样还很顺眼的,纤细的手指勾勾,让他过来。

    霍修默挺拔高大的身躯靠近就坐在女人的身旁,将碗面放在茶几上,又给她递了一双筷子。

    江雁声能从他身上闻到酒气味,不浓烈就是了,她问他:“徐慕庭怎么样了?”

    霍修默眼皮都没抬一下:“你很关心他?”

    江雁声低头吃面的动作一顿,很讶异般的看他:“霍先生,你不是连这个醋也要吃吧?”

    “没有。”

    男人一口否决:“他还能怎样,适应了大舅子的身份就会好了。”

    江雁声看他说的倒是轻巧,要真能去适应就不会去买醉了。

    “你们男人,真是事情一不顺心就爱喝酒。”她小声的抱怨。

    霍修默深眸扫了一眼她,懒得去揭穿她自己也是这副德行。

    男人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看着她低头吃面的乖顺模样,大手伸过去将她脸颊乌黑的发丝拂过耳后。

    “对了,我找中医给你开了秘方。”

    江雁声吃了几口面,说这话时,洁白的容颜平平静静的,像是说件很寻常的事情。

    霍修默一时没反应出来什么秘方,等女人的眼神朝他的西装裤扫来的时候,他深眸眯了一度,阴沉沉地盯着女人漆黑的眼眸。

    他语气也沉了:“江雁声。”

    “唔,你看了几次医生了,还是这样不死不活的,要不我们找点别的方法吧?”江雁声说认真地,眼眸里全是坦荡的神色。

    她还开解这个黑脸的男人:“我们要面对这个事实。”

    霍修默伸出修长大手,面无表情地将她碗端走:“白喂了你。”

    “喂,你这男人气度小成这样,我又没有嫌弃你啊。”江雁声去抢面,结果他就是不给她吃了。

    最后,干脆把筷子一放,说霍修默:“你妈以前没少逼我吃这些秘方呢,我都没有说什么。”

    “那你吃了?”

    “……”

    江雁声看着他板起的俊脸,先妥协:“好好好,你不吃就算了。”

    霍修默眉头紧皱,又将一碗面塞回她手上:“吃掉,等会有力气用手。”

    江雁声看他打坏主意,一时没胃口也不饿了,把碗筷放在茶几上,打着哈欠站起身,边走边说:“唔,困死了。”

    霍修默从后面将女人给拉拽了回来,不顾什么,就把她拦腰抱起,气势强大地朝浴室走去。

    “喂!”

    江雁声双眸睁起,挣扎着要下去,手心推着他:“霍修默,你别乱来。”

    男人薄唇勾出某种弧度,深深凝视她带着惊慌的眼眸:“现在知道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