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56章 一个男人送女人东西,不是想睡她,就是睡完了。
    走廊的灯光一盏都没有开,夜深人静走在黑暗里,五感会变得异常的清晰。

    江雁声双眸看到书房的门缝透入了一丝光线,她走过去,纤细单薄的身子就站在门前。

    只要抬起手,轻轻往里一推就好。

    江雁声喉咙就像是堵了什么似的,此刻努力去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发白的指尖刚碰到门板。

    还没用力气去推开,里面先传来了男人粗粗喘息声。

    很重,一下又一下。

    江雁声心脏猛的一颤,毫不犹豫就去推门,结果却发现被反锁了,根本就推不开。

    她清丽的脸在短短几秒钟就变得苍白如纸,当书房里紧接着响起女人娇娇媚媚的叫声时,脑海中更是一片混沌昏沉。

    这种感觉是从未体会过的愤怒和升起了丝丝委屈,以及震惊到了绝望的境界。

    江雁声扶墙而站,后背紧紧贴着才没有瘫软下去,她漆黑的眼眸更是泛起了水色。

    霍修默的欲,明明是那么重。

    他每晚身体滚烫紧绷到了极致,就是对她没反应,一点反应都没有。

    是不是,他腻了她的身体,找到了更新鲜的?

    江雁声额头裂开了一样疼痛,想去把书房的门敲开也好,砸开也好,就是要亲眼目睹霍修默跟别的女人做的画面。

    这样,她对爱情也就彻底死心了。

    可是,江雁声几乎连站都站不稳了,呼吸急促,苍白的小脸衬在黑暗里冷的吓人。

    书房里男女亲密的动静声陆续传来,此刻她已经无法分辨什么,心底有种恐怖熟悉的感受袭来,是来自身体另一个她想复苏了。

    江雁声咬紧舌尖,强大的意志力让她撑着离开走来,就算病发也不能在都景苑。

    夜色下。

    她步伐虚浮地走出别墅,眼前重影很重,看什么都模糊的,拿了钥匙和手机到车库开了一辆车出来。

    深夜,一个女人打车不安全。

    这点防范意识江雁声即便快理智全无,也记得,她不能在失去了自我控制的时候,让自己身处危险的环境里。

    上车,开了一段路。

    她意识越发薄弱,眼眸开始涣散不清。

    从前方,一辆卡车倏地从黑夜迎面开过来,强烈的灯光直直就往她的车内照,让江雁声双眸被刺到了,无数白光闪过。

    她指尖抓紧了方向盘,注意力瞬间被转移,心底的恐惧滋生出来深怕跟人撞车。

    下一秒。

    运货卡车迅速开过,带着猛烈的风声。

    江雁声身子虚汗,把车停在路中央没有继续朝前开,呼吸比先前更加重几分。

    差点,就撞上了啊。

    她低头,光洁额头溢出薄薄的汗珠,滑落到了睫毛上,随着她不停的颤抖,又砸掉在了手背上。

    冰凉的触感,让江雁声猛地回神。

    被路上的卡车一吓,倒是让她混沌恍惚的意识瞬间就清醒无比了,心脏却差点被吓到窒息。

    此时,南浔来电话了。

    江雁声调整好呼吸,才拿过手机接通:“喂。”

    “声声,我托关系查到了郭澄伊名下最近是新买了一套豪华配置的公寓,价值上千万呢。”

    南浔不知情况,把详细资料告诉她。

    江雁声听了还有些怔,即便事实摆在了眼前,依旧让她哽咽得许久都不成开口说话。

    南浔在那头问:“亲,你怎么了?”

    “南浔。”

    江雁声发红的眼眸直直望着漆黑的夜,溢出红唇的声音很缥缈:“一个男人给一个女人买房子送东西是为了什么?”

    南浔想了想:“呃,按理来说一个男人给女人这些,不是想睡她,就是已经睡完了。”

    江雁声低头笑了,自嘲又狼狈的很:“是啊,还不够明显吗?他之前要没把人给碰了怎么会给上千万的房子。”

    “声声,你在说谁?”

    南浔听着,她不太对劲的样子。

    江雁声眼底含着泪迟迟没有落下,又同时升起了某种刻骨的冷意,她喃喃出声:“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就是不知道是医生财迷心窍献上自己的亲妹妹,还是男主人早就心怀叵测了。”

    “声声。”

    “南浔,时间长了,男人就会彻底对一个女人没了欲的,对吗?”

    江雁声现在很难受也很堵心,她查到了这份上,先前霍修默所有的异常举动仿佛就在这瞬间被放大。

    要是没有徐慕庭今天提了一句,她是不是要等着霍修默给她离婚协议书,又或者郭澄伊主动找她坦白两人私底下的关系。

    她才后知后觉的,最后一个知道?

    南浔要还不明白过来怎么回事,都是傻子了,她语气有点急:“声声,你在哪?”

    江雁声抿着苍白的唇,没吭声。

    南浔又说:“我去找你好不好,霍修默不是都举不起来了,怎么会出轨玩女人呢?”

    提到这,江雁声胸口就窒息的难受,哑了声开口:“南浔,我先前踹得他快废了,他是不是怪我?”

    “霍总要怪你,就不会对你好了吧。”

    即便是这样,江雁声还是忍不住去猜忌什么:“我流产……我怕他可怜我刚没了孩子,这段时间都在补偿着对我好,南浔,他碰不了我,他能碰别的女人。”

    说到最后,江雁声几乎声调异常难听无助。

    “那个,你脾气别上来,先回答我郭澄伊是谁?怎么又跟你老公勾搭上了?”南浔先找话题稳住她的情绪,从家里拿钥匙急匆匆出门。

    两人供事了这几年,南浔有时会发现江雁声在受到情绪刺激下,做出点事是毫不顾及后果,事后了,才一脸茫然的模样。

    让你,说都说不得。

    “我让你找针灸师,就是为了换了她。”

    江雁声自从撞见郭澄伊晚上穿着护士服去给霍修默针灸,凭借着女人的直觉就感到了不对劲。

    果然,这里就出问题了。

    “南浔,我没事的,你大晚上别出门找我了。”江雁声听见电话那边传来车子启动声,转瞬间情绪又异常平静下来。

    她压下眼底的泪意,轻声说:“我去找一个人算账。”

    ——

    霍修默紧绷着一张英俊冷寒的脸,推门进卧室,光线很暗,迎面有股冷气袭来。

    他皱眉,下意识去看大床方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