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58章 霍总,你是不是有拿一千万砸女人的嗜好啊?
    拉下百叶窗,房间里的光线暗淡,俊美高大的男人从透明的玻璃柜里拿出针管,排出里面的空气,又在柜中拿出了玻璃小瓶。

    他转身,缓步走向躺在白色床上的女人,很安静,乌黑的长发四散在枕头上,完美露出精致洁白的容颜,双眸紧闭,纤细的身子掩在了被子下。

    “堂哥,你给江雁声注射镇定剂有什么用,醒来还不是跟你疯。”姬帅坐在一张黑色的皮椅上,穿着窄版西裤翘起了二郎腿。

    姬温纶俊美斯文的脸孔隐在昏暗里,大手将女人白皙的手腕从被子拿出来,指腹轻轻摩挲了会她的肌肤,才将细尖的针头对准了位置。

    慢慢的,一点一滴注射进去。

    江雁声在沉睡,疼痛感却让她眉心拧了起来。

    “好了,继续睡。”姬温纶低醇平缓的声音带着安抚人心的功效,长指温柔的将她眉眼抚平。

    江雁声呼吸均匀细微,微蹙的眉心也舒展开,略白的小脸让她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感觉。

    姬帅走过来看,妖娆的眼眸划过似笑非笑之色:“也就你治得住她啊,堂哥。”

    “去把车库的车开出来。”姬温纶沉静开口。

    姬帅挑眉:“你要把她送回去?”

    姬温纶扔了针头,神色从容淡定:“逃避只会让她的伤更重,对她的病情也没有好处。”

    “堂哥,你就不怕她现在身心俱疲被逼疯?”姬帅眸子慵懒地微眯,伸出白皙的长指要去摸冰凉的女人脸。

    姬温纶倏然伸出大手挡住了他的举动,两人四目相对,他神色冷然:“我警告过你什么,忘了?”

    姬帅阴美的五官脸庞微变,收回了手抄在裤袋里,薄唇一勾:“哦。”

    ——

    凌晨快1点,南浔睡的很不安稳,她电话被江雁声挂断后,又打了几个过去都没人接,发短信也一样。

    今晚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让她胸口闷闷的,就连躺在床上也很不舒服的样子。

    当她再次睁开眼,去拿枕头下的手机看江雁声有没有回她时,突然听见房间外响起了很大的动静。

    南浔吓得手一抖,手机砸掉地板。

    她慌忙下床弯腰去捡,紧闭的房门倏地被打开了,伴随着冷风袭来。

    “你们……”

    南浔僵住了身子,仰着微愣的俏丽小脸,看着数十名保镖堵在了门口。

    这是什么架势?

    李秘书走进来,做出请的手势:“南小姐,霍总在外等你。”

    南浔反应过来,一把被子拉到身上遮住,双眼有丝丝怒气染起:“你妈妈没有教过你女孩子的房间不能乱闯?还是带着这一大群男人来。”

    李秘书态度不变:“南小姐,我们要看女人花点钱去会所看就好,犯不着半夜集体跑来看你,请你现在跟我出去。”

    “……”南浔。

    “你是谁?是在说会所小姐比我好看吗?看来是常客啊。”

    “南小姐,霍总不会伤害你,问点事而已,你不用拖延时间。”李秘书看透她的心思,不给面子点破。

    南浔这下没话了。

    她手指用被子紧紧包裹着自己,又说道:“我穿着睡衣怎么出去?”

    “那南小姐就披着被子出去吧。”李秘书今晚很严肃,找了两名保镖进来。

    南浔咬牙,看着这群人高马大的男人,她忍了,俏丽的脸上扬起招牌笑容:“呵呵,让开让开啊,你们堵在门口我再瘦也闪不出去啊!”

    客厅,霍修默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气势寒冷逼人,看到女人被带出来,他抿紧的薄唇吐出冷冰冰的话:“江雁声在哪?”

    南浔寡不敌众,忍着脾气说:“霍总,你老婆晚上又不是跟我睡,我怎么知道?”

    “宛城地下赌场和她的公寓,都没有找到人。”霍修默英俊的五官轮廓此刻彰显着阴沉之气,嗓音越发的低而冷:“她这些年都跟你混在一起,不来你这里,会去哪里?”

    南浔怎么有种感觉霍修默话里话外在指责她,把他的老婆给带坏了?

    她沉默了会,阴阳怪气的在笑:“霍总啊,你这么紧张自己老婆,怎么就没见她在的时候,都长点心呢?”

    霍修默眉目骤然冷沉起来,直直盯着她。

    “声声她事业运非常好,上天给了她一副好嗓子,天生就是红的命,站在舞台上会有无数的歌迷喜欢她,即便是这样,她却更倾向一个家能给她的温暖。”

    南浔告诉他:“声声息唱回归家庭,霍总,你永远无法理解她是倾注了所有代价,或许,你听了会觉得矫情,但是这是事实。

    声声她没有你之前,除了事业还有什么?而有了你,她又还有什么?”

    【有了你,她又还有什么?】

    这句话,让霍修默心脏骤然收紧疼痛,五官过于冷峻锋锐,眼底的神色变得隐晦复杂。

    南浔话站在原地,话一旦说出口,她也不怕眼前这个气场强大阴深的男人,冷笑道:“霍总,你真的很厉害,能把声声不知不觉调教成你想要的样子。”

    霍修默泛着血色的眸子紧眯,嗓音压着激烈的情绪:“姬温纶,你认识吗?”

    南浔第一次听见这个名字,脸上露出茫然。

    霍修默薄唇抿紧,没有问下去。

    半响后,南浔开口了:“霍总,你们一群男人待在一个单身独居女性的住处不合适吧,再说了,声声在哪我真不知道。”

    霍修默没有走,语气命令南浔:“你给她打电话。”

    “……”

    南浔裹着被子都热出了一身汗,无语了:“我要能打得通,还会在家睡觉?”

    “她找过你?”

    “找过啊,但是我一个字都不会跟你说。”

    南浔要不是碍于霍修默的身份,她早就指着他的脸骂出轨男了。

    都成残废人士了,还玩女人。

    你很厉害哦。

    霍修默掀起深眸扫了一眼她,长指点了根烟,薄唇抽了几口,面无表情道:“一千万,告诉我她找你说了什么。”

    “什么?”

    南浔笑了,是被气笑的。

    她很好奇问霍修默:“霍总,你是不是有拿一千万砸女人的嗜好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