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60章 同样高大的两个男人,大打出手!
    “霍总,太太被一个男人送回别墅了。”李秘书接完电话,很是震惊这个消息。

    霍修默英俊的脸瞬间就变了神色,倏然从沙发起身,气势冷漠阴鸷的朝门口走去。

    一行保镖,也紧随其后。

    “靠,土匪啊这群男人。”南浔眼睁睁看着霍修默带人嚣张离开,心里恨滋滋的。

    声声回来了是吧?

    看不弄死你!

    ……

    都景苑,别墅灯火通明。

    佣人们都没入睡,躲在厨房看着坐在客厅悠闲喝茶的俊美男子。

    也不知道他跟太太是什么关系。

    半个小时前,亲眼看到他抱着昏睡的太太走进来,直径上楼朝主卧走去了。

    姬温纶喝了半杯茶的功夫,门口处传来了动静,他沉静的视线看过去。

    霍修默一身冷峻气场从外面进来,眼中闪现出愤怒的血色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姬温纶,青筋鼓起的大手咯咯作响的握成拳。

    他大步走过去,一言不发挥拳袭去。

    姬温纶嘴角硬生生承受下这股强悍的力道,长眸微冷,当场就还了他一拳。

    同样高大的两个男人,一个英俊沉冷,一个矜贵温淡,直接在客厅大打出手。

    ——

    作者:这章是重复内容,我先发一章出来,等会写完2千字会替换成正确内容,你们不要熬夜等了哦,早上再来刷新看。

    刷新看不到,就移除书架重新收藏哦。

    如果想等的,凌晨一点半左右再来刷新吧。

    这是最后一次这样干了,以后不会了,作者保证!

    2.21 我会更八千的,补上2.19欠下的一更,会在中午12点更新。

    ——

    ——

    ——

    江雁声今天逛街时还看到郭澄伊跟一个男人在婚纱店里,三天假期也没过去。

    听见佣人说回来了,还有些意外。

    郭澄伊刚好下楼,依旧穿着那身高领的白色针织裙,说明她白天没有眼花看错人。

    “太太。”

    郭澄伊带着笑容,主动开口道:“我未婚夫下午被空乘公司一通电话叫走了,他的假期提早结束,所以我也无事就回来上班。”

    江雁声容颜冷淡,上楼梯与她擦肩而过时,出声问:“郭小姐连婚纱都开始看了,这是要结婚了?”

    郭澄伊眼眸划过一丝讶异,没想到她会知道,也坦然承认:“有这个打算。”

    江雁声扯了扯浅色唇角:“恭喜。”

    她继续走上楼,纤细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

    郭澄伊收回视线,去问佣人:“太太晚上的心情,很不好吗?”

    佣人不知道:“刚回来呢。”

    ——

    江雁声推开静谧的主卧,没有开灯,被风吹动的窗帘透入进来浅淡的光线。

    她在灰蓝色的大床坐下,伸手拉开抽屉。

    第二层放着避孕用品,都是她买的,女人对这方面很敏感,男人用了几个多少都会记得。

    江雁声将床头柜的台灯打开,光晕照映着她洁白的脸上,情绪淡淡,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数。

    她数完一个就往垃圾桶扔一个,反正霍修默也用不上了,看着就碍眼。

    江雁声面无表情地数了两分钟,手指往抽屉伸去却摸了空。

    她微怔,将抽屉拉大点。

    没了。

    江雁声的心顿时仿佛被一股难言的滋味紧紧缠绕,眼角泛起了凉意,她没记错的话。

    抽屉里的避孕用品是五十六个的,少了三个去哪了?

    这个不解的疑惑,让江雁声指尖生生陷入了手心里,疼痛袭来却不自知了一般,她垂下眼睫毛,深呼吸将自己情绪控制好,然后拿出手机,拨打一通电话出去。

    ……

    另一处,商务大楼的办公室,南浔穿着一袭露出美背黑色礼服毫无形象跪在沙发上,用靠枕捂死这个无节操的浪货,双眼圆睁,咬牙道:“想听我唱歌是吧?老娘就唱给你听,夏天夏天悄悄把你摁到高粱地,压死你压死你,不让你喘气。”

    男人高大狂野的身形陷进真皮沙发上,精致性感的五官被靠枕挡住,倏地伸出骨骼分明的大手抓住手腕她:“南浔,你再给老子扑上来,就别怪被人摸。”

    南浔俏丽的脸上冷笑,在温顺的兔子逼急了也会跳墙:“你他妈有种,有钱给女人买奖杯还不如拿去捐款做善事,以免名声丑得你祖宗从棺材跳出来都救不了你!”

    霍负浪邪妄的眼眸一眯,作势要把她压下去。

    就在这时,南浔掉在地上的手机响了。

    她一看是江雁声的电话,先停手:“休战,等会老娘再跟你拼了。”

    南浔扔掉靠枕,弯腰拿起手机:“喂?”

    霍负浪身形慵懒的从沙发坐起,深沉的视线刚好看到女人身侧的曲线玲珑。

    她的腰盈盈一握,很细。

    让霍负浪想起了这段时间网上女明星戏称的蝴蝶腰,一般都是形容腰部细且有着完美曲线。

    “好,查人房产这个简单,你等我电话……”南浔讲完了电话话,刚转身就看到霍负浪一副色眯眯的表情盯着自己,怒得脱下高跟鞋扔了过去。

    反正被他封杀了几次,南浔早就无所惧了。

    ——

    郭澄伊来这里工作,江雁声手上有她个人资料,都给南浔发了过去,然后一个人就在安静的卧室待着。

    她低垂的眼睫毛,视线落在垃圾桶的避孕用品上,少了三个不是在家用了,就是带到外面去用。

    江雁声指尖捏紧手机几分,心中先压下情绪,没有查到证据前,她应该要沉住气的。

    在床沿僵着身子坐了四十分钟,江雁声这才起身,拿了一套干净的睡衣洗澡。

    晚上快10点多。

    她已经睡着了,静静地躺在床上,门外,终于被缓缓推开了。

    霍修默挺拔高大的身影走进来,脚步刻意放轻,看到床头柜灯是打开,他深沉的视线望向躺在被子里的女人。

    是睡了。

    双眸紧闭着,呼吸浅浅。

    霍修默看到她,英俊眉目间的疲惫褪淡去几分,怕一身酒气把女人给吵醒,抬手先将西服衬衫脱去,扔在了沙发上,才迈步走到床沿去亲亲她脸蛋。

    江雁声长睫毛没有颤一下,却呼吸进了他喷洒而来的酒味,不是很浓烈。

    过了会,霍修默去洗澡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