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61章 霍总,太太发病后就是凶了一点
    霍修默深眸里的瞳孔明显缩了一下,大手扣紧了她纤细的腰肢,又想低首吻下来。

    江雁声苍白着脸也不躲开,漆黑的眼眸就这样盯着他看。

    男人的唇舌温热碾转在她的唇上,力道逐渐加大了一点,却迟迟得不到她的任何回应。

    即便是挣扎,也没有。

    霍修默眼底隐去了极重的沉色,低低呢喃从喉间溢出:“声声,你哪里听来的?我没有叫徐慕庭做这种事。”

    江雁声的语气里沁着冰冷问他:“徐慕庭亲口对我说的,能有假?”

    霍修默开口说话,嗓子黯哑的厉害:“我没有,你不信我打电话给他对质。”

    江雁声心里讽刺极了,两人串通好了一切还会怕对质?她哽咽了许久,才开的了口:“你晚上趁我睡着拿着避孕t去书房做什么?”

    她现在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了,眼睛很红,执着的盯着霍修默英俊的脸庞看,想看出什么来。

    霍修默脸部肌肉微僵,皱着眉头说:“我在书房试一下自己,拿t是怕不好做卫生。”

    “你没有找女人试?”

    江雁声就不信他连跟她做都百般不情愿戴,一个人自己动手,还能积极的戴上弄?

    霍修默眉宇神色瞬间就阴沉下去,叫她的名字咬字很重:“江雁声。”

    “你凶我做什么?”

    女人一控诉,霍修默额头的太阳穴处就突突的疼:“我有女人,要试也是拿你身上试。”

    “说的到好听。”江雁声被他双手双脚绑着没办法起来,不然早就一巴掌甩过去,就算脾气上来了,都只能忍着,红唇溢出的声音更是隐忍极了:“你半夜偷偷摸摸去书房,还传来那种声音,霍修默,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霍修默幽深的眸子闪过什么,盯着她颤抖的双眸:“你没有睡?”

    江雁声眉间浮现出讽刺,冷声道:“你要没反锁了门,今晚你会被我抓奸当场。”

    “我没有。”

    霍修默这是第二次说这句话,嗓音听着很沉,不带任何情绪起伏:“声声,你误会我了。”

    “女人娇喘声是什么回事?”江雁声冰冷冷的问他。

    霍修默眉头皱紧,抿着薄唇没说话。

    江雁声胸口酸涩滋味难忍,有什么堵着出不来,她看到男人无话可说的模样,指尖用力掐紧手心,似乎想要用手上的疼痛感来转移她心上的。

    可惜,没用的。

    她痛得厉害,身子都在颤抖。

    “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

    江雁声抬起快透红的眼眸,看着他,笑的自嘲:“你跟郭医生私底下做了什么勾当,让他把郭澄伊送到家里给你,而我就像个愚蠢的女人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霍修默,上半夜抱着这个,下半夜抱着那个,很好玩吗?”

    霍修默听她字里行间非要把出轨这个标签给他帖上了,激烈的情绪在眼底起伏变化,又要努力把嗓音放低放柔:“你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我不跟你吵。”

    “霍修默,你就没有什么话跟我解释?”江雁声咄咄逼人质问他有没有出轨,更想质问他是不是对她的身体没了反应,却怎么问都问不出口。

    霍修默挺拔高大的身躯从她身上起来,眉宇的神色收敛起来,又恢复的淡漠如常的模样。

    他俯首,大手摸着她冰凉的脸蛋,低低注视着女人发红的眼角,薄唇扯动:“没有的事不要去想太多,你先睡,我去书房处理点事就回来陪你。”

    “我不要,你放开我。”

    江雁声企图想挣脱出手上的绑带,却根本就没用,他绑的太紧了。

    她一脸的苍白,又浮现出愤怒的表情:“霍修默,你半夜要去处理什么事,是不是安慰了我这里,还要去安慰郭澄伊那里?”

    霍修默走到门口的身形一顿,转过头,深沉的目光很浓盯着床上几乎快崩溃的女人,冷漠道:“江雁声,如果真有别的女人能取代你在我心里的位置,我会一分一秒都不会犹豫把你扔出去。”

    江雁声听到这句话,一瞬间就失神了。

    霍修默的嗓音,透着黑夜的凉意清晰传来:“你是我的女人,我把心都掏给你还不够让你死心塌地的跟着我?江雁声,你就这么信姬温纶,信到连我这个丈夫都无法代替?”

    ……

    门,重重被关上,震动的墙壁在彰显着男人凛冽的怒意,也隔绝了外界所有声音。

    没有关上的窗户,有冷风吹过来,江雁声身上盖着被子也觉得很冷。

    她眼圈一点点变红,无言抑制的酸楚情绪瞬间就涌入了上来,连带着泪珠也从眼眶砸掉下来。

    江雁声将苍白的脸埋在枕头上,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像哭的太狼狈

    门外面。

    女人的哭声接连不断传来,在空荡荡的走廊上听得很清楚,霍修默僵硬在身形站着许久没有动,眼神太过晦涩复杂。

    “霍总。”

    李秘书上楼,压低声说:“郭医生一家老小会在天亮前就出国,不会在回宛城。”

    霍修默薄唇紧紧的抿着,侧脸冷峻无比。

    李秘书沉默了数十秒,略有迟疑道:“柏医生打电话过来说太太情绪容易极端化的话,建议开始给太太服药治疗。”

    霍修默一记深冷目光扫过去,李秘书赶紧低下头。

    久良,霍修默沉声:“服药就能让她冷静?”

    “暂时的。”

    李秘书又说道:“柏医生先前第一套方案让我们假装不知真相,极力满足太太内心极度渴望的一切需求,这样才能减少她发病的次数,可是,如果没用的话,只能用第二套方案,强制性治疗。”

    霍修默想也不想否决了第二套方案,眼底尽是浓烈的心疼情愫:“她自尊心要强,瞒的这么辛苦也不愿意跟我坦白,去揭穿跟逼疯她没什么区别。”

    “霍总,其实太太发病后就是凶了一点。”李秘书脱口而出这句话又觉得不对。

    不仅凶,还是个危险人物。

    霍修默眉目间掩不住疲惫之色,长指抵着捏了捏:“先找柏医生拿点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