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64章 你不把饭吃了,我有的是时间嚼烂了喂你
    “唔。”

    江雁声一阵反胃,紧咬的牙关被撬开,想要将香腻的鸡汤吐出来,又被他长舌强势喂了回去,挣扎间,丝丝汤汁从嘴角流淌下来。

    霍修默低着头,指腹抹掉她眼角的泪珠,薄唇怜惜舔去她唇角的汤汁,携带着特殊的炙热气息。

    江雁声眼眸里闪着羞恼的怒火,抬手就要甩他一巴掌。

    结果手腕举到半空中,又被铁链拉了回来。

    “你滚,霍修默你给我滚!”她情绪被激怒了,双手用力去挣扎,铁链砸在床上响声清脆。

    霍修默眸光深暗盯着她没有血色的小脸,长指在她微启喘息的红唇轻轻摩擦,心头的那股沉郁之气消散了不少,嗓音很哑:“声声,你乖点。”

    “你为了让我乖,就绑着我?”江雁声挣扎的凶,锁着她手腕的铁链却不会把她肌肤勒出血痕。

    她一气之下,张嘴咬住了男人的手指。

    霍修默英俊的神色未变,嗓音低到接近宠溺:“你什么时候把偷跑出去找男人的毛病改了,我就放了你。”

    江雁声唇齿尝到了极浓的血腥味,她才发现已经把他的手指给咬破,下意识的松口,双眸发红:“你能半夜找女人,我就不能半夜找男人?”

    “江雁声,你脾气是不是还要跟我倔?”男人的嗓音里隐着骇人的怒意。

    江雁声那股倔劲早就刻在了骨子里,还会被他一句话给吓到,喘着急促的呼吸对他说:“左右你都绑定我了,我装的再安分有用?霍修默你这个死变态,我不跟你过了。”

    “你不跟我过找谁过?姬温纶?”

    霍修默冷峻的脸部轮廓变得阴鸷,长指紧扣住了女人尖细的下巴,语气沉怒:“声声,一个女人深夜去找一个单身男士,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危险?他只要想,随时随地都可以强奸你。”

    江雁声想也不想就说:“他不会。”

    她对姬温纶的信任,是病患对医生的那种与生俱来的信赖,也是两人多年友情上建立起来的。

    这句不会。

    让霍修默心脏徒然涌入了愤怒的情绪,手掌握紧成拳,上面根根的青筋从肌肤表层暴起,就差没有掐死这个女人。

    江雁声还要字字讽刺:“这种事也就你做的出来,不是所有男人都跟你一样会不顾女人的意愿去猥亵她。”

    霍修默回味这句话的深意,怒极反笑道:“我猥亵你?”

    江雁声语气极轻,带着嫌弃意味:“一开始时,难不成我表现的很享受被你睡?”

    霍修默眸色深处敛了几分,面无表情的厉害,修长的大手毫无预兆地袭到她的领口前,将布料直接撕开。

    一股凉意让江雁声身子抖了下,声音拔尖:“霍修默,你做什么。”

    男人抿紧的薄唇扯出五个字:“坐实,猥亵你!”

    “你王八蛋。”

    江雁声胸前的衣服被撕开一大片口子,饱满的雪白暴露在了空气里。

    她气得呼吸急促,胸前起伏有致。

    霍修默眯着冷色的眼睛,俯首下去,去咬她。

    “霍修默,你混蛋王八蛋,滚开……霍修默,啊!”江雁声带着哭腔不停的骂他,胸前湿烫的触感传来,让她想躲却被禁锢住了腰肢,力道很大。

    霍修默气势凶猛的把她胸前都吻咬了一遍,也把碍眼的衣服都撕了,扔在地上。

    女人洁白的身子陷在大床上,两只纤细的手腕被铁链锁着,乌黑秀发四散,黑与白,反差的美感效果重击着男人视觉。

    他眼神暗的无法揣测,挺拔沉重的身躯伏在她上方,一手紧扣着女人脸颊,端起碗把鸡汤灌了下去。

    江雁声要吐出来,他就低首,用唇舌把女人脸颊上的汤汁吻干净,又覆上她柔软的唇瓣。

    “你恶心。”她眉眼蹙起,拒绝这样的亲密。

    霍修默沉着脸,把一碗鸡汤强迫她喝完,才沉哑着嗓子说:“还有更恶心的,想试?”

    江雁声睁着发红的眼眸瞪他,气得身子颤抖。

    “你要不好好把饭吃了,我有的是时间嚼烂了喂你。”霍修默威逼的嗓音贴着女人的耳朵溢出薄唇,明显看到她眼中闪过了嫌弃之色。

    他起身,也不给她穿衣服。

    “把饭吃了。”

    霍修默用勺子喂,送到女人唇边。

    江雁声忍着屈辱感,张开嘴。

    会乖乖吃饭了,霍修默自然不会去欺负女人,喂了一半碗,才放下陶瓷碗勺。

    “你睡会,我去书房把要紧文件处理了,就来陪你。”霍修默把被子扯过她白皙的肩头,大手又怜惜摸摸微凉的脸蛋。

    江雁声一句话都不跟他讲,别过了脸。

    霍修默也不发怒,俯身靠近,薄烫的气息喷洒在了她耳朵上:“嗯?还是想我搬到卧室里,陪你?”

    江雁声冷淡着脸:“不用陪我,去陪你的情人吧。”

    霍修默自动屏蔽她这句服气的话,薄唇含了下她的耳垂:“我去把笔记本拿过来,今天都陪着你,乖。”

    江雁声就没见过这种不要脸的死男人,气得胸口微微的闷疼,难受极了。

    霍修默深深看了她一眼,才下床离开。

    男人挺拔冷峻的身影刚消失在主卧门口,江雁声就意图想去挣脱手上的链条,力气太小,发现凭借着她自己根本就无法做到。

    她苍白着脸色躺在这张床上,脑子很晕,过了许久,细喉里溢出了哽咽孱弱的声音:“姬温纶,你骗我。”

    ……

    天黑下来之前,霍修默都在主卧的沙发上办公,偶尔会接几通电话谈论要事。

    江雁声挣扎累了就睡了一回,醒来时,房间里壁灯光线暖和,外面被重重的窗帘挡住,也不知道几点了,气氛安静无声息。

    她刚要动,就发现自己被一具强健的身躯抱着。

    准确来说,是她光着身子被霍修默抱在怀里睡。

    江雁声长睫毛轻颤,视线慢慢往下看。

    男人英俊的脸庞贴在她雪白的胸前,呼吸深长,眉目间带着疲倦之色,嘴角习惯性抿紧成一条线。

    他的双臂抱紧了她腰肢,这都不是重点,让江雁声双眸倏地睁大的原因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