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65章 雁声往阳台一站,霍修默就跪了
    江雁声睡前这条铁链还锁在床头,醒来后,却发现另一端绑在了霍修默白皙结实的小臂上。

    他要睡觉了,所以,这是把两人都锁在了一起?

    江雁声纤细的身子微僵,睁大的瞳孔带着诧异,心尖被酸涩的滋味缠绕着,静了半天,她才伸出被绑成一块的双手,想去解他的。

    白皙的手指,刚触碰到男人薄烫肌肤。

    他紧闭双目睁开,大手倏地握住了她指尖,戒备心很高。

    气氛,尴尬的很。

    江雁声被逮了正着,双眸怔怔地看着男人。

    他刚睡醒过来,声线有点慵懒:“醒了?”

    “我……”她卡住声音。

    霍修默健硕的身躯坐起来,被子滑落到腰身,没有穿衬衫,胸膛的肌理线条分明,在微弱的灯光下,有些伤也暴露了出来。

    江雁声看到了。

    她没有心情欣赏男人性感的身材,注意力被他淤青的伤口吸引过去。

    霍修默眸色一敛,察觉到她打量的目光,解开结实小臂上的链条,修长大手把搁在床沿的衬衫拿来穿好。

    江雁声看他解了铁链,下床就想跑。

    结果手腕被绑紧的缘故,身体重心容易失衡,她一脚刚踩在地上,整个人就直直跌了下去。

    霍修默神色大变,要拉她已经来不及。

    江雁声纤细光洁的身子重重摔到冰凉的地板上,仿佛都能听见骨头撞击地面的声音。

    她疼。

    一张清丽的小脸惨白下来。

    “声声。”霍修默反应很快下床,双臂把她抱回到了床上,嗓音沉浓透着紧张:“哪来摔疼了?”

    江雁声白净的额头溢出薄薄的汗珠,疼得长长睫毛都在颤抖,呼吸微窒说不出话来。

    霍修默问了她半天,也没反应。

    “我去给你找医生。”

    他低首,薄唇亲了亲女人眉心。

    “霍修默……”江雁声指尖去抓他衬衫衣角,声音脆弱的一塌糊涂:“我胳臂疼,好疼……”

    霍修默被她哭叫得心疼,喉结滚动,长指一边给她解开铁链,一边尽量放低嗓音安抚她:“你跑什么,我又不会打你,乖,马上给你找医生。”

    铁链解开了。

    江雁声的手腕白皙一片,没有被勒疼,可是,摔得她全身的骨头疼。

    她依偎进了男人的胸膛前,眼角很红,哽咽的厉害:“疼……”

    霍修默这会顾不上她是装的,还是真疼。

    他温柔把女人放到被子里,连鞋都没有穿,光着裤脚大步走出主卧。

    门没关,江雁声看到了。

    她视线被泪水模糊不清,睫毛眨了好几下,吃力的从被子爬出来。

    就这一会功夫,江雁声身体疼得快虚脱,苍白着脸,伸手将床单扯下来裹住自己,然后往外走。

    刚走到卧室门口,抬眸间,突然看到一抹高大冷峻的身影就站在走廊上。

    江雁声脸色更白了。

    她双腿的虚软,眼前的男人走近一步,就吓得后退一步。

    “你想去哪?”霍修默修长的手指几乎快要将手机折断,气势强大冷漠,深眸紧紧的锁住了她。

    江雁声没有地方躲了,主卧就这点大,她不管是跑到哪个角落都能被抓到。

    她指尖揪紧了胸前的被单,连呼吸都很用力:“霍修默,你是不是疯了。”

    霍修默薄唇勾起,低低冷笑:“你半夜都能给我跑到姬温纶身边去,昨晚我却翻了整个宛城在找你,现在锁住了都没用,声声,你还要跑,嗯?”

    江雁声发现这个男人从昨晚开始到现在,情绪比她的还要极端不对劲。

    她咬唇,问他:“你昨晚……跟姬温纶发生了什么?”

    “他被我打死了。”

    “什么?”

    江雁声眼中流露出了担忧的情绪,被霍修默捕捉到,神色变得很阴沉:“你紧张他?”

    江雁声又后退了几步,朝着阳台方向,忍不住说:“我们之间的问题,从来根本就没有姬温纶的事,霍修默,你讲点理。”

    霍修默深眸紧眯,修长的大手朝她伸来:“你给我过来,把这句话重复说一次。”

    “我不要。”

    江雁声摇头,她过去了,又要被锁上了。

    “声声。”男人警告着叫她。

    江雁声一头凌乱乌黑的秀发被吹散,她往后看,发现已经退到了阳台,顿时就咬紧牙,单薄的身子往外面靠去。

    这个举动,让霍修默眼神都寒凉了,嗓音沉怒:“你过来,我们有话好好说。”

    江雁声又摇头,要命的倔强。

    “你别过来,不然我跳下去了。”

    二楼的高度,不摔死也疼死了。

    江雁声的脾气上来做事容易极端化,不会去顾后果,霍修默不敢逼她,脚步硬生生停了下来,神色阴鸷的可怕:“姬温纶没死,你也不用急着殉情。”

    他说出这番话,语气压着隐痛情绪。

    江雁声用力呼吸,指尖抓紧了阳台边缘,披头散发又裹着床单的模样像个女疯子。

    此刻,她也不顾形象了,声音颤抖的逼问着男人:“你告诉我,你和郭澄伊到底怎么回事。”

    霍修默深眸带着血丝,紧紧盯着她病弱一般的身子,就怕她没有留神松手摔下去,喉咙滚动,沙哑开腔:“郭澄伊只是一个普通护士。”

    “你碰她了吗?”

    “没有。”男人怕她不信,又加了一句:“我连她手指都没碰过。”

    江雁声掉着眼泪在审视眼前的男人,哭着说:“她有未婚夫的。”

    “我知道。”

    “你要给她未婚夫戴了绿帽子,早晚,也有别的男人给你戴。”江雁声恨透他对这件事一句话都不解释。

    霍修默脸色发沉,这时候又凶不得她。

    江雁声哭了会,被冷风吹得都发抖,又对他说:“你把锁我的铁链马上扔了,现在就扔。”

    “好,我扔,你别跳。”

    霍修默什么都听从她的,江雁声往阳台一站,他就跪了,根本就没有抵抗的能力。

    他大步走到床沿把铁链拿回来,深眸盯紧女人的举动,磁哑的嗓音说:“声声,我给你扔,嗯?”

    江雁声看到这个绑了自己一天的东西,突然间后悔了。

    她摇头拒绝:“不扔了,你把自己给锁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