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67章 她家,很多款式不一的避孕用品,还有助兴的。
    下楼。

    佣人看到从楼梯走下来的江雁声,愣在原地了:“太太,你这是……”

    江雁声拿了车钥匙,对她交代:“今晚你们回家住,车费报销。”

    住在都景苑只有两个佣人,另一个住自己家里,听到女主人这样说,有点不放心往楼上看看。

    “有问题?”

    江雁声语气微冷。

    “太太,先生他还好吗?”佣人没忘记先前江雁声被锁在床上痛哭挣扎的模样,这到了晚上,怎么看着情况有点不太对劲。

    “怎么?难不成是霍修默给你们薪水,所以我说的话不管用了?”江雁声耐心不足,眉眼拧了起来。

    佣人不敢,马上走。

    江雁声静静坐在沙发上,楼上隐隐传来了某些声响当做没听见,等佣人离开别墅后,她才走。

    都景苑一个人都没有,江雁声关紧别墅大门,就不信霍修默有办法找人解他手上的锁链。

    漆黑的夜色下。

    江雁声独自开车去郭澄伊资料上填写的地址,在某个高档的小区,不过,这里的环境和设备是远比不了价值千万的小区。

    她停好车,找到楼门号走进去。

    晚上电梯没什么人,江雁声走进去按了十七楼的按键,很快就到了。

    走廊黑漆漆的,她走出去,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上的清脆响声,让头顶感应灯瞬间亮起。

    江雁声抬眼,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就站立在1702的公寓门口,他身穿机长制服衬得身姿挺拔强健,荷尔蒙的男人味十足,旁边还放着行李箱,大手正拿着钥匙开锁。

    江雁声看着几分眼熟,等他抬头,将那张线条清晰硬朗的脸露出来。

    她才记起,是谁了。

    “你找谁?”

    程放注意到有个女人在身后盯着他超过六十秒钟,眯眼看过去,天生一副烟熏过的嗓子开口问。

    江雁声认出这个男人她在婚纱店里看到的,心里大约猜出了他的身份,于是说道:“我找郭澄伊,她在吗?”

    “你是她闺蜜?”

    程放每天开着飞机全国各地飞,一个月能待在宛城几天都算时间长,跟郭澄伊的接触不是吃饭看电影就是回家疯狂的滚床单。

    所以,郭澄伊身边的闺蜜朋友他没几个认识,一看到站在走廊的女人眼角微红,长发有点乱没打理,以为是发生了事情,大晚上跑出来投靠朋友。

    江雁声想说不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她又说:“我找郭澄伊有点事。”

    程放今天临时放假回来,也没通知郭澄伊,所以想了几秒钟,才开口:“她应该在家。”

    话一落,大手拧开了锁。

    他推开门,里面玄关黑漆漆。

    “她平时睡的早,进来坐。”

    程放的态度不会热情,邀请江雁声也不过是看在未婚妻的面子上,自己推着行李箱进去了。

    江雁声本来不想进去,可是从程放的言行中,他似乎并不知道先前郭澄伊住在都景苑的事。

    她想到这,便跟了进去。

    ……

    公寓的格局不大,两居室这样。

    灯光都被打开了,江雁声坐在沙发上,她抬眸,打量着挂在墙壁上的婚纱照。

    先前江雁声怀疑郭澄伊把程放拿出来当个幌子,就连看婚纱可能也未必结婚的对象是她,现在看到两人的结婚照,又打消了这个猜测。

    程放走进主卧有一会了,推门出来后,换下禁欲气息的机长制服,穿着黑色背心和牛仔裤出来,肩膀宽阔,肌肉很发达,像个热血的铮铮硬汉。

    “澄伊不在家,搞不好是留宿她爸妈家,我给你打个电话问问。”

    程放从冰箱拿了瓶饮料给她,也没有烧水的觉悟,解释了一句,就拿起手机打。

    江雁声抿唇不说,静静看着他。

    程放拨打出去,等了半天都没人接,他又耐着性子打第二个。

    结果,一直都是无法接通。

    “我给她爸妈家打电话看看。”程放说着,又拨打了郭家的座机。

    响了许久,还是依旧没人接通。

    江雁声心里被嘟嘟的电话声恼得有点烦,指尖无意识的去拧开瓶盖。

    喷的一声。

    她没想到手中饮料会直直的喷出来,一时没有躲开,脸上和秀发都被弄湿,都是饮料气味。

    “……”

    程放大手拿着正在拨打的手机,看到这幕,沉默了会,压着嗓音开口:“抱歉,可能被我晃了瓶子。”

    江雁声呼吸都急了几分,手中捏紧瓶子:“我可以借用卫生间一下吗?”

    “可以。”

    程放很大方。

    江雁声把饮料搁在茶几上,站起身走向公寓的卫生间。

    ……

    门被轻轻关上,又锁住。

    江雁声站在镜子前,低头弯腰,双手捧着冷水洗去脸上和发丝的饮料。

    她闭着眼,手心撑着洗手台站了会。

    郭澄伊不在家,郭家父母也联系不上,莫名的,让她有种不是很好的预感。

    江雁声呼吸缓了会,才睁开眼,伸手去拿纸巾擦拭水珠,却看到搁在一旁柜子上的东西。

    一排下来。

    全部都是各种口味款式不一的避孕用品,还有助兴的。

    江雁声怔了下,有些吃惊郭澄伊家里还买了这么多男女床上用的东西放在卫生间。

    她擦完脸,恢复平静便走出去。

    客厅里。

    程放没在打电话了,听到女人细微的高跟鞋声,抽根烟看过去。

    江雁声一袭淡绯色露肩裙走来,肌肤映在灯光下白皙的晃眼,脸也美,身材纤细有致。

    程放发现这个女人的美,不是那种印象深刻的漂亮,而是细致柔美的缠绕着男人的心脏。

    你要想逐走她,就会被缠的越紧越痛。

    “打扰你了,我改天再来找郭澄伊吧。”江雁声先前会进来是以为郭澄伊在的,现在公寓就只有她和眼前这个男人。

    她认为继续待下去,不是明智的决定。

    程放一口气把烟抽完,没将目光放在她身上很久:“我送你下楼。”

    江雁声轻摇头,委婉拒绝了。

    “你一个人行?”程放浓黑的眼神注视着她有些苍白的脸蛋,头发有点微湿的缘故,衬得她几分柔弱。

    有种男人的保护欲和欲望是同等旺盛的,这几乎已成了天性,会潜意识里,就会去护着比他弱太多的女人。

    江雁声不想跟郭澄伊的男人扯上关系,拒绝他的好意:“谢谢,我可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