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68章 【明天补更】江雁声女权主义太重又敏感
    江雁声从郭澄伊的公寓出来,在夜色下,纤细的身影很快就坐上车离开。

    17楼亮起灯光的窗口,程放高大的身形站在窗帘前,等车子消失在视线内,才掐掉烟头走到卫生间。

    水声渐停。

    程放站在花洒下,健硕完美的身材靠在墙壁前,肌肉线条紧实,大手朝腹肌下伸去,很快,他闭上眼,动作越来越快。

    脑海中,蓦然浮现出以前和郭澄伊做的画面。

    他狂野的身躯压着一个细白柔弱的女人,大手将她腿摆成M型,撩人姿势刺激着他每根神经,呼吸喘的越发的厉害,动作弄得她娇媚的红唇颤抖低叫。

    他越发凶猛,她就喘声连连。

    一双纤细温凉的手抱紧他强健的身躯,眼神迷离,口中不停的在叫:“程放!”

    程放一股热血直冲上来,最经不住女人这股媚态,大手捧起她的脸,低头就要吻。

    蓦地间,眼前女人的面容变了。

    程放幽深的眼睛紧眯,盯着身躯下这张清丽的小脸,她的纯黑发丝四散在枕头上,被他弄的身体摇晃颤抖,柔美的眉心微蹙,眼眸溢出了几许泪珠。

    还有红唇,很美,隐约看得见柔软的舌尖。

    程放喉头一动,仿佛能闻得见她白皙肌肤的清香,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是谁,鬼使神差的低下头,嘴唇覆上了她的唇。

    很软,香香的。

    程放不能自控地扣住她的脑袋,越吻就越激烈,想将长舌都伸到她的小嘴里,这么软这么小,也不知道伸的进去没。

    就在他欲罢不能时,卫生间外一道手机铃声,将他从幻想中拉回了现实。

    程放倏地睁开双目,眼神凶狠,大汗淋漓的靠在冰凉的墙壁前,喉咙发出了低沉舒服的吼声。

    过了一分钟,他手动作停下,眼中恢复了冷静,用冷水简单的冲洗一下,狂野紧绷的身躯裹着浴巾,走出去。

    他大手将搁在茶几的烟盒和手机拿起,走到玻璃落地窗前,点了根烟,接通来电:“去哪了?”

    郭澄伊的声音传来:“我家移民到了国外,抱歉,有点忙没通知你。”

    “这么突然?”

    “对啊。”

    程放抽了一口烟,嗓子带着哑意:“刚才你朋友来找,坐了会。”

    “我朋友?”

    “一个身材纤细的气质美女,皮肤很白。”

    郭澄伊在电话那头静了会,开口说:“黑色长头发的?”

    程放吞云吐雾,嗯了声。

    “她不说话时,唇形是不是带着笑容弧度?”

    程放眯了眼,回想了一阵,喉咙有力滚动,嘴唇吐出白色烟雾:“嗯。”

    他又说:“叫什么名字?”

    郭澄伊告诉男人:“江雁声。”

    “江雁声?”程放嘴里细嚼这三个字。

    “放哥,你这次休假几天?”

    女人柔柔的声音让程放心弦被撩起,言简意赅道:“两天,明天过去找你。”

    郭澄伊浅浅笑意传来:“给我带礼物了吗?”

    “公粮要不要?”程放喉咙滚出沙哑感很强的笑声。

    郭澄伊娇羞道:“要。”

    ……

    挂了电话,郭澄伊走出房门。

    她对坐在客厅沙发的兄长说:“程放提前回来,说明天会过来。”

    郭医生拿手帕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有点担忧:“你没告诉他吧?”

    郭澄伊坐在单人沙发上,语气认真:“没有,霍先生的太太找到我家了。”

    郭医生表情微变,自顾自说:“真找来了?”

    “哥,只要我们本职上的保密工作做好,有霍先生护着我们,怕什么?”

    郭澄伊脸上看不出一丝惊慌,底气足的很。

    郭医生恍然回神,严肃问她:“伊伊,霍先生给你一套房子和车,还给了你什么?”

    郭澄伊说:“就这些。”

    “霍太太一定是查到霍先生送房子给你,我们才会被突然送出国。”郭医生说起来,开始恼悔了。

    之前他看霍修默对自己妻子的身体起不了生理上反应,就动了歪心思,谁想到现在一家老小会被送去避难。

    郭医生越想越觉得失策了,扶额叹道:“上次跟李秘书唠嗑时,就听他说霍太太都是被霍先生捧在手心哄着,这种女人表面上柔柔弱弱的,骨子里比男人还强势,女权主义太重又敏感,恐怕有她在宛城一天,我们都回不去了。”

    “哥,霍修默还要让我们替他保密,会妥善安排好我们生活的。”

    郭澄伊对这件事无比冷静的模样,让郭医生心里又涌起了一丝希望。

    他下意识压低声问:“伊伊,实话告诉哥,你跟霍先生做到哪一步了?”

    “嗯?”

    “霍先生他,有没有碰你身体?”

    郭澄伊闻言,笑了笑。

    ……

    这个时间点,郭家兄妹在国外交谈时,江雁声又去了一趟郭家,被保姆告知全家去国外旅游后。

    她才意识到霍修默早就把人给转移了。

    这未免做的太狠,让江雁声气不打一处来,有种开车回都景苑家暴霍修默的冲动。

    她坐在车内,冷着清丽的脸,过了很长时间,天际不知不觉中已经露白,淡淡光线从车窗户折射进来。

    江雁声漆黑的眼眸闭上,恍然已久的意识又变得清晰。

    找不到郭医生一家,这似乎更能证明了霍修默心中有鬼,故意把人藏起来不肯给她对质的机会。

    江雁声心脏有点难受,一夜未眠的缘故,额头还阵阵裂开疼,眼角也酸涩。

    她握着方向盘快要僵硬的手指动了动,慢慢的抬起捂住了自己冰凉的脸。

    一声哽咽,溢出喉咙。

    江雁声没哭,眼泪早就流干了。

    她只是心中说不出的恐慌和无尽凉意,答案明明早就摆在了眼前,却还不死心要重复去证明。

    姬温纶啊,似乎又说对了一次。

    江雁声突然轻轻的笑起来,含着说不出的痛楚:“如果霍修默真用了郭澄伊试身体反应,也是你活该的。”

    她对另一个自己咬牙切齿,此刻想把堆积很久的愤怒情绪和委屈发泄出来:“你伤害谁不好,为什么要去伤害他?为什么?是因为他对我好吗?”

    可惜,就算她问得多绝望,也不会得到回应。

    江雁声说哑了嗓子,最后颤抖着双手重新启动车子,现在都景苑别墅是回不去了。

    她还有一个地方,可以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