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70章 我哄你,也会哄累
    楼上,卧室的门关紧后,江雁声就不再安静了,挣扎着要从他怀里出来。

    “你放开我。”

    霍修默大手扣住女人纤细的腰肢,挺拔身躯抵着她往墙上压,嗓音压怒:“你再厉害一下试试?”

    江雁声手还伤着,使不出劲:“霍修默,这里是霍家不是你的地盘,你敢对我乱来。”

    男人被她气的胸膛闷痛,想掐死了一了百了,阴测测道:“嗯?以为跑到我妈这,就拿你没办法?”

    “你敢锁我?”

    江雁声完全是豁出去的架势,被他警告的同时,也在警告着他:“霍修默,你现在给我滚开,不然,我等会就下楼跟你妈坦白你不举的事。”

    霍修默眉宇间的神色,在她话里变的冷峻。

    江雁声不意外他能离开都景苑,反正早上佣人就会回去上班,所以也早想好了怎么去摆脱这个男人。

    她喘了一口气,忍着手背的痛说:“你妈要知道,你猜她会不会逼你离婚娶过老婆?”

    “江雁声!”

    霍修默攥住她的手腕,大力收紧掌心,深眸陡然一眯:“你又想离婚?”

    “你管我。”

    江雁声看到他就来气,这一夜都跟被当猴子耍了,瞳孔微微睁大了点:“我这次跑你妈家也要凶我,不管我去哪里你都要凶我,你还对别的女人有反应。”

    “我什么时候对别的女人有反应?”霍修默表情阴沉,加重语气,一字一字重复她的话。

    江雁声质问他:“你还瞒着我有意思?就算你对别的女人没反应,对我也肯定有了恐惧。”

    霍修默眼底的神色深沉难测,薄唇抿成了一条紧绷的线条。

    久良,在她双眸发红的质疑下,他开口了:“你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

    轮到男人这样突然质问,江雁声微愣几秒钟。

    霍修默大手扣住她尖细的下巴,英俊紧绷的脸孔靠近,连带他说话喷洒的炙热气息:“一点就炸,什么都听不进去,我哄你也会哄累。”

    【我哄你,也会哄累。】

    这句话,让江雁声心脏感到了股微微窒息,指尖不由的揪紧了他的衬衫。

    霍修默指腹捏着她下巴,想用力又不舍得弄疼她,挺拔的身躯极具压迫的站在她面前,两人靠的太近,他强烈的气息强势包裹过来。

    昏暗的卧室长时间这样安静僵持着,直到,男人低冷着嗓子说:“江雁声,我最后哄你一次,你要想跟我在一起就把郭澄伊的事放下,我不会再跟你解释,以前我怎么宠你,现在也不会变,你要不想在一起,好,我成全你。”

    江雁声蓦然抬起酸涩的眼眸,呼吸微急,盯紧了男人冷漠无情的脸庞。

    霍修默目光始终落在她几乎透白的脸蛋上,嗓音好像不带任何情绪起伏:“你给我想清楚了,我的宠爱,只给霍太太。”

    江雁声身子虚软的快站不稳,双腿无力,有要晃倒的可能,而眼前的男人却把大手抄在了裤袋里。

    就这样,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她咬唇,咬的很紧。

    一分钟的时间快过去了,才细哑着声音开口:“你又想骗我回都景苑?”

    在霍家,有长辈和外人在,霍修默的行为会收敛很多,至少不可能用铁链把她绑在床上了。

    不然,江雁声也不会躲到了霍家来去避他。

    霍修默薄唇勾起锋利的讽嘲弧度:“骗你回去跳阳台?”

    江雁声低垂下眼眸,血丝很红。

    她扶墙,撑着力气站直了,不想在他面前示弱。

    “霍修默,你情愿跟我离婚?也不承认自己的身体已经对我有阴影?”

    霍修默面容冷漠道:“谁告诉你?”

    江雁声不说话。

    “姬温纶?”他一下子就猜到。

    女人的眼睫毛瞬间就轻颤了两下,即便没有承认,也让霍修默犀利的眼神看透:“在你心里,永远都是更信姬温纶,他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

    江雁声要换做平时会解释,即便为了隐瞒病情,那姬温纶是前男友做挡箭牌。

    她也会跟霍修默强调自己跟别的男人什么都没发生过,是清清白白嫁给他的,而现在,她却什么都不想说了。

    他死不承认送郭澄伊房子,不说清楚躲在书房做什么,这道坎,就永远都膈应在了她心里。

    江雁声很清楚自己的性格,知道自己过不去的。

    她压下心脏抽痛的那股难受滋味,抬起眼眸,平静到了无比决然,像已经做好准备放弃这段婚姻。

    “好!”

    一声好,清晰落在男人耳畔。

    江雁声抬手,把昏暗卧室的灯光打开,有了明亮光线的照映,她发冷厉害的身体好似就暖了点。

    霍修默不知道她那句好,是指什么。

    他抄在裤袋里的大手无声捏紧成拳头,死死盯着女人柔弱的脸蛋。

    “霍修默。”

    江雁声叫他的名字,抿着红唇说:“什么时候去离婚?”

    霍修默在她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脸色变得很阴深危险,就连周身的温度也明显降到了零下。

    他胸膛起伏的情绪剧烈翻滚,表面上,不怒反笑:“你想什么时候?”

    江雁声认真的想了想,对男人说:“竟然已经决定要离婚了,拖下去也没意思,被夫妻身份绑在一起,谁都难受不是?就现在去吧。”

    霍修默一句话都没说,却能让人察觉到他沉怒的情绪。

    江雁声低垂下眼眸,不愿再去看他了。

    两人都在沉默,站在房间里谁也不动。

    过来许久,霍修默表情阴沉如水,把修长的大手从裤袋里伸出来,拽着她的胳臂,迈步直接走出去。

    楼下。

    霍夫人看到自己儿子,冷着脸硬拽着江雁声下来,这架势像要出门去,连忙的去问:“不吃午饭啊,儿子,你这就要走了?”

    霍修默步伐停下,淡漠的眼神看向母亲。

    而江雁声自始至终都低着头,侧脸精致却苍白,她眼角余光看到霍夫人走近,心中不由的有一丝慌。

    她和霍修默的婚姻是家族撮合的,即使霍老爷子已经去世,两人要离婚的话,霍修默的父母和江家也要告知一下。

    所以,江雁声不确定,身旁的男人会不会当场就把离婚的事说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