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71章 霍总,你和太太是今天民政局离婚的第一对。
    “妈,我要带声声去一个地方。”霍修默语调低沉未变,没有告诉霍夫人要去离婚的事。

    江雁声心中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霍夫人就怕两人在霍家不好吵,这下要回别墅关起门来打了,真是操碎了心,担忧道:“你要带声声去哪里?她手还伤着啊。”

    霍修默睨了女人一眼,依旧是面无表情地对母亲:“她早上跟我闹了点脾气,我现在带她去约会。”

    “约会啊。”

    霍夫人一听这样,就不担心了:“你们去哪里约啊?”

    “……”

    去民政局约啊。

    “怎么?还没想到地方?”霍夫人看儿子神色冷峻,又看了一眼抿着苍白唇瓣的儿媳妇。

    两人都不吭声,怎么回事?

    霍修默皱着眉头说:“想到了。”

    走出霍家大门。

    江雁声手腕被握紧的力道便消失了,她垂眸看去,见到霍修默从裤袋里掏出烟盒,长指夹着根烟,打火机咔咔几声点燃。

    他抽了一口,薄唇吐着烟雾说:“去车上待着。”

    江雁声站在原地不走,抿着唇透着一个要命的倔强。

    霍修默眉目冷峻,腔调极度讽刺:“抽根烟就送你去民政局,离个婚而已,我还会缺女人缺到非要你不可?”

    江雁声心脏密麻疼了一下,装作不在乎:“哦!”

    她没有生气,也没有发脾气,很安静的上车。

    霍修默在她转身后,英俊五官的神色是完全沉了下来,手指将烟蒂捏得碎碎的。

    他幽深的眸子盯紧车内的女人,一边拿着手机,皱着眉头打电话。

    ……

    江雁声独自待在密封的空间里,双眸开始茫然一片,低垂着长长的睫毛,谁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抽烟的功夫很快,车门被打开,又重重关上。

    英俊高大的男人坐在驾驶座上,面无表情扣着安全带,身上气息传来了很重的烟味。

    江雁声觉得刺鼻呛人的很,忍不住想说他。

    但是,话到了嘴边又想到都要去离婚了,今天开始就不是他老婆了,说什么。

    这种抽烟会死的事情,以后留给他下一任妻子来念好了。

    霍修默抿紧薄唇,一言不发启动车子。

    霍家去民政局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今天不堵车,霍修默也没有刻意开慢,跟平时一个时速。

    不过,开到一半的时候,江雁声突然想起来:“我们的证件没有拿。”

    别说结婚证户口本了,连身份证都没带啊。

    霍修默冷漠的视线看过去,见她认真着脸,开腔冷声道:“已经让李秘书送到民政局去迎接你。”

    江雁声不说话了,他的怒气已经展现在表面上。

    车内沉默了一会,这回霍修默掀起眼皮,低低的出声:“财产要什么?”

    江雁声双眸划过了一丝意外,没想到他还会给她离婚的财产。

    这也同时说明了,这男人是来真的。

    “副卡在你手上。”

    男人说的话清晰无比的响在江雁声的耳畔,她怔了几秒钟,忍着涩意开口:“对,我回去就给你。”

    副卡等于是可以支配霍修默卡里的所有财产,都离婚了在放她手上就不合适了。

    刚说完,江雁声又想起了等会从民政局出来,身份就尴尬了,能不跟他回都景苑还是不回去的好,她想了想,又说:“卡就在我书房抽屉里,你自己去拿好了。”

    “不用。”

    霍修默修长的手指握着方向盘,视线看向前方,沉声对她说:“别墅给你住,钱你要多少跟李秘书说一声。”

    江雁声张了张口,想拒绝。

    霍修默像是早就看透了她,说的理由让人无法拒绝:“你公寓前阵子不是被人爬进去,怕没男人强奸是不是?还敢去住?”

    他一提起,江雁声后知后觉想起了。

    可是,霍修默说的话未免太难听了,让她不想听他的:“我可以去南浔家住的。”

    “她有男人你还去打扰?”

    江雁声惊讶的看过去,盯着霍修默冷峻无比的侧脸,这事他怎么知道的啊。

    “她有男人,跟我去投靠她有什么关系?”

    霍修默淡漠扯唇:“南浔和她男人晚上做a,你就睡在隔壁不尴尬?”

    “……”

    江雁声发现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故意气她。

    “李秘书会把都景苑房产转到你名下。”霍修默语气不容得她去拒绝,惯来的强势态度。

    江雁声就是不想住,跟他唱反调:“我不要。”

    “你不住,以后我老婆也不住。”

    霍修默这句话意味很深,而江雁声听到后,理解的是前妻住过的别墅,下一任妻子怎么会住进去。

    以他这样多金权势的男人,又不是没钱买婚房。

    她心里难受的要死,转头看向车窗外,抿着苍白的唇不说了,也不拒绝。

    ……

    两年前结婚手续,江雁声几乎都忘光了,离婚也是第一次。

    霍修默开车到了民政局后,两人一前一后下车,吵得在凶,当着李秘书的面,也要面子没继续吵了。

    李秘书把所有证件都递了过来:“霍总,你和太太是今天民政局离婚的第一对。”

    “……”

    江雁声冷淡着脸看李秘书,这有什么好兴奋说出来的?

    “嗯。”霍修默接过证件,对身旁的女人问道:“离婚前,你还有什么要求?”

    江雁声蹙了蹙眉,摇头道:“没有了。”

    她不打算拿走霍修默的一分钱,都景苑就算被他硬塞过来,也不会去住里面的。

    霍修默目光深沉,最后看了她一眼,然后迈着长腿朝民政局大门走进去。

    江雁声跟上,走在后面。

    李秘书趁着几步路的时间,在旁边想当和事老:“太太,你是不是气霍总锁你啊?昨晚霍总也被你锁了,差点把床都给拆了。”

    江雁声冷淡启唇:“没有。”

    她现在心烦意乱,没有留意到李秘书是用通知的口吻告诉她,自己昨晚把霍修默给锁上了。

    如果她这会儿仔细回味李秘书露出破绽的话,会发现正常人跟正常人说话,会说:昨晚霍总被你锁了,差点把床给拆了。

    不过,要发现的话,怕是会惊的民政局大门都没走进去,就心慌的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