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72章 你都前夫了,凭什么管我?
    “想清楚要离婚了?”

    民政局前台,工作人员看了一眼坐在面前的男女,将离婚登记声明递过去。

    江雁声伸出白皙的手接过自己的这份,清丽的小脸不喜不悲,很平静开口:“是。”

    她这句是,回答得斩钉截铁。

    霍修默黑着脸,看也不看就签下自己名字。

    比起他的速度,江雁声低垂着眼睫毛,写的很认真,一笔一划的,感觉是她写过最漂亮的名字了。

    写的再慢,也有写完的时候。

    江雁声呼吸微长,抬起眼眸把签好的文件也递回给了工作人员。

    这张纸,一递过去就什么都结束了。

    霍修默从裤袋里掏了根烟出来抽,眸色冷沉盯着她的举动,却没有阻止的意思,他的那份,也早就上交了。

    江雁声寡淡笑了笑,发现男人狠心绝情起来,真的能彻底断了女人的念想。

    她压下心中的苦痛,平静等着工作人员。

    今天民政局大厅人不是很多,结婚有好几对,离婚的却一直都没有人过来排队。

    江雁声唇角挂着笑没变,有些吃力就是了。

    “抱歉,没有印过的离婚证书我这边一时不知道放哪里去,要不你们两个谁改天再来拿?”

    工作人员翻找了半天,也没把离婚证交给她们两人。

    江雁声拧起眉心:“离不了?”

    工作人员先看了一眼神色冷峻的男人,才跟女人仔细解释:“你们的档案我这边已经录上去了,也就是说在内部的系统上,你江雁声女士和霍修默先生已经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关系。

    就算有,也是前夫前妻这种关系,离婚证改天可以给你们补上,不会影响到什么。”

    江雁声双眸有些茫然,轻声重复:“不会影响到什么?”

    “对!”

    工作人员朝旁边结婚的地方一指,说道:“就算你和你的先生,现在就要去复婚都可以。”

    江雁声摇头,纠正她说称呼:“是前夫了。”

    “对对,前夫。”工作人员想这女人进入角色还很快啊。

    “如你所愿离婚了,还待着不走,等我复婚?”霍修默眼底神色骤然变冷,面无表情地盯着江雁声。

    江雁声被他凶得一愣,心中有股火气往上爬。

    她指尖揪紧手心,对上男人沉色的目光说:“我准备待在这等别的男人来娶我不行?你都前夫了,凭什么管我?”

    霍修默气得反笑:“刚把证离了,马上就翻脸不认人了?”

    江雁声倔着性子,学他冷笑:“你要不知道前夫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回去让李秘书跟你一个字一个字拆开解释清楚,我不想跟你说话。”

    她现在是单身了,不受霍修默丈夫身份的约束,还要怕他做什么?

    “你给我来解释。”霍修默修长的大手伸过来,作势就要去拽她的手腕。

    江雁声下意识避开,从椅子上站起来,当着他的面,很防备的后退几步:“别对一个单身女人动手动脚的,这种耍流氓的行为,我完全可以报警抓你。”

    霍修默额际隐隐有青筋冒起,太阳穴突突的发疼,眼神凶狠的像是要掐死她。

    眼见着两人在民政局要吵起来,李秘书赶紧出面,又坐起和事老:“霍总,太太……”

    “你喊谁!”

    江雁声和霍修默异口同声冲李秘书发火,两人脾气本来就都不是好说话的主。

    李秘书:“……”

    他心中有一丝丝的委屈,有一丝丝的后悔。

    早知道会被吼,就不卷入纷争进来了。

    “哑了?”霍修默眉宇敛起了戾色。

    李秘书说:“霍总,你和江小姐离婚还没吃散伙饭吧?”

    “谁跟他吃。”江雁声嫌弃死了。

    李秘书说话前,为了避免犯错误被扣奖金,先看了一眼霍总的脸色,见没有不悦的意思,才语重心长的劝太太:“江小姐,你跟霍总离婚了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啊,再说了,以后你还要在宛城混的吧?”

    下半句,有点威逼利诱的意味在里头。

    江雁声被提醒才恍然想起离婚后的生活,她不可能回江家看着王瑗母女的脸色,肯定要出去工作。

    宛城势力最大的一群人,都是跟霍修默称兄道弟,斯穆森看她不顺眼,苏湛被她第二人格给惹了,就连徐慕庭,也在前两天被她得罪了。

    现在想想,江雁声发现自己跟霍修默离婚了,恐怕跟被封杀了没有什么区别。

    李秘书知道江雁声想到了这层上,走近一点,故意压低声很卑鄙的威胁她:“江小姐,你以前是霍总明媒正娶回来的妻子,身份不同,待遇也就不同了。

    现在把婚离了,充其量说出去也就是一个前妻,霍总要念情分还能放你一马,要是做绝起来,你在宛城还待的下去吗?”

    江雁声内心有股憋屈感,让她咬紧了牙对李秘书说:“以前小看你了。”

    “江小姐赞美了。”李秘书心里滴血,感觉被记恨上了,以后要完。

    霍修默端着他高高在上的架子,神色冷峻:“我会缺她一个人女人陪吃饭?”

    李秘书戏精一般,对着老板又赔笑:“霍总,您不是最厌恶被女人纠缠吗?这离婚也要离得彻底点啊,不然以后霍总,您和你女朋友吃饭时,江小姐再打一个电话过来要补散伙饭,就尴尬了。”

    江雁声听到李秘书字语行间将她形容成一个死皮赖脸的女人就没法忍。

    刚想开口讽刺,李秘书后脑勺都跟长了眼睛一样,突然转头对她挤眉弄眼,低声提醒:“江小姐,你不怕被封杀,南浔小姐的工作室怕吧?”

    江雁声口中的话卡住了,没有表情。

    李秘书捏住了太太的命脉,不敢嘚瑟,反而觉得以后要被灭口,他重新转头,对霍总也挤眉弄眼。

    老板,你还黑着脸我就真编不下去了。

    霍修默勉为其难,开腔道:“送她回去。”

    “好的霍总,我马上预订最好的餐厅。”李秘书一口答应。

    霍修默大手抄进裤袋,五官冷漠:“回家吃。”

    江雁声站在原地,看着这两个男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把散伙饭这件事决定下来,唇角勾起了淡淡的讽刺笑意。

    家?都离婚了哪来的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