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73章 霍大总裁冰清玉洁,我刚才弄脏你了。
    江雁声拿着结婚证走出民政局,她眼尾余光扫到男人修长大手上的另一本结婚证。

    不知情的人见了,还以为她和他是来领证的。

    李秘书把车开来,恭敬拉开门:“霍总。”

    霍修默冷漠脸,气势凌厉地从她身旁走过,直径上车。

    江雁声站在外面,犹豫着要不要跟着一起走。

    李秘书:“江小姐,请吧。”

    江雁声微微垂着眼睫走过去上车,她压低淡柔的声线,对李秘书说:“你现在最好祈祷别有落我手上的一天。”

    李秘书:“……”

    ——

    车内空间就这点大,江雁声上去后,尽量的往车门靠,不想跟身旁的男人有任何的交际。

    霍修默周身的寒漠气息好像更重了,骨节分明的长指敲着膝盖,显得漫不经心。

    李秘书开车去,先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面,然后毫无预兆突然就启动车子,加大车速朝前冲。

    江雁声朝男人身上倾靠过去,没有抵抗力,额头磕到他的肩膀,惊慌失措的抬头,刚想重新坐回去,车子又突然停了下来。

    “啊!”

    她身子一滑,贴的更近了。

    霍修默居高临下的看着用胸去贴他大腿的女人,五官神色依旧冷峻,冷嗤道:“刚离婚就对我投怀送抱,江小姐心机深的可怕啊。”

    江雁声双眸流露出一丝恼火,忍着膝盖被磕疼的感受,先坐直身子,才呛声回去:“是,你霍大总裁冰清玉洁,我刚才弄脏你了。”

    霍修默薄唇抿紧一度,隐着怒火。

    搞事情的李秘书这时候都不敢说话,默默地恢复了正常车速,朝都景苑行驶去。

    一开始就闹了这出,江雁声就给没有好脸色给霍修默看了,她安静的看向车窗外的景色,眼角处酸涩难忍。

    从吵架到离婚,就好似一场梦般,恍然回神后,她就已经拿掉了霍太太的标签,变成了江小姐。

    江雁声心口就好比被一根刺扎得难受,即便这样,她也不愿意在霍修默面前表露出柔弱来。

    霍修默侧目,极其晦暗的视线落在女人的脸上,隐隐见到了眼角的红色,顷刻间,又被她下垂的睫毛极快掩去。

    就好像,不曾眼红过一般。

    到了都景苑,车子刚停好,霍修默就拉开车门下去了,他挺拔冷峻的身影走进别墅,步伐迈的很快。

    江雁声慢悠悠的下车,到了这,也不会转头反悔就走,何况,还有个李秘书看着。

    别墅里,佣人还不知情况。

    看到了女主人回来,便端着热茶上来:“太太,饭马上好。”

    “我不吃了。”

    江雁声淡淡拒绝。

    她从来就没有开口答应吃散伙饭,都离婚了,还跟霍修默有什么饭好吃的。

    楼梯处,这时传来了男人稳沉的脚步声,江雁声抬眸看去,看到霍修默下楼了,还提着一个行李箱。

    他一身西装革履的站在她面前,很高大,带着某种压迫人心头的气势,淡漠开腔:“我带了几身换洗衣服走,其他东西改天李秘书会来搬。”

    江雁声看霍修默花几分钟功夫就把行李整理好要搬出都景苑,红唇微张,想说的话都卡住了。

    霍修默把行李箱递给李秘书,深沉目光看过去。

    李秘书会意:“霍总,酒店我马上就去订,你先跟江小姐吃午饭。”

    霍修默修长的大手抄在裤袋里,高冷抿着薄唇:“嗯。”

    “你自己吃吧。”江雁声转身上楼,没什么胃口。

    霍修默眼中倏然变冷,盯紧了女人纤细的背影。

    李秘书尴尬,在旁边问:“霍总,把太太抓下来吃饭?”

    “你敢抓?”霍修默沉着嗓子。

    李秘书摇头:“我害怕。”

    在楼上。

    江雁声走到主卧去便把门关上反锁了,她也去衣帽间拿行李箱装衣服,又不是没住的地方,何必还要住在和霍修默同居过的别墅里。

    她容颜冷淡,一件件的装,今天拿不走全部的,只能把平时经常穿的拿走。

    江雁声整理好,累得气息微乱,走到床边坐下,想休息一会在出去。

    她也不知道楼下霍修默走了没有,身体的疲倦感已经让自己不想把行李箱搬下去,还要跟他吵。

    江雁声要拿过枕头躺下,却摸了空,茫然的发现,属于她的白色枕头不见了。

    偌大的床上,霍修默的枕头还在,她的却没了?

    江雁声当场就将被子翻开看看,连床底下都去看了一下,也没有。

    她恍惚的坐回了床沿,指尖揉了揉眉骨,情绪有些烦闷,快压不住了。

    半个小时后,江雁声听到阳台外,有车子的引擎声响起,她才把卧室打开走出去。

    楼下。

    佣人见她下来了,便把厨房的饭菜端出来:“太太,先生刚走,你还吃吗?”

    “他有没有吃?”江雁声看了一眼餐厅放心,桌上被收拾的很干净。

    佣人说:“先生吃了。”

    她平静的点头:“嗯,放桌上。”

    ……

    另一处别墅,徐慕庭接到电话便从律师事务所赶过来,他进门后,看到霍修默带着行李箱坐在客厅里,抬手扯了扯领子:“被女人赶出来了?”

    霍修默神色阴郁,动作熟练的点了根烟,重重抽了一口:“借你家住几天。”

    “我要接慢慢回来住,你不会去住酒店?”

    徐慕庭不会同意,他趁着被霍修默打出了伤,跑到徐慢慢面前卖惨了一回,花尽心思去把人给哄回来几天,还容得下第三者?

    霍修默眼神幽暗的扫了一下徐慕庭打石膏的左脚,他喉间低低冷笑溢出:“我记得昨天没打断你脚吧?”

    徐慕庭面不改色,从容淡定道:“忘了。”

    “忘了还能走,我看慢慢也不用回来伺候你。”霍修默从裤袋套出手机,看样子是要打电话去揭穿。

    徐慕庭这下才变了脸色,将手机夺过来:“你是不是被江雁声甩了,现在看谁都想破坏一脚?”

    霍修默目光阴沉沉的,开腔道:“不是你的功劳,她会跟我闹?”

    徐慕庭不管他死活:“送外面女人房子的是你,出轨的也是你,江雁声不跟你闹,跟谁?”

    “你给老子再说一句说出轨。”霍修默眯着深眸,怒气在胸膛内压不住,踹了他一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