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76章 喊着霍修默名字,没八百遍,也有五百遍了!
    “我打电话把霍总喊过来吧,你也别倔着脾气,跟他软声软语撒娇下,两人明天去民政局把婚给复了。”

    南浔要去找手机,却被江雁声给拦住。

    她蹙眉,苍白的脸上很是伤情:“不要了。”

    “声声,你以后会后悔的。”

    南浔都快急死了,白天跟霍修默分手,晚上就哭着说想他,这种优柔寡断的作风不是她的性格啊。

    可见,江雁声已经被爱情磨得快失去自我了。

    “我跟霍修默已经结束了。”江雁声醉酒的意识还保留着一丝理智在,她失了血色的唇微微的张开,喉咙卡着哭腔很难听:“离婚了,就不要回头……”

    “声声,我是怕你将来看到霍修默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会活的更痛苦。”

    南浔把手机抢过来,去通讯录翻号码:“得了精神病有什么的?全世界患有神经病的人千千万万,又不是你一个人,难道她们都活该要被家人抛弃?

    声声,你这样把所有痛苦都枷锁在自己心里,还不如豁出去说清楚,就问霍修默,知道了要不要你!”

    “南浔。”

    江雁声眼眸浮上了泪光,伸手去阻止她:“不要告诉霍修默,我不想让他知道我的不堪。”

    南浔愣愣的找了半天,都没翻到霍修默的电话号码,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上回气得,直接删了。

    “给你给你。”她把手机塞到了江雁声手上,然后去翻包包。

    江雁声应该有的。

    “声声,你手机呢?”

    “我删了他所有联系方式了,没有的。”

    南浔“……”

    江雁声抽泣了声,指尖把眼角泪水干净抹去:“我跟他就这样吧。”

    “你不要后悔。”

    南浔一句提醒,让江雁声钻心的疼,都白了脸,还要死撑着说:“与其让他发现一个不堪阴暗的我,不如就这样跟他分开,至少霍修默以后回忆起我时,不会恐惧自己跟一个神经病生活了几个月。”

    “你别张嘴闭嘴的神经病,哪里不正常了。”南浔讨厌听见她这样自嘲自己。

    江雁声强忍着心中有苦说不出的难受,摇头说:“你是没有遇上过另一个我。”

    “……”南浔没法说。

    她跟江雁声共事的这几年里,真的一点异常都没发现,只知道她很会装,看似柔美的一个人,却在私底下吃喝玩乐赌博都会。

    这样一想起来,细思极恐。

    江雁声哭了一通,额头裂开似的疼痛,指尖揉揉发疼的眉心:“南浔,你把包里的药拿给我。”

    “好。”南浔去翻,一瓶白色的。

    她问:“声声,你吃几片?”

    “一片。”

    江雁声也不用水,接过含在口中。

    南浔看她吃药,心里感受很复杂。

    这样一个美丽优秀的女人患上精神病,说出去任谁都会很惊讶。

    江雁声吃了喉咙苦涩,含着泪笑:“你帮我安排点工作出国吧,南浔,我想去国外住院治疗了。”

    南浔问她:“能行吗?”

    “不知道。”江雁声没把握。

    她的精神病,只是偶尔会发作,所以姬温纶一直都让她住到精神病院去。

    这次,江雁声自己想了。

    她跟霍修默离婚,空出了时间去治疗自己,也从未这么渴望过去住院。

    “这事你让我缓一会,声声,我有点……”南浔说不上来的感觉,形容了半天。

    江雁声又去拿了一片药吃,双眸恍惚极了:“我自己已经快被这个病逼得没有路走了,一开始就不该嫁给霍修默祸害他。”

    “声声,是他要娶你啊。”南浔很心疼这样的江雁声,她一个人到底背负了多少东西。

    她想起来自己要问什么了,又说道:“而且精神病又不是你愿意得的,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病了?”

    江雁声疲倦苍白的脸被光晕折射,没有什么血色,用很平静的语气陈述着:“我把江斯微打伤后,发现自己脑海中什么记忆都没有了,起先,我以为自己被气糊涂了,后来……我仔细留意了下,就发现异常了。”

    “也就是说,你的另一个自己藏了很多年?”

    “对!”

    江雁声说起这事,身子现在都在发抖:“她就像个魔鬼在暗处盯着我,每次出来,我都不知道,医生诊断我的精神分裂症,是幼时就已经开始了。”

    南浔毛骨悚然了下,肌肤的鸡皮疙瘩瞬间起来:“你的身体住着两个人,你刚开始却不知道她的存在,这也……”

    “很恐怖是吗?”江雁声自嘲的低笑,眼泪砸掉下来:“我自己都害怕,就别说你们了。”

    “不是。”南浔说错话了。

    “我没犯病时跟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我的心理承受力很差,一被刺激情绪就很可能把另一个我激发出来。”

    江雁声又去拿了片药吃,她不想被左右了神智,想再吃一片,拼命压住身体的自己。

    南浔也不知道她能吃多少片,怔怔看着:“声声,你这药会不会一次性吃的有点多?”

    “没事的。”江雁声含着,跟她说:“姬温纶跟我说没有副作用。”

    姬温纶?

    南浔听着名字,有一丝丝的熟悉。

    “声声,你现在情绪还好吗?”

    江雁声点头:“我能撑得住。”

    南浔松了一口气,她在思量自己能不能控制的住病发后的江雁声。

    听她言行中,应该杀伤力很强悍。

    “南浔,你要是见到另一个我,别跟她接触。”江雁声已经伤害了霍修默,不想在看到南浔也受伤。

    她眼神微冷,字字咬紧:“那女人,就是一个从头彻尾的疯子。”

    “我,我会的。”南浔点头。

    江雁声把药瓶放好,伸手又把酒瓶拿过来:“再喝点,醉了就好睡觉了。”

    南浔:“不喝了吧?”

    “你不是说今晚陪我?”

    江雁声拿杯子给她倒上,苍白的脸牵强扬起了笑容:“来,庆祝我恢复单身。”

    南浔:“好吧,恭喜了。”

    “谢谢。”江雁声笑着,一口闷。

    南浔就抿了口,不敢喝醉。

    她今晚得看着江雁声,就怕她口中的另一个自己会出来。

    这一喝,又是半夜。

    江雁声去卫生间吐得狼狈,口中不停喊霍修默,南浔去拿手机给录了下来。

    没八百遍,也有五百遍了,等白天,让她醒来好好听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